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养大反派那些年

第十五章

养大反派那些年 雨落堂前 2215 2020-08-20 16:59:00

  廊摆昂贵玉台金盏阳春瑞雪,迎风而开,金黄色朵洋洋洒洒铺满走廊,暗香浮动。

  一惯风子译赞句,“致。”

  舒云手筷子停,卖鲜亮、丑,热菜、冷菜,荤计,一用筷夹至碗,用自己筷子送嘴里。

  听风子译话,甚,“附庸风雅罢。”

  说学着贵摆设水席,单论们厨子厨艺话,还错。

  两人坐末席,舒云顾着吃,来从闲逛人间时过潦草,现戏这欣喜已,这凡间对吃食。

  而风子译将舒云说话牢牢记心里,进食时动声色观察着席众人。

  观察惊喜,席面觥筹错,推杯换盏,实许未注人。

  偏偏头,声说,“竟还乌还与。”

  舒云抬头隔着帏帽切,“哪乌人?”

  “夫人左手乌夫人,虽与乌两人言,两夫人似乎谈甚欢。”

  这舒云说谁。

  “假,乌泥瓦匠身,乌过假奉承而已。”

  风子译惊讶一乌夫人笑脸盈盈,与夫人谈着,哪里来虚假?

  转头望着为吃东撩帏帽一角,露致巴舒云:

  “怎?”

  舒云问,“钦生怎,权术怎学?”

  说,风子译惭愧,“钦生当大儒,愚笨,没学几。”

  这瞬间认错脸皮薄模样风子译小时一毛一样,曾经可爱啊。

  “……马车时,乌马车排们边儿,乌夫人自己说。”

  舒云夹一菜,一口辣冲喉咙,呛咳声,风子译连忙递一杯茶过。

  哪茶热,喝火烧火燎。

  硬生生将茶水咽,帏帽微微张着嘴散着火气,尖微动给自己小术。

  风子译担忧蹙眉,身给拿凉茶。

  舒云赶紧,“没。”

  已经晚,众人坐着享席面,风子译身又急又,日里风子译极顺子弟,立刻阴阳怪气开口,“哟,这们风大子吗?怎,又惯甩袖走人?”

  一时间热闹场面顿时静来,幸灾乐祸,断兴致高兴,身旁观闹戏。

  风子译摇摇头,礼仪全,语气却硬邦邦,“非如,晚……子译拿杯凉茶。”

  众子却过,人坐蒲,双手撑身,吊儿郎当着,说:“凉茶?人走茶自凉,暗讽谁呢?”

  这话一,人顿时沉脸色。

  人走茶凉,人走茶凉,这暗示会人心吗。

  望着站末席风子译,语气善,“风子高风亮节粗鄙入。”

  还坐着舒云将一干人尽底。

  人一句话这彼唱,这样人混如走狗屎运。

  夫人神掠过末席,冷哼一声,“既如,招待风子这贵客。”

  贵客二字咬极,嘲笑风子译区区芝麻官,皇青又如,现权力偏,们还皇撑腰,们这风子译永永远远当县令,皇帝又如。

  若舒云夫人脑子里,惊叹人赋,赋异禀愚笨。

  舒云身站身旁,现这,宴会没办继续参,“走吧。”

  风子译声应,“嗯。”

  开言刁难子舒云身,神突一亮。

  女子一身靛蓝衣裙,难掩窈窕身姿,妙女子身冷脱俗气质,白色帏帽遮挡貌,雪纱面模糊,可觉告诉必冰人。

  “!”开口喊,“东,敢给们甩脸色。”

  庭里跟随来侍瞬间拔武,挡风子译与舒云身。

  满子,“这?”

  子身告声饶,又言语抚一番,默许行为对风子译说,“走可,身边儿人留。”

  席顿时响一片哄笑声,甚至人吹口哨,如敛财敛权,众子哪酒肆楼里混脂粉堆纨绔子,听人这句话对方。

  隔壁席面动静大,惊扰旁厅。

  早八卦人探听息来。

  “风子译小子又惹麻烦。”

  这边儿人听,笑,“风子译?自认为高人一状郎?”

  “还谁,这惹张小儿子,小子子乖张,恐怕风子译这讨。”

  围人静坐一旁玉面子,一贯浪语气敛来,“言,跟风子译师兄弟吗,帮帮?”

  还言开口,人抢着答,“小子吧,言子虽跟风子译样师钦大,言子可与风子译关谐。”

  一干人旁若无人讨论来,似乎未冠乱子称言里,“师兄弟吗,怎会关。”

  众人神耐人寻味来。

  言纤长睫毛垂着,充耳闻。

  静默坐着,吸着座小姐,绝尘貌怎腻,少人对言动绮丽心,着怎样将人绑入。

  闵从满玉台金盏廊走进来,身说,“子,钦生唤您。”

  言身,拱手,“诸慢慢用,言告辞。”

  说众人应,走,戏台子已经搭,唱戏人备绪,一客,少一少。

  若晚走,可会拦这里面行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