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只怪宫主她过分美丽

第三十章:太太们的拜访

只怪宫主她过分美丽 猫芼 1339 2020-08-26 14:12:33

  清晨,阮微婳难得起来得早,用过早饭后,就去听风院门口逛了一下。

  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认认路而已。

  回到屋子里后,阮微婳就招来秋枝,让她给她的指甲重新涂个色。

  秋枝去准备东西了,也是阮微婳来的太突然了,这府里以前主子都没有一个,更别说女主子了,很多东西都要重新采购,而那些胭脂水粉是首要的,昨天阮微婳一进府,采购的人就出门了。

  阮微婳:“你说本宫主染个黑色的这么样?”

  爱国:“你要演黑山老妖吗?”

  “黑山老妖是干嘛的?听名字就感觉好丑。”阮微婳很嫌弃。

  爱国:“长得可美了(是不可能的),专门以美色勾引男子,然后吃掉他的心(反正都是她手下干的)!”

  阮微婳:“听起来不错,但是能有本宫主美吗?”

  “那肯定是没有的,宫主大人的美貌放眼天下有谁比的上?”爱国感觉阮微婳和它就像白雪公主她后妈和魔镜。

  “那就算了。”

  爱国正想说话,但看见秋枝已经端着盘子进来了,赶忙闭上了猫嘴巴,继续猫在椅子上打盹儿。

  “还望姑娘恕罪,奴才们东西准备得不是很齐全,现在也只能委屈一下姑娘了。”

  “那就先把原来的色儿祛掉,东西齐了在重新上色吧。”

  “那好的。”秋枝坐在阮微婳旁边的绣凳上,伸手轻轻把阮微婳的手托起,准备祛色。

  秋枝虽是丫鬟,但从来没有做过什么重活,对双手的保养也是非常注重的,她觉得自己的皮肤也是非常娇嫩细腻的。

  可刚刚一触碰到阮微婳的手,才知道什么叫肤如凝脂,吹弹可破。放在她手心的手宛如羊脂白玉,莹润白皙,又纤细精致,只是指甲的颜色半褪,略有瑕疵。

  秋枝小心翼翼的用药水祛掉之前涂的梨花白,在用清水仔细的清洗一遍,最后又涂上了一些护甲油。

  爱国在一边感叹到,不管在哪个朝代,化妆美容的东西都是那么齐全。

  秋枝刚收好东西出门就遇见来禀告的丫鬟,说是这条街的邻居太太们前来拜访,都已经迎进大厅坐着了。

  秋枝听完不禁皱了眉,虽说都是邻居,但也好歹提前告知一声啊,这样突然直接就上门了不是让主人措手不及吗。

  还有府内的下人也真是少了规矩,哪有主事的人都还没有只会就把人迎了进来的,这下大厅坐一屋子的客人,总不可能在让一个丫鬟去说主人不在家你们请回吧。

  秋枝心思急转,看了一眼屋内,现在也只有这个办法了,把东西递给小丫鬟,自己又转身进了屋子。

  “启禀姑娘,这条街的邻居太太们前来拜访,已经被下人们迎进了大厅,现在府里也只有姑娘能招待一下了。”说完给阮微婳行了一礼。

  阮微婳刚想说让她们走了就是,她可不想应付这些人,但是又想这样会不会败坏李玄的邻里关系啊?毕竟把人迎了进来又把人请出去多伤人面子。

  既然住在人家府上,投桃报李也得把人家的邻里关系得维护好啊。

  “那走吧。”

  一群太太们坐在客厅喝茶,看似端庄优雅,其实眼睛已经把客厅打量完了,从客厅的桌椅,再到墙上的字画,博古架上的摆件,甚至口中的茶水,桌上的糕点,太太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这李府果真不简单。

  “张太太,我们这样直接上门是不是有些不太好啊?听说有些人讲究是要递拜帖的。”

  开口的是昨晚张太太口中的软面团卢太太。

  张太太本来挺镇定的,她想着都是商户人家,就算有钱点,也不会讲究那么多,但是坐在这半天了主人也不露个面,叫她也有些忐忑了,而且看这客厅,感觉这李府也不像是普通有钱的商户人家。

  “她们家下人不是直接把我们迎进来了吗?也去只是人家有事耽搁了呢,耐心等会吧。”

  刚说完,阮微婳带着秋枝就进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