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养大反派那些年

第八十三章(求收藏)

养大反派那些年 雨落堂前 3028 2020-09-26 15:59:00

  江言紧贴在舒云跟前儿,垂眸看着舒云逐渐涣散的眼神。

  他靠得极近,只要他微微俯身,两人的鼻尖就能触碰到,只不过这里是幻境,看似很近,实则很远。

  他碰不到她,她也看不见他。

  这里只是她的一段记忆而已,是她的从前,她的从前里没有他的存在。

  即便知道这儿是幻境,江言还是抬手想帮舒云捂住不断涌出鲜血的胸口。

  江言修长如玉的手覆在舒云胸口的大洞上,没有任何作用,鲜血不要钱一样流出,把她的白裙都染红了,像极了她后来的绯色长裙。

  他静默地站在她面前,那个懦弱胆小的女人,正抖着手用匕首在舒云的胸膛上捣来捣去,没少让舒云受折磨。

  舒云痛极了,却没有反抗,也没有力气反抗。

  她双腿发软,没有气力站稳,安荷就腾出一只手来架住她,匕首还插在她的胸口,她要是突然倒了,安荷抽刀不及,很有可能伤到心脏。

  江言浑身的邪气前所未有的暴躁,浓郁的黑气缠绕在他身周,眼底的血色争先恐后地攀爬着。

  魔气多次袭向安荷和床榻上躺着的裴矩,不过次次穿他们的身躯而过,这里是幻境,哪能真正攻击到他们。

  “舒云,”他艰难地从她被割得破破烂烂的胸口移开视线,声音发颤,“你是有多喜欢他……”

  他知道她不会听见他的话,也正是因为她听不见,他这也算是对着她问出了他一直想问的话。

  “你是不是还当我是你在凡间捡的小孩,可怜我,所以施舍我?”

  “你还喜欢裴矩吗?”

  问出这个问题后,江言失神片刻,自问自答:“多半是,你连心都毫不犹豫给他了。”

  “那我呢?”他一停,“我向你表明心意,你心里早就有人了,是不是看我笑话?”

  “我……”江言双目赤红,声音哽咽,“我守着你那么多年,你有没有,对我有没有一点喜欢。”

  有液体从他眼中毫无预兆地滚落下来,在他冷白的肌肤上留下两道水痕。

  江言无知无觉。

  小时候在人间花楼里当奴隶,任人践踏辱骂时江言没有掉过泪,后来舒云先后两次抛弃他,他也没有掉过泪,魔渊里暗无天日,吞噬妖丹后消化妖力的痛不欲生,他也不甚在意。

  如今幻境之中,他瞧着舒云毫不反抗地让人挖了心,只觉得悲恸万分,还有无边无垠的疲累。

  他费尽心机追随在她身后,求她施舍给他那点爱,当真是求得心力交瘁。

  百年过后,回头看,他不也还是什么都没求到。

  幻境企图达到的目的,已经达成,周围的景致统统消失,只余下舒云被剜心的场面。

  周围白光散去,露出这地底真正的模样。

  畸形的乱石到处都是,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黑气,和在幻境中恰恰相反,这里的魔气遮天蔽日,叫人看不见上方的一点光亮透下来。

  舒云一脚踏出幻境,就见到了双眸血红,满脸泪痕的江言。

  她怔然,江言他……哭了?

  舒云赶紧上前几步,走到江言面前,温声唤他:“江言。”

  他眼瞳满布血色,却无焦距,俨然是还在幻境中没出来。

  原本眼眸里的漆黑已经彻底被血色代替,舒云一声声的“江言”怎么也唤不醒他,垂在身侧的指尖颤得厉害。

  她垂眸瞥了眼江言修长好看的手,莹白的手指握住他的手,神力注入进去,替他压制翻涌不休的邪气。

  “江言,”她把江言的手握得很紧,即使这样她的体温好像也丝毫没有传给他,他的手依旧冰冷,“江言,那只是幻境,凝神静气,别被它牵着鼻子走。”

  “江言,能听见我说话吗?”她抬起另一只手覆上江言的脸颊,替他拭去泪痕,声音里满是焦急,“你还是凡人的时候,连魔神都能击退,别输给这个小小幻境。”

  从捡到江言开始,百年时间,她是第一次见到江言流泪的模样,她替他擦眼泪的手抖个不停。

  他到底在幻境看到了什么?

  这样下去可不行,她得想想办法。

  俗话说得好,越慌越不能成事,如今舒云就是这样,脑海里飞速闪过过去看过的无数术法,搜寻有关幻境的信息。

  若非自己的幻境,究竟该如何插手介入,该怎么把陷入幻境里的人拉出来。

  就在舒云沉思时,不远处有一道黑影突然迸射出来,直直朝二人撞来。

  舒云挥袖甩出神力,力量碰撞,激起一地乱石。

  她拉着江言与那黑影袭来相反的方向退去,绯色的衣裙无风自动,有罡风盈袖,丝丝缕缕泄出,围绕在她和江言身周,保护着二人。

  刚才那道黑影被舒云击碎,化为零散的魔气漂浮在空中,被覆于其上的神力不断净化。

  似是察觉到了地底有神力出现,四周的魔气开始慢悠悠地朝她这里聚集过来。

  随后在舒云眼皮子底下各自凝聚,由散在的魔气渐渐变成一团浓郁的魔气,然后朝舒云攻来。

  带着净化之力的神力从舒云掌心溢出,形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保护罩,只有这样才能防住无处不在的魔气。

  罡风撕裂那些袭来的魔气,这里的魔气太多,她有神力护体,却不知道有多少在她和江言陷入幻境时,进入了江言的体内。

  停留在这儿每多一秒,就是对江言多一分危险。

  她偏头看向江言,他仍旧被困在幻境里。

  从来万事有掌握的舒云,没由来地有些心慌,她万年前就位列上神,手持太阿,论个体战力,三界无人能比。

  武力并不能解决所有事,但绝对的武力碾压能帮她最简单直接地守住蓬莱安危,只要她在,就没有人刚伤害蓬莱的人。

  而现下,她遇到了一身神力难以解决的困境。

  她可以替江言压制体内的邪气,可注入的神力会被江言体内源源不断生成的魔气消耗,神力与魔气互相侵蚀的过程,也会让宿主疼痛异常。

  只要江言以后还会动用魔修的力量,就会有新的魔气进入他的血肉里,直到他走到所有魔修的尽头那一天。

  她要想让江言避免到那一天,唯有一法可走。

  废掉江言通身的魔修修为,再慢慢净化他血肉里的魔气,直至涤荡干净。

  魔修修行的路子邪门,但修为增长得极快,但凡是魔修,无一例外,最后的结局都是被心魔吞噬,失去自己的意识。

  只有弃掉魔修的身份,待魔气清扫干净后,再引他入蓬莱,修行正统的仙法,这样才能永除后患。

  舒云一边击散不断扑上来的魔气,一边带着江言四处找路,向上方走去。

  她和江言是从上方落入地底,才到了这个鬼地方,往上招出路总归没错。

  她时刻留意着江言体内邪气的变化,但凡留在他体内的神力压制不住躁动的邪气,她就补进去一些。

  源源不断攻击过来的魔气和出手帮江言压制邪气,快速消耗着她的神力。

  舒云带着江言往山上去时,挥袖打散前方的一片魔气,神力净化掉那些黑雾,刚要喘口气拉着江言往山顶飞去,猝不及防背后突然有一道魔气迸射而来,直直打在舒云背心。

  她闷哼一声,体内神力调动起来,迅速包围扩散的魔气,不让它在她身体里造成更大的破坏。

  越往上飞去,魔气越稀少,隐约可见结界,舒云心下松了一口气,看来她的猜想没错,出口是在上方没错。

  只是这结界……

  她甩出几道神力试探,神力撞击在结界上,让结界表面泛起一些涟漪,不过几秒结界便恢复平静。

  舒云扫了一眼下方穷追不舍而来的魔气,自上向下看去,像是一片不见边际的黑海涌了上来。

  她飞身向上把江言安置在结界边上,用神力牢牢地护在他身边,看着他血红的双眸,静默片刻,蜻蜓点水般在他光洁的额头落下一吻。

  舒云回身朝下方涌来的黑海飞去,从地底源源不断上升的、无边无际的黑海和从上方落下的红群上神,一个自下而上,一个自上而下,携着雷霆万钧之势狠狠撞在了一起。

  磅礴的神力将深不见底的黑海炸出了一个口子,四周的魔气从侧方填补那个空出来的巨大的洞。

  舒云一张明艳绝丽的面容,此时失去了血色变得苍白,可她面对好像永无止境的黑海,没有一丝畏惧的神色,仍是那万万年都高高在上的蓬莱上舒。

  似乎没有什么能让她惊慌失措的。

  趁着黑海渐歇,舒云缓缓呼出一口气,纤长莹白的玉指翻飞,她在结印。

  眼尾始终艳艳盛开的山茶花,随着她的动作,娇嫩欲滴的红色花瓣好似恹恹几分。

  乌黑的长发飞舞,绯色的裙裾翩然,罡风在她的袖间缠绕,空中弥漫出淡淡的,微不可闻的花香。

  遥远的蓬莱一阵异动。

  上古神剑太阿大放光茫,剑体通身流光溢彩,自蓬莱主殿中朝着空中疾驰而去,顺应主人的召唤,朝魔界极北之地破石裂空地赶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