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养大反派那些年

第八十四章

养大反派那些年 雨落堂前 3133 2020-09-27 15:59:00

  【昨天的文改动了很多,因为我回头看了看,觉得逻辑没写对,舒云还是应该第一时间去找江言,所以推翻重写了】

  女娲曾经使用的神器,上古利剑太阿,从蓬莱上空朝魔界飞驰去,在天际拉出一串流云。

  神剑引发的动静太大,蓬莱众神仙全部注意到了这一异况,太阿路过的地方,居住此地的神仙都探头打量情况。

  不明所以的诸位神仙,开始坐不住地串门找人打听。

  谁不知道那神剑太阿是女娲旧器,如今四海八荒唯一一柄还能真正发挥出神器力量的利剑。

  它是蓬莱那位上舒的法器,今日突然这么大阵仗,难不成是蓬莱那位遇险了?

  什么情况能让那位遇到危险,紧急召唤太阿赶往救援,莫不是魔界那帮人又搞出来一个魔神?

  若真是那样,九重天应当立即召开紧急会议。

  太阿携着通身金光盘旋在魔界极北之地的上空,找到舒云所在的那道裂隙后,剑尖朝下,凝聚神力,雷霆落下。

  即便阵法被后来及时赶过来支援的朱棘上仙等人齐力化解,但风子译和紫萼一直不放心迟迟未归的舒云,守在这里等她出来。

  紫萼立于山顶之上,打量着满目疮痍的地面,全是大小不一的裂缝。

  上神去了太久,按理来说找到了人就该回来了,若是一直没找到,上神也不会钻牛角尖,也该回来了。

  上神莫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凌冽的风从她身后刮来,卷起她紫色的裙摆,呼啸的风声中,紫萼敏锐地感知到了熟悉的气息。

  这股气息神圣不可侵犯,但隐隐约约有温暖之意。

  风子译猛地站直身体,看向南方的天际,“那是……”

  神剑太阿。

  耀眼的金光擦过两人,一秒也没有停顿,在山峦上空盘旋两圈,确定了舒云的位置,径直朝一道裂缝中飞去。

  “太阿……”

  紫萼神情沉重下来,偏头对风子译说:“你留在这里,再过一会儿,要是我和上神都没出来,迅速去蓬莱召集人手过来,再去九重天通知玉帝。”

  说罢,也不等对方回应,紫萼飞身跟紧太阿,朝深不见底的地底落下去。

  风子译刚准备跟紧太阿,下去地底一探究竟,以舒云的实力居然动用了九天召唤术,紧急召唤遥远的神剑太阿赶来相助,想必下面有什么东西十分棘手。

  听见紫萼的话,他停下脚步。

  司命等人九重天上政务繁忙,不得不赶回去处理,让风子译一有消息就第一时间通知他。

  现在守在这里的只有他和紫萼,要是他和紫萼一起下去,舒云都解决不了的情况,他和紫萼能帮上的忙想必很小。

  若是两人都出事,恐怕无人能第一时间告诉其余人裂缝的位置。

  风子译没有照着紫萼说的等上一会儿再赶往蓬莱和九重天,而是再反应过来,他留下来的目的,就是为蓬莱和九重天的神仙提供发生异变的裂缝位置时,当机立断抽身离开魔界,赶往蓬莱。

  蓬莱紫萼不在,掌事的就是凤仙,他一路从魔界极北飞向蓬莱,一向玩世不恭、吊儿郎当的俊逸面容,现在满是紧张。

  他老是给舒云没事找事,惹些麻烦,但他自小和舒云一起长大,虽然他不乐意舒云仗着比他大了个几百年,就自称姐姐,可他断不想看见舒云遇险。

  在他当九重天神仙的漫长岁月里,自家老爹小时候因为娘亲的逝世,整日饮酒颓废,无暇理他,是他一直厚着脸皮赖在蓬莱,这才和舒云混熟。

  算下来,这四海八荒里,陪伴他最多的不是自己的亲老爹,而是没有什么血缘关系的舒云。

  她不能有事。

  凤仙听说了情况,当即召了蓬莱所有境界位列上仙的人,短暂交流几句,众人都明白了事情的危急性。

  舒云上神紧急召唤太阿帮住,可见其危险,即便有可能一去不复返,大家也义无反顾。

  风子译在通知了凤仙后,没有浪费一秒时间,马不停蹄地召了祥云前往九重天。

  三界公认的二世祖,此时面容严肃,浑身紧绷,甩开守在外边儿的天兵,直接闯进九重天主殿。

  他略略朝玉帝拱了拱手,语速极快地交代了前因后果。

  风子译自南天门就一路打翻天兵,他没空停下来等他们核查什么劳什子身份,他二世祖的名声响彻四海八荒,有什么可核查的,看见他这张脸还不明白吗。

  听闻了风子译打翻了一干天兵,直闯玉帝主殿的事,司命赶紧丢下手头上的事务,追去主殿。

  刚刚到殿外,就听见风子译在里面大叫:“还筹划什么筹划,赶紧去救人啊。”

  玉帝捏了捏眉心,不想跟这个屁大点的孩子讲缘由,但他也理解以风子译和舒云的关系,肯定跳着脚地着急。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下方对他怒目而视的风子译,开口道:“舒云上神召了太阿去,不一定会出事,再者那里位处魔界,九重天贸然前去恐怕会被魔君视为挑衅,要是因此事挑起两界的战争,血流成河,谁来承担这个责任。”

  玉帝的声音洪亮,回响在整个主殿,振聋发聩,“你来承担这个责任吗?”

  风子译咬了咬牙,冷眼看着坐在上位的玉帝,不甘心地说道:“舒云的爹娘因救三界安危而死,前段时间舒云只身震慑魔界让他们退了兵,现在她动用九天召唤术,燃烧自己的寿命,遇到危险。你却尽在这儿跟我说些冠冕堂皇的话。”

  他想起刚才凤仙一道仙力发出,蓬莱众岛屿的主位神仙纷纷离开自家地盘,赶来主殿的景象。

  难怪他以前邀请舒云来九重天逛逛,她却死活不来,说什么跟这里的人相处麻烦得很。

  以前他没怎么觉得,现在玉帝都是这样,难怪舒云不喜欢九重天。

  司命小跑进来,站在风子译身边劝说:“你也别生气,玉帝陛下的话在理,仙魔开战血流成河,三界异动,陛下不得不为三界安稳谋划啊。”

  风子译冷眼瞧他一眼,眼里的意思不言而喻。

  你也是和那玉帝一样的人,一丘之貉。

  风子译心系舒云的情况,眼看玉帝打定了主意不派人,他不再跟人啰嗦扯皮,转身就走。

  他到自家老爹宫里,把所有的丹药洗劫一空,揣着大大小小数十个葫芦,围着自己个儿的腰身挂了一圈,手里还拿了一串。

  老爹为人不着调,但炼丹还是有一手的,他从小被舒云、紫萼和凤仙她们护着,打架斗殴都是她们冲在前面,他只管闯祸。

  如今出事他的战斗能力和她们比起来不值一提,但他多带点丹药过去,她们要是受伤了,他好歹还能帮上点忙。

  纵使太阿的速度再快,从蓬莱赶往魔界极北也需要一定的时间。

  这段时间里,也够那些魔气填补黑海好几回了。

  第一次魔气缓和过来,便又急冲冲地朝她扑过来,舒云体内神力大空,哪能和它硬拼。

  她戴着玲珑枷,被封了一半的神力,不论她怎么调动那一半的神力,那被玲珑枷锁住的神力都纹丝不动。

  她勉力打散了一些前排的魔气,身躯被压着一直后退,眼见着就要到江言的位置了。

  不能再退了。

  舒云感知了一下太阿,距离还太远,期望太阿解决眼下这一次危机是不可能了。

  携着神力的罡风割裂下方的魔气,清理出一片空白,给她施展禁书争取了一些时间。

  魔界有禁术,仙界自然也有。

  舒云的父亲是上古神明昆仑木,懂得更多,蓬莱的藏书洞里有很多如今仙界不被人知的旧时代仙术。

  那些仙术因为其严重的副作用和巨额代价而逐渐被淘汰,可现在她再退一步,那些魔气就会触碰上江言。

  她设置的那一点保护神力,恐怕顷刻就会被一眼望不到底的黑海侵蚀掉。

  江言要是吸收了这里的魔气……

  她绝不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

  浩瀚的神力一点点从舒云体内复苏,她没忍住咳了两口血出来,落在绯色的长裙上。

  她低头看了一眼,庆幸自己穿的是红色的裙子,血落在上面不怎么瞧得出来。

  不管她恢复多少神力,玲珑枷一视同仁地封锁掉她原来的一半神力。

  看着下被神力不断净化的黑海,舒云绝丽清冷的眉眼里,带了倨傲,那是她身为三界顶点存在的傲意。

  今日就算是没有太阿,她就算拼尽全力也得把这里的魔气给净化干净,再把这结界给它炸穿,她想保的人她就一定保得住。

  眼尾的山茶花不知何时凋零了一片花瓣,颜色也不似从前艳丽,不知是否预示着红色山茶花的生命正在受到威胁。

  舒云用手背随意擦了擦唇角的血迹,再次准备结印,红裙肆意飞舞,洁白无暇的面容上,因为手背擦血的动作没擦干净,从嘴角拉出了一片血痕。

  红与白的交杂,潋滟夺目,上神之姿。

  黑海压进,舒云神色不变,体内又有神力涌出。

  一只苍白修长的手越过她的肩头,磅礴浓郁的黑气与下方的魔气一般无二,却越过她和下方的黑海剧烈地碰撞在一起,互相吞噬。

  舒云愣了愣,有些惊喜的回头,“你醒……了。”

  入目是一双血色双眸,看向她的眼神淡然安静,古井不波。

  也不知这副身躯里是人还是心魔。

雨落堂前

大家要是看到的八十三章内容和昨天的一样,可以清除一下app缓存看看。   我的➡左上角➡清除缓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