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养大反派那些年

第三章

养大反派那些年 雨落堂前 3051 2020-08-11 15:58:37

  “里书房。”

  舒云退门,露里面层层书架,数胜数书本整整齐齐摆放书架。

  推门一刻,少闻一股微弱陌生气味,干涩。震惊书房里众书籍,人世道活就最结局,书本里钱商人朝廷官员才拥高档品。

  舒云拉走案桌,伸手面宣纸,“叫名字?”

  少蹑手蹑脚靠身,怕小心碰里东西,听见舒大话,苍白手指紧紧抓住自己衣摆。

  “名字。”

  舒云研磨一停,“名字?”

  “大道父母谁,小就栖柳巷讨生活,浣纱楼里干杂活,需名字。”

  就难办,总一直呀叫吧。

  “……别称吗?就大平日里怎唤。”

  少低,黑白分明睛盯雕刻鸾鸟桌脚,音轻微:“野种,赔钱货,小偷……”

  每一词,音就低几分。

  舒云神流露一丝复杂,幼小稚嫩纪,就承受。

  “如果愿意话,帮取名字吧。”

  少抬,黑黝黝睛直勾勾,黑曜石泡水银里一般,明晃晃,亮惊人。

  “,”少第一次明确提自己法,“名字。”

  “……”

  舒云桌案铺平平整整宣纸,脑仔细构名字。

  许久,执笔沾墨纸写字。

  江言。

  少目光顺笔尖,一横一竖一撇一捺,似乎字就用炬视线勾勒而。

  “江言。”舒云落笔。

  “江水江,言语言。希望活人间如大江滔滔,河水滚滚,再碾落尘埃,卑躬屈膝,希望谨言慎行,所放所收。”

  少,啊,应该叫做江言,喜欢名字,字形状牢牢记心里。

  ,拥名字人,名姓,被赋予意。

  心里重复舒大予自己姓名意,一遍又一遍,一字差。

  舒云此刻欣赏自己书画,实话实,字意料之外写比平日里清道明韵味。

  舍张宣纸递江言,“记名字。”

  江言双手小心翼翼接,犹豫片刻,抬道:“记。”

  舒云怔,“记字怎写?”

  江言观察表情,确定。

  舒云笔塞手里,铺一张纸,“写写。”

  江言低眸昂贵宣纸,敢笔。

  舒云仿佛道顾虑,“随意写,东西风府送,值钱。”

  反用花钱。

  送,值钱。

  江言模仿舒大刚才执笔,手腕运转,笔尖宣纸滑,快写字。

  放笔退一,紧张舒大。

  舒云里滑一丝愕,江言仅写字,且运笔收笔间隐隐笔法痕迹。

  就拿字,若因少第一次用笔且腕力足,舒云觉江言一定将字写与一般无二。

  等习速度,甚至远远超当悉心教导风子译。

  偏江言抿唇紧张等话。

  露一丝笑容,由衷赞赏,“写。”

  表扬,少漂亮黑瞳里充满欣喜。

  舒云又提笔写字,名字,“再试试写一写字。”

  江言奇打量,“字念?”

  “舒云,名字。”

  舒大名字……

  江言闻言依葫芦画瓢写字,笔画流利,一气呵,仿佛字写法早就烂熟心。

  目忘,奇才。

  “江言,做徒弟吗?”

  “做奴仆,一心软收养小孩,做舒持盈门弟子。”

  江言楞原,一双漆黑双眸里透无措与茫。

  “无名无姓杂役……”

  舒云打断,“姓名,做弟子用再杂役谋生,坐而论道,而行之,生聪慧乱世谋一席之,该自甘平庸。”

  江言柔软额垂,遮挡住俊秀少漂亮眉。

  生聪慧,该自甘平庸……

  一直活乱世阴影,苟且求生少,里迸惊人光彩,“愿意舒大,做弟子。”

  所料。

  舒云勾勾唇,暗巷里险被活活打死少始终肯松口,求饶,骨子里带傲性。

  激积极求一面最,否则风子译位及人臣、功名就之,抽身离怎处置处。

  “善启蒙,风设立私塾,将送习,书房里书任观,若懂随。”

  “明日卯随一风府,再一道,一应纸笔替备,程度就自己。”

  江言突觉长期压抑身阴霾被拨,希望浓重黑云露痕迹,直觉告诉唯一真摆脱奴隶身份机,必须牢牢抓住。

  再活阴暗角落里蛇鼠抢吃食。

  次日,风子译如往一早便恭谨迎自己老师,今老师带一面色苍白男孩。

  “老师,……”

  “新招一弟子,算师弟。”

  “师弟?”

  风子译打量一番男孩,脸颊略微凹陷明显身富裕人,五官十分精致,尤其一双黑瞳,生格外漂亮。

  身穿师父款式相淡青色道袍,尺寸少人身材尺寸,怀里抱书箱,一双睛打量,安静打量。

  风子译深深皱眉,少第一面就让十分喜,愿违背老师意思,差人将突冒师弟带风私塾。

  舒云课见风子译眉心微拧,即便面刻意收敛,让人轻易法。

  猛阖书,手腕微沉暗自力,将书砸书案,“心神宁,喜形色,之教算白费。”

  风子译见一眉目冷清老师生气,赶紧身行礼,“弟子错。”

  舒云轻哼一,“未错嘴便喊错。”

  风子译垂更低。

  “罢,继续。”

  风子译捡书,恭恭敬敬递老师,再分神少,认真听课。

  另一江言跟人私塾所书院,愧当首屈一指风府,书院建设讲究,雕梁画栋,檐牙高啄。碧绿修竹绕青瓦白墙密密种,郁郁葱葱,一片绿意盎。

  里面众生,带人几步夫子交代几句,人添张书桌与蒲团,便江言位置。

  启蒙课程早几节,江言比众人度慢一大截,许字认识,其余人朗朗读书闭口言,快速将音与书本文字应。

  读书停,夫子满江言,就算风公子带人,遵守规矩,读书闭口言算怎。

  “新子,单独将篇文章朗诵一遍。”

  江言站身,捧书本照念一遍。

  夫子将手戒尺往案桌猛一拍,震方生缩缩脑敢言语,“既读,方才何哑口言?”

  江言低垂眸子,“方才。”

  “方才,就?小小纪口便扯谎,”夫子怒遏,“滚廊!认错再继续念书。”

  江言倏尔抬,一双黑沉沉睛毫示弱与夫子峙。

  “扯谎。”

  夫子见服管教,心怒火更盛,“扯谎?怎,告诉听一遍就整篇文章咬字音记吗?神童,别平阳,整大岚王朝找一。”

  夫子手持戒尺指门外,“扯谎道扯常,滚。”

  江言一言,收手书就往廊走。

  舒大惹麻烦,觉夫子与象甚远,甚至恭敬称一夫子。

  世间教者应该舒大吗?

  江言才明白舒云就舒云,此一位,无人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