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只怪宫主她过分美丽

第四十四章:你家爷啊~他不!行!

只怪宫主她过分美丽 猫芼 1914 2020-09-10 15:44:41

  李瑾玄刚铺铺,门外就响敲门音。

  阮微婳乐呵呵李瑾玄铺铺,种拥奴唤婢,金尊玉贵养大少爷,结果铺床铺模。

  至少比四肢勤,五谷分自己。

  “人敲门。”李瑾玄面无表情陈述道。

  “听见呀。”

  李瑾玄继续面无表情阮微婳,大如果门就僵持荒老架势。

  阮微婳虽喜欢李瑾玄目光一直身,如果算,倒无所谓,就怕李瑾玄长间眨泪自流话就尴尬。

  画面,阮微婳连忙身门。

  ,睛干涩李瑾玄赶忙眨眨,自己板脸人威慑力,招就用招!

  “太太,饭送。”门外秋枝领小二送饭。

  阮微婳秋枝手里空,目光一秋枝身,一疑惑道:“爱呢?”

  “太太话,爱奴婢房间吃鱼呢,奴婢抱让呢。”

  阮微婳一爱吃货本质就再,一转身屋一嘱咐秋枝道:“贪玩,挺聪明,当一般宠物待,哪切莫关,随。”

  “奴婢道。”秋枝跟身准备服侍用饭。

  端菜小二阮微婳门阮微婳一,就一直低,神仙般人,一怕自己失心神,而冒犯贵人。

  小二低眉顺走餐桌,晚餐摆之,一句:“客观请慢用。”就躬身告退。

  秋枝一服侍阮微婳净手,晃一,屏风露一角被子,“哎呀,客栈怎,被子怎落?”一,一走。

  阮微婳叫住及。

  秋枝走屏风,准备弯腰捡被子,便自爷一脸神色莫名站被子旁,手里拿一枕。秋枝李瑾玄手里枕,再铺整整齐齐被子,沉默。

  阮微婳见屏风静,便走,随便找借口糊弄,歹人李玄丫鬟,总让道爷睡铺吧,李玄人面岂太面子?

  秋枝沉默半晌,电光火石之间,脸色突爆红,倏转身。

  阮微婳走身,见突转身,而且满脸通红,睛一亮“莫非李玄换衣服?”,越秋枝准备一饱福,李玄走。

  阮微婳打量一番,衣冠整齐原一套啊,神疑惑一秋枝,再李瑾玄。

  李瑾玄用比更无辜更疑惑神望。

  秋枝阮微婳李瑾玄相顾无言子,自己撞破使尴尬,悔自己鲁莽,听大户人,夫妻之间敦伦就特殊爱,必老爷就喜欢···喜欢床吧。

  特殊癖李老爷准备解释一番,就被秋枝接里话弄更加莫名其妙。

  “老爷太太,奴婢莽撞,奴婢次再敢,老爷太太房之奴婢一定守口如瓶,绝宣扬!”秋枝跪一劲认错。

  实际验,被爱带,算见识广阮微婳隐隐约约明白丫鬟。

  努力忍住马喷薄而狂笑,阮微婳尽量控制住自己表情,语气甚低落,带一忧伤道:“吧,种自己道就罢,切莫张,毕竟老爷······”

  里,阮微婳甚至语带哽咽,神泛泪幽怨一李瑾玄才继续道:“老爷痛!断尝试······嗯?懂吗?”明白估计李玄懂。

  秋枝听完置信瞪大睛一李瑾玄,,原因自己爷······行?

  晴霹雳!如何?就意味爷子嗣丰,甚至?庭如何才圆满?夫妻感情日渐消退,而宅宁,逐渐衰败?签死契人又该何何?

  阮微婳道自己稍加引导,秋枝就自行脑补。

  “老爷太太放心,奴婢一字,您先用饭,奴婢就告退。”努力找医自爷难言之隐办法,李府兴衰奉献属自己一份力量!

  秋枝最用满含鼓励又担忧情目光李瑾玄一就俯身行礼。

  李瑾玄被秋枝最一包含信息震明所背脊一凉,总感觉情生。

  “啧啧,丫鬟啊~善解人意啊~撞见自己子打铺破”

  “当傻子吗?”阮微婳感叹完就被李瑾玄寒打断。

  “···听懂?”阮微婳小心翼翼道。

  李瑾玄意明“哼!”一就饭桌走,明白,总明白一!

  阮微婳身笑直腰,毫无形象:“哈哈哈哈哈哈······”

  李瑾玄则淡定端碗,慢条斯用饭,拿筷子手指节泛白,见其用力程度!

猫芼

晚上教大儿砸背诗: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儿砸:离离原上枣,一睡一窟窿~~   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