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养大反派那些年

第六章

养大反派那些年 雨落堂前 2624 2020-08-14 16:59:00

  “今日吃饭,带吃云吞。”

  江言拉住袖角手自紧紧,“,师父喜欢做饭菜吗?”

  宽阔繁华街道往人群络绎绝,耳吆喝断,摊贩各奇招自招揽生意。

  “,”舒云见远处店面,“突吃云吞。”

  拉江言坐,老板碗云吞。

  老板见舒大,乐呵直笑,手麻利,就怕让舒大等急。

  江言坐原一,珠子紧盯老板。

  擀皮、包馅儿、锅再捞盛碗里,全程平平无奇,吸引师父就汤料或者馅料。

  盛碗里老板撒颗小葱就赶紧端,“舒大慢用。”

  舒云接,“谢。”

  碗推江言面,一旁木盆拿一汤勺放碗里,“快尝尝。”

  江言顺拿汤勺,舀云吞,轻轻吹吹小口吃。

  汤汁鲜美,馅料十足。

  等,师父里吃,用再走远。

  难蓬莱,更少人间,既待数,便趁机尝尝朝代食物。

  云吞实属意外之喜,脑子里迅速一遍蓬莱岛众人,抓一云吞做法。

  夜里舒云躺床榻,翻昨日完话本,书生京赶考路阴森树林,偶遇哭泣女子,女子粉面香腮,一双秋水般双眸夜晚莹莹生光。

  书生其一见钟情,而人便始描述一大段剧情。

  描述一段,最考验者笔力,市面许话本用词粗鄙千篇一律,。

  舒云一本算新意,许久曾人间话本,此次凡一趣。

  书房里燃烛火,坐里面再舒云,而江言。

  如饥似渴读列架书籍,书院习日,即便坐廊,清夫子写字,听清读书,记文字音再其与书本字应。

  仔细听词句释,解晦涩难懂文章。

  存较劲心,师父并非一弟子,入门更早师兄风子译,听准备乡试。

  风子译喜,喜风子译。

  道风子译因何师父弟子,资质算乘,心性稳,人第一次见面就流露深切敌意。

  感觉师父似乎培养朝臣,平日里题论道慢慢掺杂朝廷。

  “希望活人间如大江滔滔,河水滚滚,再碾落尘埃,卑躬屈膝。”

  曾取名,师父希望如滔江滚水,意味高期许呢。

  窗子被刻意敞,夜晚清凉风吹,堆一旁书页被掀,哗啦啦音。

  江言望摇曳烛火神,摇摆定火芯移视线,远处师父卧,师父屋里灯未灭。

  垂眸子继续认真书。

  管怎,师父弟子,愚钝庸碌,让师父失颜面。

  日子紧慢,书房里藏书被分日夜泡里面江言大半,舒云话本换一摞又一摞。

  风日丽某一日,自己小徒弟被赶风府书屋,一巧合。

  风子译常课,接风府,就风府老爷携夫人急匆匆敲门,带风子译见一贵人。

  舒云才风子译方十六,按照本记述今将遇青云仕途最重一位老师。

  岚朝师——管钦。

  管钦,人间代名震,一代大儒。仅仅岚闻名,周极名。

  管钦名之尚至壮,一柄拂尘一辆马车孤身往邻,殿堂之舌群儒落风,靠无骨舌便化干戈玉帛,费一兵一卒让岚十安宁。

  何突退朝堂,隐世外再露面,此皇帝法令人捉摸透,模糊清。

  风似乎与管钦交集,本风夫妇将其子带往管钦面,管钦孩子沉聪慧欣赏,收内徒悉心教导。

  风子译脸色,与舒大论,论怎突打扰,太礼数。

  舒云却当立断,面争吵休人,一拍板做决定,让风子译跟风夫妇。

  风夫妇赶紧道谢,拉儿子就走。

  风子译一板一行礼才随父母离。

  众人道,管钦平阳便听风办私塾,广纳寒士,广受民间百姓评。

  应邀府,才风夫妇竟城迎接,浩浩荡荡一拨人,而独身一人,恰巧错。

  管恭恭敬敬人安置厅,吩咐人请风夫人。

  城外赶哪快,所分秒流逝间里,管一直紧张让管钦感快,所其提书院,反而松一口气。

  赶紧带管钦往书院。

  走廊折,碧瓦白墙书院落入,朱栏安静坐廊少被里。

  管钦示意管别张,手书,与屋内众人所读书物。

  “仕计善恶,迁无论奸小;悦者荣,悦者蹇。”

  管钦抚抚须,闪一丝兴味,竟《荣枯鉴》。

  “做官兴趣?”

  江言闻言抬,一双沉寂黑眸落入管钦。

  少见陌生面孔反应,而极快打量全身,目光再收与视,道,“兴趣。”

  “仕计善恶,迁无论奸小;悦者荣,悦者蹇。”管钦念一遍刚才句话,“讲官善恶标准,升迁必谈论忠奸。”

  江言闻言黑眸闪,底东西。

  管钦笑眯眯任,伸手屏退管众人,让退远一,少单独谈谈。

  “句话如何?”

  “如何,”江言神情淡淡,“小人取悦层,君子取悦层,利益与名誉而。”

  “方才做官兴趣……”管钦略黄白几根血丝,黑色瞳孔里映位少身形,“完全假话嘛,分明用尽一切手段爬。”

  语毕,便见少骤沉五官,漆黑睛里似乎黑雾旋转弥漫。

  见少突撤伪装,撕破方微足道,尚稚嫩面具管钦却高兴,就孩子才意思嘛。

  退远处管断与少交谈管钦心急如焚,子似乎师大人少感兴趣。

  “再,别急拒绝。”管钦提收内徒,料却被小子一口拒绝,苦口婆心循循善诱。

  “必,拒绝。”

  江言再,低继续读书。

  “?野心小,教刚最需。”

  提收徒,江言脸色一沉当即拒绝,让管钦摸脑。

  江言抬,压根儿打算一副模。

  恰风夫妇赶,管钦告诉自己住址,让找,而抽身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