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养大反派那些年

第十九章

养大反派那些年 雨落堂前 3263 2020-08-22 16:59:00

  “吗……”

  江言玩手里施金鸳鸯墨,听首跪伏暗卫禀报。

  昨日先一步离,自就简单离,留暗卫暗保护师父,随监视行踪。

  暗卫始终低,规矩,擅自注视子神情试图揣摩子心思。

  哪怕低见子表情,却第一次感受子语气传情绪。

  似乎心情……

  “吧,继续跟。”

  暗卫领。

  江言垂眸手里墨,施金错彩,别致,又东岭供,墨质坚硬如玉石,公认墨。

  必师父喜欢。

  舒云此未,江言留身伺侍女喊一次,睡意识朦胧,摆摆手让莫吵,将埋枕。

  骂风子译一顿,自己清楚之难轻松刻,抓紧间放松放松。

  江园里陈设比外面酒楼少倍,当初小孩当真长大,错生活。

  “言公子。”

  守门侍女远远就瞧见一身玄衣江言沿廊缓步走,长身玉立。

  “晚杨小姐未。”

  日竿,师父卯便。

  江言示意婢女退,屈食指轻轻叩叩房门,“师父”二字舌尖打卷被吞咽,轻唤道,“晚杨小姐。”

  屋内全无静,寂静无。

  猛推门疾步走,握金墨手指用力攥,指尖隐隐白。

  内屋窗棂大,外面风窗口处吹,罩床榻墨绿色罗帷微微拂,层层叠叠,清里面人情形。

  江言撩重叠罗帐,大跨步床榻儿,床人睡沉,卸带一乌凌乱压身,左尾山茶花娇艳欲滴,无论再少次让觉艳丽无比。

  人就,一留神又被抛。

  仔细塌人掖被子,江言视线张与先截面容停留一儿。

  摘帏帽露面容,五官精致极,就偏爱,尾胎记似常人,初绘画花钿,结果竟生,如此鲜活逼真。

  生师父身,超认,确信名晚杨女子就师父,容置疑。

  一人死真存借尸魂吗?师父貌原本就,原易容术,师父究竟做?

  太疑压心里,久情脱离掌控感觉。

  舒云睡梦忽觉脸细微痒意,无意识枕蹭蹭,企图用方式止痒。

  塌人突,江言垂眸,原丝粘脸,弄舒服。

  俯身伸手将一缕青丝捻手里,替别耳,黑眸凝视睡颜,管怎身,世真心待人失而复,再弱小靠师父生活人,世间一切喜欢东西捧面。

  江言冰凉指尖触及舒云耳廓,迷迷糊糊醒转,偏一江言坐床,意识伸手抚摸,句,“怎?”

  语音刚落顿觉妥,往平阳,江言小小少,偶尔外闪电雷鸣,少就跑抱膝盖蹲坐床。

  纪小又遭受毒打,恶劣气害怕人之常情。总安慰,再将转手送人,管安心住习。

  伸手见就触弱冠之龄江言柔软黑,舒云脑变清明,手角度一偏,手掌落江言肩膀。

  面色,手轻轻拍拍江言肩膀,拿长辈关怀晚辈架子,关怀又严肃,“吗?”

  一瞬间,床榻人就收记忆里熟悉模。

  江言瞥搭肩手,嘴角勾勾,温道,“,里厨子做清酒燕窝,味道错,让您尝尝。”

  舒云手肘撑床身,乌黑随滑肩散落,“梳妆一,马。”

  “嗯。”

  江言走门外,位恭婢女招招手。

  婢女,用自己手,熟练麻利帮穿戴梳妆。

  小莺将晚杨小姐如缎黑捧手心仔细梳,站晚杨小姐身黄铜镜内打量艳丽脸庞。

  黄铜镜里一手托腮百无聊赖美人突抬镜与视,朵山茶花完整露。

  小莺慌乱垂,握秀手突紧紧,扯舒云皮隐隐痛。

  舒云皱皱眉,所才婢女伺,人旁一术法就搞定情,弄麻烦。

  站一旁舒云挑选外袍谷雨见状,喝斥,“做?快松手!”

  小莺反应连忙松手,“晚杨小姐……”

  舒云扫一梳妆台,妆奁挑一条丝带,随意将拢拢系。

  小莺一步,若被言公子道伺周,被责罚,“替小姐挽吧。”

  “必,就吧。”舒云摇摇,余光瞧见一旁谷雨挑件浅青色衣裳。

  扫一挂一旁衣服,方才江言叫一种婢女送,指指其一件桃红衣裙,“就件吧。”

  子位小姐喜欢青色吗?

  内心虽疑惑,谷雨面显,立刻将青色衣袍放,拿件云绣桃裙伺位子突带晚杨小姐换。

  舒云,江言桌等。

  见,目光身红裙停留一瞬,抬含笑询,“您准备东西合适?”

  舒云桌坐,道:“挺,师父道生活错高兴。”

  听见话,江言就话题,站身舀一碗燕窝,“厨子原御厨,道清酒燕窝宫王皇最爱,晚杨小姐尝尝。”

  做御厨厨师手艺肯定差。

  舒云尝尝,清新微甜味道,,赞赏道,“确实错。”

  江言目光扫用系带简单束丝,黑眸越舒云谷雨与小莺二人。

  被双眸子盯住小莺霎面色苍白,自觉咬住嘴唇,身体轻微颤抖。

  即便人目光快收,小莺控制住害怕,双手紧紧绞一。

  舒云一抬就江言自己身方,“怎?”

  江言摇摇,“,晚杨小姐般轻怎与师父交?”

  “忘交,性趣见识相投就己,龄差别大稀奇。”舒云答流利。

  江言又替添一碗,睫微垂,“。”

  岚朝最繁荣豪华方就皇城,而皇城最繁荣豪华方便岚朝皇帝居住皇宫。

  而一之母,万人之、宫之王皇几宿睡觉。

  母覆灭虽牵连,陛一如既往宠爱,十次入宫九次歇宫里,明显察觉王被抄,陛似乎心思越越重。

  旁敲侧击,陛让安心必管。

  虽宫众人一如既往明争暗斗,宫压,人掀风浪。

  宫之烦忧,就朝。

  宫干政自古规矩,更何况宫之首更法而故意违背。

  王皇手撑案几,疲惫抚额,冰冷而华贵护甲搭镶红宝石扶额,护甲细碎宝石光芒与扶额颗鸽子蛋大红宝石交相呼应。

  张秀雅轻灵芙蓉面光芒更加显柔情婉转,娇美无匹,难怪自入宫就一直承宠断,被岚朝皇帝巴巴捧手心,一路呵护坐皇之位。

  佩菊拿大氅走披,“娘娘别急坏身子,皇子自真龙庇佑,必小惹娘娘烦心。”

  王皇仍蛾眉微蹙,细致娇嫩脸蛋布满忧思,哪怕佩菊服饰惯王皇人,见王皇娇美容色失神。

  “自大狂妄王倒,陛究竟忧心,身皇却无法替分忧……”

  直呼母王,若旁人听见怀疑王皇与其母关系,恐怕王与皇之间并浓厚情感,或者撇清自己与王干系皇改口。

  宫一干伺人却习常,并觉妥。

  佩菊细安慰,“宫众人干政规矩,历王一,陛此格外忌讳,娘娘千万别询陛。”

  王皇叹一口气,“何尝道……”

  佩菊,王皇:“虽娘娘插手朝政,娘娘陛做一力所及情。”

  王皇收扶额手,一双妙目佩菊,“做力所及?”

  “玄穆大师最近关,迦兴寺乃皇寺,若娘娘选日子常寺庙里陛祈祈福吧,让佛祖保佑陛早日解决烦心。”

  “如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