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养大反派那些年

第七十九章(求收藏)

养大反派那些年 雨落堂前 3204 2020-09-22 15:59:00

  龙椅,黑色衮服绣密龙纹男子头披着折子。

  水患,奏折请赈灾饷银,一批批饷银拨,灾见减,水患而来难民倒处窜,扰举国。

  男子执笔用毛笔尖蘸朱砂进行批注,一双手修长,节又显粗大,匀称。

  “又水患奏折?”

  闵一身劲衣从屋走入,行至男子跟屈膝跪。

  两人语气熟稔,该规矩一刻敢忘。

  龙椅男人拿几折子,一目十行,写着内尽底。

  懒散一靠,“嗯,写内大小异。”

  闵行礼,躬身站一边,“石头投进水里歹还声响,们这一批批饷银,一声响没,难民还跑来。”

  “力没实权,没力站,遇还敢力来,怕抢风头,当办来。”黑色衮服男人手里奏折,“传旨,革贲水长丞一职,秦面职。”

  旁边儿首领监传旨,余人又闵赶,屋内闵两人。

  言脑勺枕椅背,闭睛养神,“让怎样?”

  闵一自己息,“臣带人走访阳大街小巷,子方处听,子说况八离十。”

  殿内烛火长,伺宫女们时剪烛芯,火亮,一切为身穿衮服言批奏折备,一点差池,否则自己过。

  烛摇曳,暖色染言冷白如玉面,没融眉间寒。

  偌大皇城唯一子,甚至懒束,墨披垂,戴黑色網面抹额。

  论怎样穿着会人敢嘴,怕死,怕拖着身一块株连。

  闵继续:“臣觉人说辞虽奇统一,似没问,可细细来,全逻辑。”

  言瞥一,“怎说?”

  “遭姓,无一统一口径,说记一小孩曾里,来子您。”闵怎白缘,“可座庭规模虽大,您一小孩经济力负担,可姓全没觉对劲,追问来们应过来,说息。”

  “过,,阳几经战乱,留来户口几,谁还变故,记楚。”

  人自行,可。

  言察觉自己记忆问,从枣阳一带开,从追溯,记忆白一延续从楼里跑。

  来记忆力极,过目忘,记忆凭断层,竟。

  言视线移至窗,绿色藤蔓攀窗棂,叶脉纤细,隐昏暗。

  闵旁边站一会儿没自子开口说话,结现自子盯着窗子藤蔓。

  皱皱眉,“这人怎当差,杂杂八藤蔓爬御书房还修剪,简腻。”

  说招人进来处罚手底园人。

  “这红山茶。”

  闵:“啊?”

  言让闵喊进来人退,满闵一,“让房人必修剪。”

  闵怕自子冷丁一神,见言满神色摆面,差马跪认错,冷汗。

  御园里一大片一大片红色朵,皇城里一样,皇帝御园齐,稀专培,彰显皇身份。

  自子这里,刚巧战乱,居寝殿还未修缮,朱笔一挥令拔御园里,开时艳艳夺目红色。

  一干暗卫自朝来奔波断,见人们手里,们一时间余党,决靖国潜隐患。

  如态渐歇,稳,盛势隐隐可见,闲。

  偶几过御园,逢,大片大片灿烂又耀红色盛开御园里。

  遥遥望,甚震撼。

  可惜履匆匆,没来细。

  闵认错:“红山茶,臣记。”

  没人应,言着几脉绿叶暗自神。

  站窗舒云视线从绿叶移言昳丽面,为国君几,气质显露无疑,沉而严肃。

  御案桌子堆像小山一样奏折,批一堆还一堆。

  言惊,师承儒学大钦,一手帝术纵横乱,一众枭雄脱颖而,扫荡国而立靖国,垂古。

  少人羡慕华运气,又少人羡慕坐这。

  欲站高,必承。

  舒云静静站窗,见言望一会儿窗棂绿叶,疲惫揉揉眉心,转头继续奏折。

  离开,言从一小小瘦削少,已长至日帝,执掌,一统山,手握生杀大权。

  舒云默默着幻境转换,旋转,场景替。

  稳来,左右顾,熟悉。

  绕着庭围逛逛,唤醒记忆宫殿处忆,这里阳宅子,会儿风子译还小,阳捡言。

  听见门口响动,从屋面绕来,大大喇喇走来,幻境里人记忆现幻,们来说。

  闵推开宅破旧沉大门,一一谨慎跟随言左右。

  暗卫旧隐匿暗处守护,时日,言身份已经一隐姓埋贾,而山,现,必将又一场乱。

  闵万认言私服皇城,吧,还允许张扬,带这点人,一隐藏行踪这儿。

  自子暗里让调***点说,阳这座宅子,没来。

  “子,还带暗卫吧,防万一。”

  闵硬着头皮劝诫,自子当皇帝来可怕,时摸自子。

  言抬手披身朱色大氅,没闵一,嗤笑:“问,工,泄露行踪给帮人。”

  闵手忙脚乱过言甩过来大氅,自觉自己尾工错,凡怕一万,怕万一。

  当,现敢开口。

  言走慢,如,怎会愿暴露自己缺陷,让人瞧跛子。

  走屋跟抬脚进,房门已经推开,一脚已经跨进,突皱眉来。

  闵紧张:“怎?”

  暗处暗卫紧绷身。

  言敛神色,走入屋,“没。”

  目扫过屋陈设,吩咐,手底人修缮这里房子时,样恢,一点儿变。

  记忆里一侧屋,若一人这里,为着屋侧屋?如屋人,又谁?为记忆里一片白,围记这人。

  言时隔日阳,这间屋陈设熟悉,希望这里一东。

  内心烈觉,告诉着一找白记忆。

  闵亦亦趋站边儿,跟着言这间皇城居比来小舞姿,压声音询问,“怎样子,现没?”

  舒云躯穿过屏风、椅子,一跟这两人身边,听闵嘀嘀咕咕。

  言面没,淡淡:“一间普屋子现。”

  “。”闵瞧拾干干净净屋子,已经铺床榻,肯点点头,“子日夜兼赶辛苦,赶休息一会儿,边儿守着。”

  言摆摆手,闵大氅挂一旁退。

  闵,言没休息,而坐床边。

  舒云站,椅子坐,结手穿过椅背,抓寂寞。

  一阵气闷。

  言一声吭坐儿,眸漆黑,透过哪里。

  舒云站着,言坐着,从面瞧着纤长卷翘睫毛,冷白肌肤,静神,恍间像又见小时言,小小,又乖巧又温顺。

  觉间,时间已经过久,现言又高又瘦,实力横。

  俯身伸手,用尖奇拨拨言睫毛,手穿过,没碰。

  舒云勾唇笑笑,睫毛又长又翘,比女孩子还。

  盯着言睫毛时,一静坐言突抬头。

  一双眸子落入底,黑曜石一,犹如璀璨星河倒转,尾冷漂亮弧,舒云心底一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