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只怪宫主她过分美丽

第五十二 章:每晚求饶的不是你?

只怪宫主她过分美丽 猫芼 2265 2020-09-19 09:03:28

  从上了船之后,因为爱国晕船,阮微婳就没有出过房间门了,午饭和晚饭都是秋枝端进来吃的。

  船上的饭菜都很简单,厨子手艺也一般,爱国一点都没有吃,阮微婳也没什么胃口,简单的吃了一点果腹就叫停筷了。

  值得高兴的是,晚饭过后爱国的情况终于好了一些,如果一直这样下去的话她都要考虑下船去了。

  李瑾玄和张庭勇在下面的饭厅小酌了几杯,张庭勇见阮微婳没有下来用饭也不在意,毕竟他一个外男,也不好接触太多。

  可是也不能因此一直让人家一直单独用饭,他不是这么不明事理的人,“玄弟,以后为兄就自己单独在房间里用饭就可以了,你不用特意下来陪我用饭,既然有意陪弟妹游玩,你就趁此机会多陪陪她。”张庭勇善解人意的说道。

  李瑾玄听闻,放在筷子,端起酒杯对张庭勇说道:“既然张兄都这样说了,我也不推迟了,多谢张兄的体谅了。”不和张庭勇一起吃饭的话他也不用在这上面浪费太多的时间,毕竟需要他处理的事情太多了。

  京城虽然有宰相坐镇,但重要的事情也会传信过来,还有白乐礼那边事情的进展,不在朝堂,很多事情都分身乏术,更需要他运筹帷幄,消息的延迟他必须得提前想好下一步,花费的时间也更多,所以张庭勇既然提出来了他也就顺水推舟答应了。

  至于,张庭勇所说的陪阮微婳用饭,李瑾玄连想都没有想过。

  酒足饭饱之后,张庭勇就催李瑾玄上去陪阮微婳,他自己则摇摇晃晃的向房间走去了。

  李瑾玄陪张庭勇喝了几杯,却没有丝毫的醉意,走上楼之后站在栏杆处吹了吹晚风,转身正准备开门进屋时门却从里面打开了。

  里面的阮微婳看见是李瑾玄,语气讥讽:“呵,还真是冤家路窄了。”很显然对今早的事情还耿耿于怀。

  “哦~我们不是夫妻吗?怎么又成了冤家了?”李瑾玄笑了笑走进了屋子。

  阮微婳听闻眉尖一挑,李瑾玄路过的时候她又闻到淡淡的酒香,于是揶揄的说道:“怎么?喝了假酒了?”

  “没有,只是后来李某想了想微婳说得着实有道理,所以立马就改了。”说着坐在了椅子上,浅笑宴宴的看着阮微婳。

  阮微婳低眸,暗想本来就是李瑾玄在对她的称呼上不知所谓的坚持才引起她的好胜心,所以不断的找借口让他改口,今早还在对峙,她正燃起雄心,晚上他就自己改口了?

  “这样啊,那随便你吧。”这样的胜利,没有一丝的喜悦!

  李瑾玄听到阮微婳的回答,感觉好像根本不在意,完全无所谓的样子,这下轮到李瑾玄纳闷了。

  两人正要陷入沉默的尴尬里的时候,小豆子和秋枝一起进来了,秋枝手里还端着她特意为李瑾玄熬的汤,两人一起给阮微婳和李瑾玄行了礼。

  小豆子看着秋枝小心翼翼的端着汤的样子,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一会怀疑,一会震惊,一会不可置信,一会又摇头否定。

  李瑾玄等小豆子走到身边的时候,眼神扫了他一眼,小豆子立马端正恭敬起来。

  秋枝小心翼翼的把汤端到李瑾玄身边的桌塌上,“老爷这是太太吩咐特意给您熬的汤。”

  阮微婳一脸莫名的看着秋枝,眼里写着:我什么时候吩咐的?

  秋枝看着阮微婳,眼睛一眨,嘴里补充说道:“补汤啊,太太,您吩咐的十全大补汤!”为了提醒阮微婳,秋枝还特意加重了“十全大补汤”几个字。

  阮微婳一听,忍住马上要喷薄而出的笑意,一脸的恍然大悟,然后转头诚恳的对李瑾玄说道:“啊~是的,瞧我这记性,阿玄啊,这可是好东西,快点全都喝了吧。”阮微婳忍笑忍得声音都发颤了。

  李瑾玄看看桌子上浓浓的一碗汤,听了两人的对话还有什么不懂的,甚至举一反三的明白了那天在客栈阮微婳到底在他身上扣了什么帽子。

  男人的尊严受到了挑战,李瑾玄还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被戏弄的愤怒和难堪,可是从小接受的礼仪教导还是让他喜怒不形于色,只是声音发沉的反问道:“微婳熬这汤是什么意思?难道每晚哭着求饶的不是你?”说完一拂袖子转身进了房间。

  小豆子听着李瑾玄发寒的声音,只能深深的低着头跟着李瑾玄身后,天子一怒,伏尸百万,他现在到羡慕秋枝了,毕竟不知者不畏。

  丝毫没有感觉到李瑾玄的怒气的阮微婳脑子里只剩刚刚李瑾玄走之前说的说的那句话,一脸的不可置信,这李玄说的什么虎狼话?啊?这是一个谦谦君子能说的话吗?

  不过······她喜欢!

  秋枝听了李瑾玄的话之后满脸爆红,不仅是对这话的含义的羞涩,还有误会了自家老爷的愧疚,她端起汤碗匆忙的给阮微婳行了一礼就告退了。

  阮微婳独自一人在客厅回味了一下李瑾玄刚刚说的话,然后一脸意犹未尽的进了自己的屋子。

  爱国看见阮微婳终于进屋了眼睛闪出了强烈的八卦之光:“感觉昨晚你们发生了很多曲折离奇的故事啊~”

  阮微婳看着爱国趴在那里恹恹的,可眼生和语气又生龙活虎的,一副很震惊的样子问道:“你这该不会是回光返照了吧?”

  “不要左顾而言他,快点,老实交代!”

  阮微婳看在它是个病员的面子上,满足了它强烈的八卦之心,把昨天的事简单的讲述了一遍。

  爱国听完之后,一脸佩服的看着阮微婳,随后疑惑的问道:“你这样让别人误会李玄,他都没有什么反应的吗?”不是说一个男人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说他不行吗?

  “你刚刚不是偷听见了吗?”

  “咳咳···什么偷听,说得我贼头贼脑的,我那是光明正大的听!”

  阮微婳斜了爱国一眼,懒得跟它做口舌之争。

  “不过,李玄刚刚那句话···嗯···确实不是他正常情况下说得出来的,他如果不是真的喝了假酒的话,那就应该是被你气急了,看来这确实是一个男人最后的底线啊~狗血小说也有说得对的时候嘛!”爱国一脸的认同,毕竟它和阮微婳的情感认知全是来自手机上的小说和民间话本。

  “可是他竟然没有说最经典的那句。”

  爱国想了想,莫非是那句:女人,你在玩火!

  阮微婳和爱国不禁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里看到了跃跃欲试的雄心壮志!

  经过这件事的宫主大人发现不是清朗谦和君子形象的李玄更加的迷人,果然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啊,不愧是后世的名言金句,精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