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养大反派那些年

第八十二章

养大反派那些年 雨落堂前 3169 2020-09-25 15:59:00

  江言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服自己一直看下去的,身体好像不受自己控制,像是个被人操控的傀儡一样,亦步亦趋地跟在她后面。

  看她和别的男人恩爱。

  梨花微雨中,舒云一脚踢起的花瓣,纷纷扬扬撒了满天。

  身边的白衣男子立在一旁宠溺地笑看着,时不时上前替她擦擦汗,任她肆意玩耍。

  漫天飘落的梨花中,姿容绝丽的少女和俊逸男子相视而笑,直教人觉得温和从容,岁月静好。

  有难言的苦涩弥漫在江言心中。

  这就是她喜欢一个人的样子吗?

  重新找回她后,他将人留在身边,他曾有数次隐秘的欢喜,只因她偶尔流露出来对他的关怀。

  其实是他自欺欺人,一厢情愿。

  白色代表着纯真与干净,白裙的舒云和白袍男子站在一起,就这样看上去当真是般配极了。

  江言退后两步,体内的邪气翻涌,搅得他五脏六腑生疼。

  他喘了两口气,想靠在树干上歇一歇,却忘了这里是幻境,哪有什么树干可以让他倚靠。

  他只能站在原地,脊梁似乎都因为肆虐的邪气而疼弯了。

  血色攀爬,脑中有无数杀戮之声,催促着他杀了那个让他难受的男子,杀了那个舒云喜欢上的男子。

  可他终究还是没动手。

  从奴仆变成管钦的内门弟子,又费心算计当上了皇帝,在幽冥之下徘徊了十数年才抓到一丝转机,义无反顾地跳进魔渊,百年之后化身邪魔爬出,用风子译和三界安危为要挟,才把她留在身边。

  他是凡人的时候就一路谋求算计,成了魔修、魔界之主还在阴诡地狱里玩弄手段。

  那些在舒云心里排在他前面的人都该死,可他现下看着舒云的笑颜,只觉得浑身疲累,一丝杀人的力气也无。

  玄衣男子长身鹤立,墨发披散,面如冠玉,头发的黑与面色的苍白对比强烈,飞扬的眼尾带了似邪性。

  他站在梨花林中,距离那两人那样近,却又如同相隔千万里。

  幻境中场景变换,落着花瓣似落雪的梨花林摇身一变,成了散发着黑气的妖林。

  舒云白色的裙摆被鲜血浸湿,滴滴答答地往下坠着血珠。

  顺着裙裾往上看,这血并非来自舒云,而是来自她背着的裴矩,此时他面色发灰,生机在流逝,胸口破了个大洞,里面的应该泵血的心脏不翼而飞。

  舒云全身浸着血,有一些自己的,有那妖魔的,更多的还是来自裴矩。

  两人身后跟着一个踉踉跄跄的少女,观面貌应与舒云年龄相仿,此时腿受了伤,正艰难地跟上前面的舒云。

  比起自己的腿上,安荷更担心裴矩,一张柔美的脸庞淌满眼泪,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裴大哥被妖魔掏了心,他是不是要死了?”

  舒云体力有些不支,额上有汗,“没了心怎么活?”

  安荷用手背擦了擦眼泪,哽咽着说:“如果不是为了救我,裴大哥也不会这样……”

  舒云不想和她讨论这个话题,想起刚才发生的事,她抿紧了嘴唇,加快步伐,往山外走去。

  方才舒云失手被妖魔的足刺穿透了肩膀,被钉在树干上动弹不得。

  这次祸从天降,遇上了修行百年的蜘蛛精,若是只有舒云和裴矩,二人联手不能保证将这妖怪拿下,至少全身而退是可以的。

  可偏偏安荷居然偷偷跟在他们身后,她不会捉妖术,被妖魔发现,缠斗中她和裴矩一边保护她一边捉妖,难免束手束脚。

  蜘蛛精吐丝牵制裴矩,两只前足则分别像安荷和她刺来,千钧一发之际,裴矩分身乏术,只能选择救一个。

  舒云甩了甩脑袋,她失血也不少,有些发晕,甩头让自己精神一点,顺便不再去想裴矩舍了自己去救安荷的事。

  自己会捉妖术,安荷手无缚鸡之力,裴矩去救她是应该的。

  不必介意,她告诉自己。

  舒云就近找了一间农舍,把被妖魔偷走了心的裴矩仰面平缓地放在床榻上。

  这里因为妖魔的缘故,魔气四溢,不受天地喜爱,常年干旱,农民们颗粒无收,渐渐都离开了这里,留下很多破旧的农舍。

  她封锁了他的气息,可凡人没了心脏,死亡是必然的,只是早晚而已。

  安荷只顾着哭,她真的没想到自己一时好奇,竟然还得裴大哥被妖魔掏去了心脏。

  “别哭了。”

  舒云头晕,浑身冒着冷汗,轻喘着气蹲在地上。

  安荷收敛了一下哭声,可还是忍不住抽噎,她不想失去裴大哥。

  “你救救裴大哥,”安荷挪到舒云旁边,低声求着,用手摇着她的手臂,“你懂得比我多,你快想想办法救救裴大哥。”

  舒云被她摇得头痛欲裂,“别动我,我正在想。”

  安荷赶紧收回手,一脸期待地看着她。

  “凡人没了心脏不能活,但我偶然在禁书上看见过一个法子,”舒云神色复杂,“我封锁了裴矩的生机,一日之内,冥府察觉不到他的情况,我们只要在一天之内找到一颗合适的心脏即可。”

  安荷惊愕地看着她,嗫嚅道:“可是这里是荒原,没有人烟,一天之内我们怎么可能走得出去……”

  舒云眼睫低垂,她淡淡道:“是啊,这里只有我们三人……”

  安荷呆呆地站在原地,她不会捉妖术,更不会替人换心,这里又再没有其他人……

  那这个被取心的人若不是她,还能是谁。

  她咽了咽唾沫,不动声色地远离了舒云,她和裴大哥都是和妖魔战斗的人,要是真打起来,她怎么可能是舒云的对手。

  舒云站起来,动作太快,血液一下子没能供应上来,她扶着头缓了一会儿。

  她没理会安荷的小动作,撕下衣摆简单包扎了一下肩头的贯穿伤,略作休息后,趁着裴矩和她的血还没凝结,就着那些血开始画符。

  在舒云安安静静画符的时候,安荷缩在角落里身躯不住地颤抖,她脑中想过很多逃跑的画面,可她受了腿伤走不快,更别说舒云还会捉妖术,她能跑掉的几率很低。

  她虽然喜欢裴大哥,但是她也很怕死,更何况掏心会不会死得很慢、很痛。

  她很怕痛,她遇上裴大哥后才过上好日子,她不想就这样死去,更私心一点来说,她死了不就成全了舒云和裴大哥吗。

  她更想以后站在裴大哥身边的人是她。

  安荷偷偷打量着忙碌着画符的舒云,她本来就受了伤,忙着布阵画符更是耗费了很多精力,脸色越来越白,动作也越来越慢,中间休息的频率越来越高。

  她抱着膝盖的双手颤了颤,静静望着舒云的背影。

  最后一笔落下,这个阵符太过复杂,期间之前留下的血液早就变得暗黑,凝结成块不能再用来画符了。

  舒云无法,只得解开刚包好的伤口以沾血用,才得以把阵符画完。

  画完最后一笔,她松了口气,站起身来,转头看向安荷,“这样就行了。”

  安荷缩在昏暗里,沉默一会儿,起身朝她走过来,声音低微,“用我的心脏吧。”

  闻言,舒云抬眸注视了她一会儿,虽然她一直看不惯安荷有时候的任性,但现在看来,她确确实实是喜欢裴矩。

  “不用,”舒云摇了摇头,“我来就行。”

  她年少捉妖时遇险,生死攸关之际得裴矩相救,他也因此受了重伤,养了很久。

  她也算欠他一命,原本想跟在他身后,尽可能地守护他平安以报答救命之恩,如今看来恐怕不行了。

  不过这样也好,一命还一命,也算是两清了。

  安荷惊诧地看向她,“你来?”

  舒云点头,“我现在太过虚弱,等会儿我动手剖心后,没有力气将心脏放入裴矩的胸腔,到时候就需要劳烦安姑娘了。”

  安荷愣然:“没……没问题。”

  她早该想到以舒云的性子,怎么会舍弃他人,保全自己,她总还是对人性有所警惕。

  舒云走近床榻,手掌心握上腰间刀柄,渐渐用力拔出刀来。

  刀尖抵上胸膛,隔着布料都能感觉到寒铁的凉意。

  她低头看了眼裴矩灰白的脸色,眼睫耷拉下来,遮盖住了眼眸,让人瞧不出她在想些什么。

  蜘蛛精的前足黝黑,带着倒立的刚刺,她忍着痛硬生生逆着刚刺的方向拔出足刺,倒刺刮过血肉,疼痛至极。

  她来不及缓那一口气,全力躲过妖魔破石裂空刺来的前足,堪堪擦过她的腰间,割破了她的外裳。

  如果她拔倒刺时因为疼痛慢了一秒,那或许她就会被刺穿腹部内脏而死。

  舒云收回视线,阖上眼,罢了,本就是在还他人情,不必计较那许多。

  今时今日,她救他一命,两人之间也就清算了。

  手中微微用力,刀尖抵着胸膛就要没入其中,一柄菲薄的匕首率先舒云的刀穿透了她的胸膛。

  舒云嘴角溢出血,咳了两口血沫。

  她低头看了眼胸前透出尖儿来的匕首,有些无奈。

  安荷抖着手搅动着匕首取心,她没敢看舒云渐渐涣散的瞳孔,嘴里嘟囔着,“你别怪我,你也是自愿献出心脏的……”

  舒云突然站着不动,安荷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她骤然意识到舒云可能是先放松她的警惕,然后在她失去戒心的时候动手。

  她不得不先下手为强。

  她捧着还热乎的心脏,浑身抖个不停,颤着手把心脏放进裴矩的胸腔里。

  荒山野岭的农舍里,以血画就的阵符亮光大作,禁术的齿轮开始扭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