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只怪宫主她过分美丽

第十七章:‘寒酸’的请客

只怪宫主她过分美丽 猫芼 2161 2020-08-16 15:49:02

  “阮姑娘,奴才带您吧,您熟悉道。”小豆子小跑道。

  “嗯,带路吧。”

  小豆子阮微婳带京城最大一女子衣坊,里面店员掌柜女,京城小姐太太一最舒心选衣环境。里面衣服更玲琅满目,各式各挂架子任人挑选。

  一,阮微婳被掌柜亲自带楼贵宾间挑衣服,刚刚掌柜被阮微婳拿一叠银票晃花,服务及其热心周,恨钱全部捞自己兜里。

  “爷,里等阮姑娘吗。”

  “里胭脂俗粉,乌烟瘴气,爷面茶馆吧。”朱毅见一群女扎堆就怕,叽叽喳喳吵死人。

  李瑾玄赞,率先往茶馆而。

  小豆子叹一口气,皇何才皇妃哦。

  楼,掌柜吩咐店员拿店里布料最,最新设计衣阮微婳挑选。

  阮微婳站一排衣服面,素白纤细手指一一划衣裳,指尖感受布料柔软,阮微婳蒙眉尖轻蹙,衣服太一般。

  掌柜阮微婳用手摸衣服,蒙睛真见,便口道:“位姑娘,您描绘一式?”

  “用,式算,布料太普通,就件吧。”完一众衣服里挑一件云缎裁广绣裙,淡蓝颜色阮微婳宫穿鲜嫩明亮,裙底用白色丝线绣层层叠叠绽莲花,清雅又美丽。

  “姑娘真光,云缎店里最一匹,做衣师傅最,绣娘······”掌柜滔滔绝介绍一番就被阮微婳一扬手制止。

  “行,取吧。”

  待阮微婳换衣裳半辰。

  “哦嚯,祖宗,走。”

  “里,里阮姑娘。”爱刚完,就见小豆子面茶楼挥手。

  阮微婳抬一太阳,午,做一走手势,大午吃饭喝茶。

  “祖宗,外面特别舒服?”爱一门明晃晃太阳猫半眯。

  “。”太阳黑纱蒙睛,阴,挺舒服。

  “相当墨镜啊,真太才。”

  “小里人带墨镜自带气场,祖宗墨镜别人瞎。”阮微婳客气吐槽道,别道墨镜长。

  等李瑾玄阮微婳等人客满楼,宾客如云,人鼎沸。

  小二直接人带楼雅间,客人预定,小二印象深刻,仅因位客人预定间特别早,因位客人实长太,让人记忆深刻。

  此雅间内,弥漫一种名沉默气氛。

  朱毅小豆子面大堂用饭,雅间内李瑾玄阮微婳,当爱。

  爱十分庆幸自己一猫,用大堂用饭。

  阮微婳李瑾玄相而坐,一人自顾自喝茶,一人盯面人呆。淡定容喝茶当李瑾玄,呆言而喻。

  如果爱一真懂猫,自融入氛围舔舔毛啊,玩玩尾巴。啊,脑子告诉尴尬,使坐卧安,另外人入耳闻窗外境界,依旧如山。

  “喵,喵······”受氛围爱打断自祖宗神凝视。

  李瑾玄爱一,仿佛才察觉阮微婳一直子道:“脸东西?”

  “,觉长一人。”阮微婳认真道。

  爱听熟悉语气,一股详预感油而生。

  “谁?”李瑾玄挑眉。

  “······”

  “喵!”话一半被凄厉猫叫打断。

  阮微婳解爱。

  爱背李瑾玄冲阮微婳挤眉弄,一张猫脸皱一团,祖宗土味情话一定被浸猪笼!

  生活默契,阮微婳嘴“爱人”字,硬生生变“故人”。

  李瑾玄一幕里,心里愈觉猫肯定寻常,嘴里却道:“真幸,位故人······”

  “死,提罢!”阮微婳继续话题,哪里找一‘故人’。

  气氛再次变沉默,而且一尴尬。

  “客官,菜。”小二敲门提醒。

  “。”

  小二端托盘推门而,菜一盘一盘桌子摆,躬身道:“客官,您菜齐,请慢用。”

  待小二退之,阮微婳桌子央摆盘菜神,刚刚目测一,站才夹盘菜唯一荤菜。

  爱则猫爪捂脸偷笑,祖宗吃早饭五道菜,道今菜一汤感觉,体民间疾苦。

  “阿玄啊,···里···嗯遇苦难?”道宫大人第一次人话如此委婉。

  骨子里自、骄傲宫大人根本如果遇种情况最善解人意做法担心方济题,而应该闭口谈。

  李瑾玄普通男人,“里一切。”答仍容迫,甚至身阮微婳盛一碗汤,“吃饭之喝一碗汤身体。”

  “谢谢。”一切?让住医馆银子缺钱子啊,今请吃饭菜意思?

  “喵,喵。”本嫌弃菜少爱被间条鱼勾口水流,神仙鱼。

  “凌江特产,胭脂鱼,味道鲜美。”李瑾玄一介绍道,一用筷子夹一块鱼放碗里推爱面。

  爱面碗里鱼,再顾自己喝汤阮微婳,禁考虑自己次山换人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