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养大反派那些年

第十章

养大反派那些年 雨落堂前 2206 2020-08-18 16:59:00

  让一日里来健康人悄无声息死,舒云钦一行人离开,简单拾一裹背背,远游状。

  着阳风缘故,阳大人,若离开附身这躯,会人现风“舒大”死亡。

  而一未染病,而未伤,突死疑点。

  舒云踏远行船,借远游,一人生熟方脱离这身。

  舒云自己身时总松一口气,着旅店塌静静躺着没呼吸女人,声歉,“对,借用身子这久。”

  趁夜晚无人际葬这尸身,这副躯人阴魂离早黑白无投胎,用这副尸身普换一一点仙缘。

  若时人撞见用自己身子舒云,会惊异万,无,舒云样貌过众,全似人间人儿。

  桃色衣裙绣满山茶,朵朵娇艳无比,仿佛裙摆鲜过来。

  角眉梢带一股子绮丽,尾盛着一朵若隐若现山茶,神力过横而泄现,鲜亮红色山茶灼人艳。

  旅店,犹豫一番,笔给阳风址写一封,这距离,风人自己“死讯”时一月。

  详尽写风子译为人良善温,官必廉洁,这盛况,如纷争,国亡破莫钻死角尖,守护民危紧,皇帝庸碌则必愚忠。

  风子译这一纯良,来一人万人宰,经磨难,肯弃早已破败岚朝,苦苦守着扶阿斗皇帝,皇帝弃城而逃彻底对死心。

  舒云这封希望给立点心里铺垫,日子里话来早点醒悟,早点宰,早点脱身这护人渡劫这子麻烦。

  已经封,舒云举着烛台备滴蜡时,突觉自己应该给言写点。

  纵孩子聪慧,怕会风子译一认死,总归为师父,“临死”应该留点话给。

  可来,没可嘱托话,言谨慎小心,从小生环境练一颗窍玲珑心,话,言未来官场一会混比风子译。

  笔写一句话给,笔尖蜿蜒,如走龙蛇,墨香残留。

  “望言。”

  官场尔虞诈,若混一够,必,爬孤苦劳累,可。

  写,双捻着泛黄纸张两角,小心翼翼来,吹吹气,风干。

  将寄,这满寻僻静处,悄无声息离开这人间。

  一,人间一。

  蓬莱众人里过离开短暂几而已,喝醉酒沉睡日子比这长,见自神从边儿来没一来询问。

  这舒云心,众人行礼时,掌心隔虚扶状,一股柔气从袖飞托众人,免们行礼。

  紫萼服侍神,摆摆手赶走,人间几动用术日子可让耗费少心力,现睡一觉,醒来又蓬莱肆潇洒神。

  “让歇歇,闲杂人一给挡门。”

  紫萼领,退居,依言守殿。

  舒云这一觉睡舒坦,毫无可言陷进床榻,必日早早来给风子译劳子晨读,敞开睡,睡昏黑。

  这厢舒云舒坦,司星君庭翻风子译时,觉对劲,这言可记可没现里。

  况这言人间为愈人注,换句话说当人间戏里,言占戏份来,司星君排。

  内生巨大变动寻,况这还普儿子渡劫,若,普伙还门来。

  司顺着,这一来二竟一全人头。

  舒云神。

  问冥黑白无普认息假,凡间与舒云神言风子译老师舒云神附身。

  司胆颤心惊着变,火急火燎赶蓬莱,却神手底紫萼拦门,凭巧舌生进。

  给一句话,“神歇息,吩咐闲杂人搅。”

  司星君唰开手里,恨字怼紫萼脸,着面字,一句一句念给紫萼听,“纷争,枭雄义占为,大乱,乱而谋士……”

  听听,八念经。

  紫萼瞪着一双死鱼,神色,一副随怎折腾,会,说话心模样。

  这一觉睡浑浑噩噩,舒云少这样时刻,过借着酒陷入眠,至愣没听司星君殿大呼小。

  司星君硬拖欠着庭里堆积山务,蓬莱殿生生熬睡惺忪舒云神伸着懒腰悠闲从里面走来。

  司星君一张轻俊俏脸刻屈皱着,泪汪汪着一脸茫舒云神,“舒云神……”

  “司啊……”舒云睡乱头,司庭里普少蓬莱走比较仙,“怎?”

  司星君飞一走舒云跟儿,呼啦啦开已经变厚十数倍,“言,可还劳烦您一趟凡间。”

  阳。

  “子,朱雀传来息。”

  闵鸽腿竹筒,拿里面卷细细纸条,没开,封动递给首坐着人。

  从瘦削少已至弱冠龄,一头墨用玉冠束,暗绣银纹朱色大氅未,松松披肩,内里穿着青色长袍,衬露白皙皮肤似乎泛着莹莹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