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养大反派那些年

第二十二章

养大反派那些年 雨落堂前 2017 2020-08-24 15:59:00

  蓝田玉箫上那一点红,让整个箫身多了些妖异,就那么一小点硬生生破坏了整个玉箫的蓝面。

  舒云抽了个时间打听了一下附近的寺庙,顺着众人指的方向来到了迦兴寺。

  一踏进寺庙,她就感受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

  是魔修。

  不过这魔修似乎并无邪气,不知是从不害人还是没来得及。

  她拉住一个小沙弥,让他帮自己把这箫放在佛像莲台下,她没说是消除因果,只说想染染佛气。

  哪知这小沙弥说什么也不肯自己作主,死活要她面见一个玄穆大师,和大师商量去。

  见就见吧,不过多费些周折。

  等她见到小沙弥口中的玄穆大师后,她就知道这寺庙里魔修的气息是哪来的了,正是眼前端坐着的这位玄穆大师。

  小沙弥走开后,玄穆起身恭敬地向舒云行礼,“神明大人。”

  舒云撩起帏帽,上上下下看了看此人,“虽是魔修,却没有邪气,很难得。”

  玄穆捏紧手中的佛珠,“既然大人看出我没有害过人,可否放过我一马?”

  “我什么时候说要对付你了?”舒云将手中的蓝田玉箫递过去,“你且帮我把这箫供在佛像莲台下。”

  玄穆接过手里的玉箫,有些惊疑不定对方会放过自己,“遵令。”

  迦兴寺香火旺盛,香客络绎不绝,日日有虔诚的人前来朝拜祈愿。

  玉箫上那点因果供在佛像下,不出一月想必就会消散。

  玄穆将那把玉箫供在了香火最多的佛像下,踏出佛殿去交差,对方身上笼罩着深厚的白光,恐怕是为上仙,修为深不可测。

  他唯恐惹恼了对方,九重天上的神仙随便动动手指就能让他这样在世俗里徘徊的弱小魔修灰飞烟灭。

  那位容色绝丽的上仙站在佛寺里挂起的经幡下,扬起弧度完美白皙的下巴,一双眼的视线落在经幡上。

  “大人,您交代的事做好了。”

  “嗯,”舒云低低应一声,指了指上头挂着的锦步经幡,“这上面妖气浓厚,你就这样挂在寺里?”

  玄穆拇指指腹不安地抚过佛珠手串的表面,“送来经幡的人身份尊贵,且……小人认为她是诚心祈求佛祖。”

  他抬头看着经幡上整齐书写的簪花小楷,声音轻了些,“若是大人认为不妥,小人命人取下就是。”

  “不用。”舒云摇头,面无表情,玄穆无从揣测这位大人的想法。

  书写经幡的人一笔一画都很用心,满佛殿四周齐齐挂起来的经幡上都密密麻麻写满了字。

  “我只是好奇,身为妖有凡人没有的力量,他或者是她所求是什么。”

  玄穆闻言鼓起勇气问了这位上仙一个问题,“九重天上强大的神仙已经有了那样超凡的地位和仙力,他们可还有所求?”

  舒云点头,“有,有的想晋仙位,有的想要更多的信徒和香火。”

  玄穆眼神有些黯然,“对啊,强大如大人你们都还在追求着,我们不过人间混迹的小人物当然想要的更多了。”

  舒云闻言笑了笑,“也是,我就随口一说。”

  玄穆退后一步向舒云行了个大礼,“请大人饶恕这个妖怪。”

  她没有开口同意,“它手上有很多人命,你放任它,它的罪孽会更重。”

  脚下的人长跪不起。

  舒云有些不解,“真是奇怪,你为这个妖求情,也是真的发自内心的怜惜它,但又任由它一身罪孽加重。”

  玄穆手里的佛珠拖曳在地上,被磨得光滑的表面反射着熠熠日光。

  佛寺里的梧桐树落了一片枯黄的树叶下来,在空中荡荡悠悠飘下来,最后搭在了玄穆的僧袍上。

  他闭上眼睛,额头触地,“大人,感情是很复杂的,因果缘故也是很复杂的,有时候相互矛盾才是正常的。”

  舒云盯着他的后脑勺,“你喜欢那个妖怪?”

  魔修叩拜的手掌微微颤动,手指不自在地蜷缩起来。

  僧人动了情。

  一阵柔和的风凭空而生,吹得一地的落叶“飒飒”作响,风把僧人托了起来,让其站在原地。

  “你们俩的事不归我管,玉箫我一月后来取。”

  话音未落,舒云就已转身离去,沿着阶梯缓缓而下。

  玄穆双手合十,目送着台阶上那人远去。

  一身僧袍的他眉目淡然温和,隐约得见一丝慈悲之意,哪像个魔修,倒像个活菩萨。

  舒云回到山海街自己新置办的宅子,刚到门口就看见守在那儿的克闵,就知道江言又来了。

  克闵伸长个脖子一直往四周瞅着,自己都觉得自己像个花楼揽客的老鸨,盼人来脖子都盼长了。

  好不容易看到那道熟悉的纤细身形出现在巷口,喜笑颜开地迎上去,“晚杨姑娘可回来了,我们主上等了好久了。”

  舒云皱了皱眉,“我出去了这么久,江言还没用午饭等着我回来?”

  克闵引着人去找自家主子,“可不是吗,主上一心想着和晚杨姑娘一起用午膳。”

  舒云只觉无奈,在江园的时候江言就太过粘人了,她走哪让婢女跟到哪,只要一得空就来找她。

  怎么如今都算得上一家之主了,脾性还是那么孩子气。

  江言靠坐在餐桌边的椅子上,修长的手指捻着一页书纸,低眸静静翻看着。

  谷雨上前碰了碰餐盘边缘,陶瓷温度冰凉,饭菜都冷了。

  “主上,还要热饭菜吗?已经热了三回了……晚杨姑娘许是今日有事不回来了……”

  无人回答她,满室寂静只能听见微不可闻的翻书声。

  谷雨不再多言,招呼婢女将饭菜拿下去再热一次。

  她端着饭菜出门时,回头看了一眼自家芝兰玉树的主上,以主上昳丽的姿容和身份,对一女子如此执着,任谁看了都会觉得是被那女子惑了心智。

  不然凭主上的心性怎会对一个初相识不久的女子这样在意。

  谷雨领着一众婢女往小厨房走去,她脑海中浮现那名为晚杨的女子的姿容,五官完美浑然天成,眼尾还有一朵娇艳的山茶花。

  那个样子,莫不真是个妖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