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养大反派那些年

第六十三章

养大反派那些年 雨落堂前 2029 2020-09-11 15:59:00

  仗着和舒云上神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一直以来无法无天的风子译破天荒地惹怒了舒云,被狠狠地骂了一通,连带着挨了舒云和南普的混合双打。

  那个混世小子被舒云上神禁止前往蓬莱,舒云还放了话出来,以后风子译闯了祸一律不必考虑她,该怎么责罚就怎么责罚。

  这下子那些被风子译祸害过的人心中可乐开了花,早就看那风子译不顺眼了,奈何别人父亲是九重天的上仙,炼丹首席,与冥府、蓬莱都交好,还有个如同姐姐的上神撑腰,每每只能不了了之。

  如今最让人忌讳的靠山公然放话,他们怎么能不高兴?

  在风子译不规矩地惹是生非后,被顺走了给女儿做首饰的红珊瑚,龙王果断动手教训了风子译一顿,把自己的红珊瑚夺了回来。

  冲动过后还是有些紧张地等着蓬莱的反应,结果人上神不仅不生气,还专门托人送了句“打得好”来,送了龙王女儿许多蓬莱的珍宝以示嘉奖。

  风子译的老爹也马上附和,他早就想收拾收拾这小子了,可惜这小子跟泥鳅一样,每次装傻卖乖,他心一软放过他就再也找不到这小子了,现在让他吃吃苦头,也不错。

  自那之后,各地被风子译狐假虎威压榨过的神仙都不再顾忌,但凡那个小子敢不规矩不仅都出手教训,还一道状告上玉帝,无一例外都受到了舒云上神的“表扬”。

  原本仗着上神耀武扬威四处招摇惹事的风子译这才意识到舒云这次是真生他气了。

  他开始收敛起来,三天两头地往蓬莱跑,结果要么被挡在外面不让进去,要么被紫萼告知舒云不在,鬼知道她是不在还是不想理他。

  风子译连着跑了一年,连舒云面都没见到,心里也生了闷气,干脆回了九重天把自己关起来不再去蓬莱。

  待了一段时间,又是个闲不住的性格,又脸皮厚地四处溜达,只是没了靠山行事收敛了很多。

  他潜意识里其实没把这件事想得多严重,他知道舒云迟早都会原谅他,以他俩万年的交情,她怎么可能会因为一个人间相处了区区几年的凡人真的跟他置气。

  事实也确实如此,舒云再生气也不会就此真的和他的交情一刀两断,不过紫萼告诉风子译说她不在却是真的,不存在不想见的情况。

  那时从南普那儿听说了江言失去记忆后却没有入轮回,后来还被一个魔修带走,舒云是真的气极。

  江言就算再怎么心思聪慧,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也是空谈,毫无用处,一个毫无修习基础的阴魂跟着魔修走了,还不知道会遭遇什么。

  她当即去冥府查问,结果冥府的人也一问三不知,只道那魔修的修为低下,尽说些无关要紧的话。

  舒云干脆施幻术掩去面容,敛了神力赶去了魔界,泡在魔界寻人。

  魔界魔修众多,妖魔混迹,众仙也未想到舒云对这个凡人如此上心,以至她在这广阔的地域里一找就是百年。

  “舒云呢?”

  风子译拎着野兔的耳朵从祥云上一落而下。

  紫萼见他又把那些个野鸡野兔带到蓬莱,秀气的眉头皱得很紧,“上神去魔界了。”

  风子译捏着兔子耳朵的手紧了紧,“她怎么又去了?”

  “这不是你惹出来的祸事吗?”紫萼说话毫不留情,“要是按照上神的安排早早给那个凡人投个好胎,这段缘分也算了了,偏偏你要插上一脚,这下好了,给上神找了这么多事。”

  自知理亏,风子译底气不足,他嘟嘟囔囔辩解着,“我哪知道他会笨到跟一个魔修走。”

  紫萼上前一步从他手里抢过兔子,把其放在地上,目送着野兔蹬着腿跑远,语气不善,“你也就比咱们上神小了几百岁,结果比蓬莱初生的精怪还闹腾,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让上神替你擦屁股。”

  这么多年下来,紫萼和风子译也算是一起长大的,蓬莱的人一向护短,认亲不认理,风子译这还是第一次被紫萼这么不留情面的骂。

  “小几百岁也是小……”

  “什么?!”紫萼的声音突然扯高,看着撇着脸有些倔的风子译,有些无奈,“算了,你这德性也不是一年两年了。”

  她就只希望上神能够快点找到那个凡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才能让舒云消停下来,一直都是些虚无的消息,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百年之间魔界与九重天也算是相安无事,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

  玉帝看着九重天安插在魔界的探子传回来的消息,零零碎碎、杂七杂八的都有,若是寻常他扫一眼也就过了,但是今日他琢磨其中几条消息琢磨了很长时间。

  一是魔界主城时常有关于魔兽的传闻,据说住在主城的魔修或者妖魔听见过类似兽类的鸣叫。

  其实这一点在魔界并不值得注意,魔界有许多妖魔居住,妖魔本体就可以是千变万化的妖兽,兽鸣并不稀奇。

  可玉帝想起数年前魔界主城开始的变化,例如主城渐渐封闭,他的探子越来越难打探那里面的消息,就连在主城扎根很深的探子都被清理了出来。

  他很难不去揣测主城里在发生什么,恐怕是势力的更替变换,魔界奉行弱肉强食的法则,势力的变化不奇怪,奇怪的是这是第一次排查主城,清理人清理得如此彻底,竟让他手下一个都没混进去。

  魔界和九重天积怨已久,上至统治者,下至寻常小仙与妖魔都互相看不过眼,边界处爆发争斗和死伤司空见惯。

  但是两年前魔界那边主动退后一里,那些妖魔要像达成了什么共识,除非九重天主动挑事,他们不再动手,这种情形发生在暴躁的妖魔身上自然不同寻常。

  但探子被清扫,他两眼抓瞎也不能凭空设想。

  山雨欲来风满楼,不知道那些魔人在打什么鬼主意,两界和平了这么久,只希望不要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事情往往不会顺应人心,怕什么来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