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养大反派那些年

第二十章

养大反派那些年 雨落堂前 2029 2020-08-23 16:59:00

  “子,买吗?”

  克闵提大包小包东西跟自子身。

  晚杨小姐买一套宅子,如今修葺,暂住江园,段间里算道突光临江园女子心里占据极其重位。

  今日晚杨小姐提门逛逛,便推所务陪。

  暗卫隐暗处身,做拎包袱苦力。

  怎子强购买欲,凡晚杨小姐一东西被买。

  谷雨小莺被带方便照顾晚杨,跟长微挽晚杨身。

  舒云低老板口所谓镇店之宝,一蓝田玉箫,颜色均匀,入手微凉,确实东西,虽比宫众乐仙法器,单纯当乐器绰绰余。

  箫身一红,匀称蓝色分外显,舒云手指覆处红,因果气息其。

  小莺跟晚杨身,凡晚杨小姐由分直接买,做派与见皇城纨绔并无,言公子分明应该一苟言笑、冷漠狠辣人呀。

  抿抿唇,晚杨背影。娇艳颜色少人压住,穿晚杨小姐身,论容貌身姿人衬衣裳,而非衣裳人添色。

  言公子被美貌迷心窍吗……

  老板一双打量垂女子,老实,第一见实太惊艳,本心思,旖旎念江言跟女子身踏入店就消散无影无踪。

  江言玉冠束,偏听克闵,漫心掀掀皮吩咐几句。

  或许皇城里权贵人太清楚,岚朝安定,曾其众游历,恰巧次撞见位四公子之首,此人势力远远局限岚朝。

  ,集粲艳丽与清雅高华一身女子,身自当面如冠玉、气质卓绝公子才。

  被妥善安置锦盒蓝田玉箫价值连城,老板相信江言财力买轻而易举。

  小莺却,觉位女子放肆,而言公子一被美貌恍心神,公子恩师父,而沾公子师父光便如此恃恩挟报。

  更重自小姐就防止种情形才费尽心思送言公子身,职责就替小姐守住言公子。

  突几步走舒云身侧,压低音让人听见,快速道,“玉箫价值倾城,公子心善念旧情口绝,晚杨小姐莫太分。”

  舒云挑挑眉,早晨始扯痛,便觉婢女神大劲。

  谷雨小莺突就察觉,连忙伸手拽住小莺料被方躲,小莺凑晚杨小姐快速几句,等抓住方胳膊将人扯,话完。

  谷雨晚杨恭敬行礼,“晚杨小姐恕罪。”

  小莺被强行拉,脸却并无悔意,哪怕引言公子怒心里话。

  “道突哪冒,因言公子师父旧情就打秋风……”

  “滚!”

  小莺话完,就被一道低沉压抑怒火男打断。

  江言心怒极,自己离片刻便人胆敢皮子底犯,强忍住立刻当场打死婢女欲望,哑嗓子克闵吩咐道:“拖,蚩梅。”

  负身手,克闵心领神揪人退。

  真气,婢女恐怕难逃一死,人真蠢,背靠蚩梅就安无恙,殊就算子蚩梅无济。

  舒云自打算白用江言银钱,蓬莱少蕴含灵气珍宝灵草,此次并未带,若赠,劳烦紫萼跑一趟。

  江言垂身侧手指安蜷蜷,师父。

  舒云冲笑笑,“无妨。”

  观师父神情并因僭越婢女生气,将此放心,江言略松一口气。

  迦兴寺传承久皇寺,岚朝创伊始就存寺庙,历间流逝蹉跎,岚朝皇帝换几位,迦兴寺依屹立此处,受世人朝拜。

  巨大佛镶嵌墙面,镀金身佛俯视面芸芸众生,面目慈悲。

  王皇跪坐蒲团,双手合十虔诚祷告。

  迦兴寺佛殿建深,四面佛或坐或站立暗处,外界光跨朱色门槛步便戛而止,灰暗堂内侧架木阶,面燃烧一排一排烛火。

  暖色烛光摇曳生辉,金橘色映照王皇娇美柔情脸庞,用骡子黛细细画眉淡远、细长,宛如水墨画里一泓秋水连绵绝远山。

  虔诚祈愿覃郎够早解决忧心,私心里更希望够朝一日覃郎再将视皇,而如民间夫妻一般,夫,妻。

  佩菊殿外走,站王皇身轻道,“奴婢将玄穆大师请。”

  王皇应一,并未睁,带华贵护甲双手分,手掌拜伏,手腕翻转变掌心,如此重复次才由佩菊扶身。

  玄穆侧殿安静等,秋意渐深,寺庙里梧桐叶被染秋色,僧人扫落叶“簌簌”。

  一晃又一秋。

  王皇屏退众人,留佩菊伺侧殿。

  “大师。”

  玄穆朝人双手合十行佛礼,“皇娘娘。”

  王皇坐望桌面飘氤氲雾气茶水并急口话,秀雅面容带另佩菊透思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