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养大反派那些年

第五章

养大反派那些年 雨落堂前 2810 2020-08-13 16:59:00

  最近养小孩粘人,管干江言跟紧紧,偏偏打扰做,安静待旁。

  舒云跟交涉,江言听见话解释,就低低垂眸子,靠更近。

  孤独长大孩子察言观色力总强寻常人几分,一旦察觉舒云神情变化,就默默走远,维持久又粘。

  风子译待风府里连几日书房,派人递消息,请容许思考几日,一定老师满意答卷。

  舒云受消息,面并表示,让小厮传话,让安心琢磨便。

  风子译句话让人带就陷入死胡,题,答案千奇百怪,论哪一种其实最优解,风子译本写位及人臣,青云直。

  该揣摩舒云闲散老师答案喜,而当今圣心思。

  舒云斜躺书房里软榻,慢慢翻私藏话本。

  人间争迭,改朝换代恒久息,皇帝道换少,民间话本写新意。

  香艳故写狐妖与书生,千篇一律,枯燥乏味。

  心里,舒云慵懒靠,手里翻页却停,心思随书本里香艳故神游。

  一身冷色道袍裹身,宽松衣裳哪里比外面花楼女子玲珑心思做衣服,偏偏朴素道袍穿愣份清冷如雪般干净透彻味道。

  江言端新沏茶水门,抬便见舒云慵懒模,平日里淡漠双微微垂,比直直与人视几分缱绻温柔。

  走,扫书封面——易。

  易之一,群之首。

  接触内容。

  刚沏茶水稳稳当当放软榻旁小几,“师父,刚沏茶,您喜欢桃春。”

  舒云话本入神,留意自小徒弟又溜。

  江言乖顺跪坐软榻方,捧杯茶,一双黑珠极亮,汪黑水银,湿漉漉。

  自往抬望舒云,最无辜柔姿态,容易惹人怜惜。

  自小徒弟靠般近,书里香艳故仿佛随被。

  舒云接茶,借茶水袅袅升氤氲雾气掩住神色一抹自,手指用力将书一扣,假装自将其放一。

  “嘶。”

  茶水刚沏,滚烫温度刺激由。

  江言立马靠近,伸手将茶杯手拿,凑舒云跟焦急道,“师父?怪言,忘将茶水冷冷再端。”

  “无。”舒云摇摇,借用具身子凡人之躯,若本体别舌尖挨一,就滚烫水兜盖脸浇惧。

  江言茶杯搁置小几,凑更近,心急如焚,“师父别当,滚烫水,舌烫泡?”

  泡?

  舒云意识舌尖,一微微痛感,异物状。

  江言急疯,尾带红,怎粗心大意,连小做,安全温暖环境待久,刻紧绷心弦放松。

  手掌摁江言肩,焦急写满全脸少按,摸摸方,揉漆黑柔软。

  “,泡,自己疏忽,与无关。”

  小孩垂丧气,底纪轻,又小生活压榨之,短间内做错惶恐安。

  舒云手绕江言瘦弱肩,拍背安抚,“,……”

  自见少低垂,闪异光彩。

  果舒大最心软,展露无措怜一幕,就博注意与怜惜。

  容易安抚少,舒云捏捏江言瘦骨嶙峋肩膀脊柱,“太瘦,瞧就。”

  江言偏偏,询,“师父喜欢胖吗?”

  舒云,“自,小孩子嘛,白白胖胖谁喜欢。”

  江言垂眸,将师父话记心里。

  风府书院修气派,碧瓦朱檐,苍绿挺拔修竹环绕白墙,微风袭,竹叶簌簌响,伴随朗朗读书,颇风节。

  一貌秀丽少身青衫静静坐廊,手里捻书页静静翻,纵使被夫子赶屋外余反应,低垂眸子读书识字。

  日光朱红色栏拉长长阴影,一路斜斜蔓延,直攀少衣角才堪堪停止。

  江言谁。

  一日肯低,便一日被准许入屋内。

  书院里就读寒门子,真高门大户风子译一般另请识渊博夫子单独教授。

  读书人一身傲气,另风骨,却寒门身子傲气风骨。

  第一日见衣衫朴素又惹怒夫子,无一人搭。哪里传风舒大弟子,风子译师弟,便人陆续搭讪。

  结果察觉风公子似乎师弟极喜,先搭话人随即人走鸟散。

  此江言并意外,人心如此。

  自小长勾栏酒肆之,腌臜见,人应付。

  人,乃至风子译态度紧,而言,让舒大怜惜一才最重。

  目光扫院圭表。

  申。

  将手里书阖,工整放书箱里,屋里夫子仍讲音,背书箱外走。

  让师父久等。

  自次江言淋雨,舒云怎道风子译小心思,索性再耽误课,一申论讲行度,直接收拾走人。

  风子译虽找诚恳认错,仍按课,风子译渡劫本性格实讨人喜欢。

  “勾栏儿贱奴就使手段,背里离间舒大风少爷师徒二人,”守门小厮早就惯皮相夺人目少,管旁人劝阻,墙静静站人口,“就舒大善良人才愿意收留,弟子身份,就贱籍配踏入风府?”

  小厮越越激,方额软软搭,低垂,更觉方就算当舒大弟子内里保留奴性,欺负。

  曾心提醒江言小厮拉拉自己伴,让别话。

  “怕!哪错,就因才导致舒大风公子冷几分,长,就靠色相蛊惑人东西……”

  话音未落,便见墙人倏尔抬,漂亮睛里似平常般冷寂,望睛黑沉沉,却极侵略性,蛰伏恶犬,一旦等机就撕碎片。

  被人盯感觉让小厮汗毛直立,背当即一层薄汗。

  神持续短短一瞬,少快收视线,再。

  小厮却敢再言讥讽,刚才哪怕间短,真切实意感受悚。

  舒云走风府,江言果又乖乖等门口,叫必等停,孩子气执拗。

  见人,少漂亮黑眸亮,背书箱快走几步,熟稔伸手拉住袖角,站身。

  仰自而,黑亮睛弯弯,模温顺又乖巧“师父。”

  舒云,“走吧。”

  人并排走街道,大小身影穿青袍,江言仰住,舒云微微倾身听,远远真睦温馨。

  小厮呆滞少乖顺神情,与方才简直判若人,变脸速度简直惊人。

  少舒大身笑真切,秀美昳丽面容一子分外鲜活,仿佛副阴沉脸庞错觉一般。

  小厮咽咽唾沫,舒大温揉揉狼崽子,肯定见小子另一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