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养大反派那些年

第二十四章

养大反派那些年 雨落堂前 2078 2020-08-25 15:59:00

  风雨、干湿、光照、气温都处在一个转折点上,深秋的肃杀终究向冬季开始变化着。光线暗淡,黑云像是聚拢飘到了皇城,斗柄移向西北,节气来到了立冬时分。

  秋收冬藏,冬季是世间万物陷入沉睡的季节,而立冬这一日,天地间的雪纷纷扬扬地从天空向地面落着,洒在青瓦白墙之上,覆盖在凋零的树木上。

  江言在舒云身侧微微倾身为她穿上小袄,认真系着盘扣,漂亮的眸子专注地盯着手里的动作,仿佛那是什么极重要的事。

  火炉里的橘红色光映照在舒云白皙的脸庞上,与眼尾的山茶花交相辉映,潋滟绚烂。

  舒云坐在蒲团上,后背懒散地靠在江言派人拿来的软垫,粗粗挽上的长发有一缕垂落了下来,搭在肩头。

  她有些无奈,上神之躯哪里会怕凡间的夏热与冬凉,可她又不能露出破绽,被迫穿了厚厚的袄子,手里还被江言塞了个小手炉。

  她视线落下,江言正在系最后一个盘扣,一双手修长冷白,指关节并不突出,反而匀称纤细。

  舒云突然开口,“你的手倒是生的好。”

  江言刚好系好最后一个盘扣,听见她的话,笑意盈盈地抬眸与她对视,“多谢夸赞。”

  原本俯身方便系盘扣的人抬起头来与她平视,舒云这才觉得两人间的距离有些过于近了。

  江言白玉般无瑕的面容映入眼帘,纤长柔软的睫毛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她微微皱了皱眉,偏头挪开视线,身子斜了斜离他远些。

  江言似乎并未意识到,从她身旁站直身体,长身玉立,“酒烫好了,要喝些吗?”

  身前红泥烧制的炉子上温着酒,火舌舔在底部,温度点点滴滴缓慢地渗进了酒里,新酿的米酒面上泛起了一层小泡。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亭外落着轻飘飘的雪,带着冬季冰冷凛冽的风呼啸而过,亭里的人却浑不在意喝着热酒,这样的享受。

  舒云对这多般限制的凡间多了些喜爱。

  她点点头,有些期待地看着江言为她添了一杯热酒,放在她身前。

  冬天气温低,盛了热酒的杯子上雾气飘渺弥散。

  “放凉一些再喝。”江言为自己也盛了一杯后,靠近舒云坐下。

  她当然知道要放凉些喝,其实她若是愿意,动动手指就能让酒的温度降下来,但她没有这样做。

  一来么,是怕江言看出端倪,二来么,也是因为她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真实地体验着凡间的生活。

  她想等着沸汤后舀起的热酒自然放冷,然后和这凡世的人一样将杯子捧在手心小口小口品尝。

  舒云捧着手炉,目光落在亭外纷纷扬扬的白雪,暗自出神。

  两人姿容皆是世间少有的绝丽,这样并排坐着就已经是一幅美好的画卷了。

  一旁随侍的克闵和谷雨时不时视线就不受控制地看向亭中两人。清冷而美艳的女子慵懒斜靠,淡漠而面冠如玉的男子侧头默默注视着她,无论怎么看都像是一对天造地设的璧人。

  克闵心中叹了一口气,虽然自家主子口口声声说没有想过要与晚杨姑娘在一起,可这行为却和说的话完全不符合啊。

  晚杨姑娘看起来也对自家主子没那意思,说难听点,克闵总觉得晚杨姑娘对家里厨子都比自家主子热情多了,一点儿看不出对待心上人的羞怯,也就是代表主上根本就不是人家晚杨姑娘的心上人。

  可偏偏两人举止亲昵又自然,全然没有男女授受不亲的约束感,除了主上的近侍知道是怎么回事,其余下人都以为晚杨姑娘已经是主上的人了。

  两人多次共同进出,附近的邻居和街上的人已经统一认为两人是一对小夫妻了。

  这样下去晚杨姑娘若是遇见心上人,恐怕名声就……

  算了算了,他在想什么呢,他只需要认真执行主上给的命令就好,其余人等都不应该在他的考虑内。

  “晚杨……”

  江言低低出声唤她,嘴上叫着晚杨,心里却想的是她另外一个名字。

  周围的环境太过舒适,舒云有些昏昏沉沉,可她强撑着睡意非得要等着那一口酒。

  她懒懒地翻了翻眼皮,轻轻“嗯”了一声算作回应。

  江言抹额上的白玉因着火光染上了暖色,“前线交战岚朝势弱,楚国攻至皇城只是时间问题,众多世家都已经找好了退路,你呢?”

  谈论起这个话题,舒云清醒了几分,“三国争夺随枣,等结果出来,待岚朝覆灭,我带着风子译前去投奔。”

  听见她的答复,江言心中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破灭,却又不甘心地一次次重聚,他只觉得胸口钝痛得厉害。

  风子译,又是风子译。

  一国覆灭,乱世战火四起,她时时刻刻都在为风子译思量,那他呢?

  她心里可有为他想过分毫?可有担心过他以后的去处?可有担忧过他的安危……

  舒云好似又想到了什么,“你呢?可有给自己安排后退路?若是没有,要和我们一起吗?”

  见她问到自己,江言大氅下的手指微微蜷了蜷,“我与风子译不睦。”

  身侧的人漆黑如鸦羽的长睫垂下,在眼下投出一片阴影,语气低沉又失落。

  舒云注视他片刻,想了想道,“无妨,有我在你俩还能打起来不成。”

  江言扯了扯唇角,她哪知道他与风子译早在她出现之前就已经对对方下了死手。

  她要等到岚朝覆灭才肯离去为的是谁不言而喻,除了那个愚忠的风子译还能有谁能让她这般在意。

  林非前几日来信,拿下随枣两地指日可待。

  现下就出发前往随枣于他来说才是最合理的安排,林非拿下随枣后必定还有不少仗要打,他本应此时前往坐镇随枣两地。

  可他走了,岚朝与楚国同时失去随枣后,楚王自然不可能同时得罪两国,必然借道绕过随枣攻打岚朝。

  没了随枣,他自然也不会好心到出手帮助岚朝,楚国铁骑之下血流成河,难保不会在皇城中大开杀戒,到时候谁来保证她的安全?就凭风子译手底下那点无用之人?

  江言弯了弯眉眼,梨涡若隐若现,“言自然愿意和你们一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