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只怪宫主她过分美丽

第二十章:上灯节,相亲节?

只怪宫主她过分美丽 猫芼 1770 2020-08-18 15:18:23

  后来医馆馆长知道阮微婳的包袱在医馆的房间里丢了,还在医馆内排查了一番,害怕是医馆内的人手脚不干净,清查无果为了表示歉意又许诺阮微婳之前给的银子用完之后也可以继续住。

  阮微婳对医馆的态度非常满意,就连帮她们锁门的小侍女也内责不已,她想小偷肯定是从她忘记关的窗户进去的。阮微婳安慰她说不是,小姑娘也不信,一个劲的掉眼泪。

  阮微婳自己虽然也是女孩,但是也见不得女孩子哭,不是什么怜香惜玉,而是莫名的烦躁。

  “那你有什么好玩的地方给我推荐的吗?我们来京城就是来玩的,现在银子也不多了,可不能说些我们去不了的地方。”阮微婳不得不屈服了没有钱的现实。

  “嗯···嗯···阮姑娘说笑了,我也去不了那些地方啊···嗝!”小侍女断断续续的回话,还打了一个哭嗝,又羞得低下了头。

  爱国趴在椅子上,倒是把小侍女的窘态看了个清楚,猫眼里都是笑意。

  “就···就明天晚上的上灯节就很好玩,到时候京城的四条大街都会挂满老百姓自制的灯笼,小商小贩沿街摆摊,到时候连城门都会通宵开着呢,游人络绎不绝,还有舞龙舞狮的呢,可热闹了。”小侍女想着那热闹的样子又忘记了哭泣,描绘的眉开眼笑的。

  阮微婳看着小侍女由哭变笑,也就因为想起了上灯节的热闹,明明也比自己小不了多少,怎么能快乐得这么简单呢?还像一个孩子,阮微婳又想了想自己的孩童时间,可能也只有蹒跚学步的时候吧。

  小侍女告退之后,爱国立马凑到阮微婳身边,“这小侍女差点把鼻涕泡哭出来,哈哈哈。”

  “本来也不是她的错,那小偷不用钥匙也进的来,也没有走窗户。”阮微婳把脚搭在椅子上,皱着眉看着自己的指甲,嫣红的颜色已经慢慢变淡了。

  “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一打开门就闻到了一股特殊的香味,很淡,只有在门口和我放包袱的这两个地方有,说明小偷只在这两个地方停留过。”

  爱国想了想自家祖宗的鼻子的灵敏,那真是堪比现代警犬,可是它不敢夸,怕被揍。

  “祖宗,您这样的天赋就应该去大理寺破案,物尽其用。”

  “你祖宗是会去干那种吃力不讨好的活的人吗?马屁已经拍在了马腿上,有什么目的赶快暴露!”

  “我想去上灯节!”爱国赶紧讨好的说道,阮微婳不爱凑热闹,肯定不会想去。

  “人太多!”

  “肯定会有好吃的,山珍海味吃多了,民间小吃也别有风味啊。而且肯定也有巧玩奇技,向来民间出高人嘛!”爱国不余遗力的劝说,这种凡人间的聚会它最喜欢了,它还没有逛过古代的展销会呢。

  “不想去。”说完阮微婳靠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不想多说的样子。

  爱国识趣的没有继续说下去,起身抖了抖毛,浑身的猫毛柔软而蓬松,就是显得更胖了,完全成了一个球。

  轻轻的从椅子跃上窗台,爱国看了看四下无人的院子,俯身一跳,身姿轻盈的落地,然后步履从容的向院子后门走去。

  李萧羽摇着扇子,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工部尚书宋府,小厮见了赶忙去通知自家公子。

  庆王妃与自家夫人是从小的手帕交,两家的孩子也是自小一起的玩伴,去彼此的府上也不用下拜帖。

  “凌瑜,凌瑜,明晚上去上灯节玩啊。”人还没进屋,声音就传了进去。

  “不行啊,我的功课没有做完。”推开的窗户边上,一清雅俊美的公子含笑说道。

  “书呆子你的功课永远做不完,这次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因为圣命难违啊。”李萧羽走近靠在窗户上,最后一句压低声音在宋凌瑜的耳边说道。

  宋凌瑜一脸的吃惊,“皇上?为什么?”。

  “你忘了上次我母妃和你母亲说的话了?”

  宋凌瑜一下子红了耳朵,“这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了,我家公主殿下想亲自见你一面就求着皇上带她出宫了,明天晚上又是上灯节,真是天赐良机啊,你去不去?”

  “这···这当然是要···去去的。”已经开始结巴了。

  “可是这样私下见面对公主名声是不是不太好?”熟读圣贤书的宋凌瑜知道这样肯定不好,但是他也忍不住想看看携手一生的人,只知道她金枝玉叶,可是性情相貌一无所知。

  “想的美,私下见面?我在旁边带给你看一眼就不错了。”李萧羽翻了一个白眼。

  “没···没,我不是那个意思。”

  “行行,一紧张就结巴这个毛病什么时候才会好,我知道你什么意思,太妃知道的,至于你母亲,你自己看要不要说吧。”说完大步流星的就走了。

  “萧羽,你不吃饭啦?”

  “吃什么饭啊,留春楼的婷婷还等着我呢。”

  “你小心王爷知道了又禁你足!”

  “所以天知地知,我知你知啊!”话还没有说完,人已经消失在了转角,可谓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宋凌瑜则是望着庭院里的一簇翠竹发起了呆,不过片刻,摇了摇头,又坐回去捧起了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