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只怪宫主她过分美丽

第十八章:宫主大人的包袱丢了

只怪宫主她过分美丽 猫芼 1633 2020-08-17 15:07:55

  待阮微婳他们用完饭出来,朱毅和小豆子已经在大厅侯着了。

  已是春末,又是一天日头最强的时候,阮微婳一出门就感觉到了热气。

  “小豆子,门角那里叫一顶软轿过来送阮姑娘回医馆。”

  吩咐完小豆子,李瑾玄转头又对阮微婳说道:“太阳这么大,阮姑娘脚又受伤了,在下叫一顶软轿送阮姑娘回去吧。”

  自从阮微婳私自叫李瑾玄‘阿玄’以后,李瑾玄对阮微婳的称呼又变成了’阮姑娘‘,这莫名的执拗甚至让阮微婳觉得李玄是在赌气示威,一本正经的有点可爱。

  “今日阿玄请客,礼尚往来改日我请,还望阿玄到时候赏脸啊。”阮微婳一身淡蓝色裙装落落大方,怀抱着爱国巧笑倩兮的对李瑾玄说道。

  李瑾玄鬼使神差的点了一下头,反应过来才想起本来这顿饭也是阮微婳要来的,这会她又请回来到底是想干什么?

  “干什么?这还不明显?她心悦你啊。”李萧羽一脸揶揄的说道。

  李瑾玄一回到李府就叫白乐礼过来议事,李萧羽则是无聊过来看看情况,结果还真来对了,看,这种情况还不得他来出谋划策吗。

  “也不能这么肯定,如果是一般女子也就罢了,可是那是天宫宫主,和朝廷分庭抗礼的天宫一宫之主,切不可草率。”白乐礼仍是不相信这件事情的背后原因如此简单,儿女情长怎比得过权利之争,家国之事。

  “我看你们就是阴谋阳谋太多了,说不定它就是如此简单呢?”

  朱毅和小豆子这种情况一般都保持沉默。

  “暂且就这样吧,小豆子准备一下等会就回宫,萧羽你在宫外多留意这宫主的情况。”李瑾玄想到时候赴约的时候就知道这宫主打的到底是什么算盘了,如果她想的真是这些风花雪月的事,他也不在她身上浪费时间了,还是要多留意长老院那边的情况。

  这边阮微婳和爱国也回到了医馆,爱国躺在椅子上,嘴里都还回味着那胭脂鱼的味道。

  “祖宗,照我两辈子的见识来看,这鱼一定非同凡响!”

  “嗯,还可以吧。”阮微婳漫不经心的回道,眼神在柜子上扫来扫去,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你在想什么呢,心不在焉的?”

  “本宫主在想接下来应该请李玄吃饭趁热打铁呢,还是先逛逛京城玩几天再去刷刷存在感。”

  “我们先玩吧,享受第一位,撩汉第二啊,万一代歌他们找来了我们就得打道回府了。”爱国想了想她家祖宗的撩汉技术,估计还不如走媒妁之言这条路,不然就直接取下眼纱以美色惑人,但是看李玄那样子也不像能被美色迷惑的,她家祖宗的撩汉之路任重而道远啊。

  阮微婳坐在窗边望了望天空,嘴里呢喃道:“这京城真的很好么?你看这一眼望出去,也就四四方方一片天。”

  “祖宗,你是不是想家了?”它家祖宗从来没有离开过天宫,离开几天就想念也是正常的。

  “不,我在告诫自己这几天我们出去玩的时候不要被这京城繁花迷了眼,因为它再鲜艳迷人,也只能在这四四方方的围墙下生活。”

  “好哲学,好深奥!”

  “我们包袱不见了,所以我们只能看,不能买了!”阮微婳扔下一个重磅消息。

  “什···什么?你不是说不会被偷吗?还说就算偷了也没命花!”爱国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它就说身家财产什么的要随身携带吧!

  “我也没想到这小偷他根本就不怕死啊。”

  “所以到底为什么他会没命花啊?你涂了毒药了?”

  “因为那些金制品上都有天宫制造四个字!”

  “???所以呢?见字就死吗?”

  “见到是天宫的东西还敢偷,他不是找死吗?”

  “祖宗,我们又不是魔教,杀人不眨眼,人家怎么会怕啊?”爱国快崩溃了,它家祖宗一下山感觉智商也‘下山’了。

  阮微婳白了爱国一眼,“凡事写有天宫制造四个字的东西偷涂有一种密料,只要放出蓉蜂就能追踪到。”

  “所以你们发明这种密料是想干嘛?追踪刺杀?”爱国满脸好奇。

  “你的关注是不是错了?再说发明这种东西肯定就是为了防止东西丢失啊,还能干嘛?”

  “切,那祖宗快把那什么蓉蜂放出来追踪啊,让我见识一下古代版的‘GPS’。”

  “我没带!”

  “······”

  “所以接下来,我们只能穷游了!”阮微婳也有点忧伤,在山下没有钱感觉寸步难行啊。

  在阮微婳和爱国在济世堂为钱忧伤的时候,办事效率极高的代歌已经把京城好玩的地方和客栈翻了个遍,再找不到人代歌就准备南下了。

  任代歌如何想也想不到自家的宫主大人竟然大摇大摆的住在济世堂里,并且还在为金钱发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