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养大反派那些年

第二十八章

养大反派那些年 雨落堂前 2081 2020-08-27 15:59:00

  九重。

  宫周围云彩骤间绚丽,流云交织,橘、金、红色混合染白云,彩鹤盘旋飞舞,清唳。

  “祥瑞之兆。”

  异象足够引宫各处人停手忙碌,无论各宫仙九重数量繁小仙奇打量。

  南普扫一散暖意空,二十四彩鹤,异象,人晋升仙。

  二十四彩鹤,此人修行赋小。宫之晋升仙之位彩鹤寥寥数,位新晋升仙道哪蹦。

  算,跟关系。

  南普继续埋炼丹,丹炉里昧真火熊熊燃烧,丹香四溢。

  自崽子凡间渡劫,做老爹被严令禁止帮助弊,宫司冥界孟婆儿连续吃次闭门羹,迫找蓬莱位。

  容易求蓬莱小祖宗,人一归九重仙,一归蓬莱神,拿东西送,小祖宗翻。

  裴矩一跃飞升仙,缓步走汉白玉铺就台阶,按照规矩九重神仙飞升至仙玉帝报备。

  许仙九重其余方赶,女仙子大金钗罗裙,裳带飘飘,空拉柔软逸美弧度,少数坐自己法器翩而至。

  第一赶祝贺女仙子安荷便手心里变一柄羽扇,将羽扇空轻轻抛,羽扇随风而长变大数十倍,安荷站羽扇宫殿赶做第一祝贺人。

  至男性神仙就随意,或脚踩祥云,负手而立,自己宫里送贺意,或御剑而行,更许人东倒西歪躺法器飞八卦谁晋升仙。

  安荷秀美脸带诚挚笑意,“祝贺裴矩。”

  站汉白玉阶梯新晋仙一袭白袍覆身,身姿挺拔修长,姿态容迫,面容俊逸,惜神情淡淡人一种疏远感。

  此人身旁站一白鹤,雪白羽毛,鲜红鸟喙,周身灵气流转仙意非凡。

  一人一鹤,画卷格外谐,当真乃神仙。

  裴矩冲安荷示意,目光身做停留,欲与交谈句模,周遭人里倒觉人关系似乎并如传闻相熟。

  安荷自注意周围异光,狠狠抿抿唇,甘心望玉阶白色身影。

  大九重神仙,除相识人,哪怕凑热闹犹豫一儿打招呼。

  毕竟位裴矩仙引十二彩鹤,未途限量,即使与之结交,尽量别留坏印象,若裴矩小心,平白自己未找麻烦吗。

  路打招呼人,裴矩一一礼,仍神色淡,全无半分晋升仙喜悦之情。

  人满裴矩副倨傲子,暗里始贬损。

  论四周,亦或飞其余人怎窃窃私语,裴矩并所,仙目,达心里自己设终。

  位更高,高局限九重或任何一区,而放整四海八荒。

  裴矩站大殿之,首位置坐玉帝王母,微微弯身行礼。

  玉帝示意身,“恭喜。”

  面站人卑亢,“谢陛。”

  玉帝视线扫裴矩,身停留一儿,半晌才:“仙之位应九重自己宫殿,其余晋升早仙选自再选,自己意宫殿?”

  随裴矩一白鹤用脑袋乖巧蹭蹭衣袍,清唳一,裴矩商量。

  裴矩伸手抚抚白鹤,望玉帝,“喜欢座碎梨殿。”

  王母一旁,“碎梨殿无人居住倒选,里偏远离殿南普炼丹房远,往方便,碎梨殿吗?”

  位新晋仙犹豫,称“”。

  既意就关系,王母接,“喜欢小仙,拨殿伺吧。”

  白鹤扬修长脖颈,烦躁扇扇翅膀,凭空卷股股气流。

  裴矩修长手指摁住,制止行,让稍安勿躁,“必,白鹤喜欢清净,需人伺,必派小仙。”

  “就按照自己意思办吧,”王母与玉帝视一,“仙晋升报备走流程,。”

  裴矩行礼,并一般走九十九汉白玉阶梯,而踏殿外一刻飞身踩变大身躯白鹤身,白色袍子与鹤雪白羽毛几乎融一体。

  人快消失众人视野里。

  北星宿人迅速远背影,摸摸巴,言语里带轻蔑,“陛王母娘娘挺客气。”

  司站旁,抬拍拍肩膀,“毕竟二十四彩鹤,一次景象数万。”

  北星宿抖抖肩司手弄,“二十四彩鹤?凭自己实力一难。”

  “行,别!”司皱眉,音压低打断北星宿话,“神自己计较,别再提弄众人皆。”

  “道,打算,”北星宿方才玉帝王母裴矩态度,脸色依,“厌恶裴矩因神微足道关系,九重人人让分。”

  司道法,叹口气,“别找痛快,免情闹大风言风语传神耳朵里让高兴。”

  “打又打,骂又骂痛快,真让人心烦。”

  司拉北星宿处堆积如山务,“行,见心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