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只怪宫主她过分美丽

第四十八章:杀意

只怪宫主她过分美丽 猫芼 1068 2020-09-15 00:27:59

  等人都上齐,小豆子和朱毅就划着浆向河中的大船驶去了。

  今日不知怎的,河面上的风刮的呼呼作响,突然一个浪头,张庭勇没有站稳向河中栽去。

  李瑾玄眼疾手快的一把抓住他:“张兄小心!”

  张庭勇压回差点跳到嗓子眼的心脏,胆战心惊的说道:“真是多亏了玄弟了,这河面上的风也太大了。”

  李瑾玄:“不过这风正好让我们扬帆,这次我们南下就能顺风顺水了。”

  “说的也是。”张庭勇重新站稳之后抬眼一看,刚刚那个浪头好像只有他差点栽到河里去,其他人好像都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就连船头一介弱女子的李玄的太太都站得四平八稳的,张庭勇瞬间觉得面子有些挂不住了,咳了咳之后才开口道:“这么大的风,弟妹还站的如此之稳,想必以前经常坐船吧?”

  第一次坐船的阮微婳听后悄悄撤了灌注在双脚的内力,她好像忘了像她这样弱柳扶风的女子应该一上船就左摇右晃,坚持几下就要倒在强壮有力的臂弯里寻求庇护,而不是像她一样站在风头浪尖上还稳如泰山。

  李瑾玄当然发现了阮微婳正在使用内力,但张庭勇这样问了,他便顺水推舟答道:“是经常坐船,所以这种风浪倒也还站的······”

  李瑾玄口中的‘稳’字还没来得及出口,就被那边阮微婳的一声惊呼打断了,两人抬头望去,只见刚刚大风大浪站在船头纹丝不动的人这会风平浪静之后反而站摇摇晃晃,马上就要掉进河里的感觉。

  “但是站久了也会像这样站不住的,那张兄我就先失陪了,你这边自己小心。”虽然知道这多半是阮微婳在演戏,但是在张庭勇面前,他也不得不走过去。

  “玄弟快去,我这刚刚是大意了,有了防备就不会像刚才那样了。”说完了还侧身给李瑾玄让了让,示意他快过去。

  李瑾玄两步走到阮微婳身边,秋枝见状就收回扶着阮微婳的手退到两人身后了,心中想着还好自己从小在河边长大,经常坐船站得稳,不然刚刚她和太太可要一起掉进河里了。

  “怎么突然就站不稳了?”刚刚早上的事情李瑾玄对阮微婳的感官不是很好,过来说话口气还有点不耐烦。

  阮微婳听这口气,帏帽下眼睛一眯,感情今天早上李玄眼睛里的嫌恶她没有看错?那她是哪里惹着他了?

  可是不管哪个点惹他不快了,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敢用这种语气对她说话,微微眯起的眼睛散发出危险的信号。

  李瑾玄突然感到一股杀气,他瞬间戒备,不过杀气转瞬即逝,之后便是阮微婳柔柔弱弱的声音响起:“阿玄,你的太太可是一个弱柳扶风的弱女子,你觉得她能一直四平八稳站在如此颠簸的船上吗?”

  这绝对是听了张庭勇和他的对话,现在反而来倒打一耙了。

  阮微婳虽然有些生气,但是感觉对方是李玄的话好像也没有那么气了,算了,生气也不能拿他怎么样,这样想的阮微婳果然心态又恢复平静了,所以李瑾玄感受到的杀意一闪而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