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只怪宫主她过分美丽

第十四章:宫主她装伤失败了

只怪宫主她过分美丽 猫芼 1825 2020-08-13 12:59:19

  一路上,都是小豆子和朱毅李萧羽三人在给阮微婳普及京城有什么好吃的地方,好玩的地方,不遗余力的想把没下山见过世面的宫主大人往吃喝玩乐不务正业上领。

  阮微婳都饶有兴致的听着,谁叫她是真的没下过山见过世面呢,就是全程李瑾玄都没有说过话使得阮微婳有些遗憾,还想多聊聊增加一下感情呢。

  但是不说话只坐在马背上也是令阮微婳心情愉悦的,顾影自怜了十多年的宫主大人终于找到可以看进眼中的人了,这趟下山值了。

  众人慢悠悠终于进城的时候,都已是黄昏,城门马上就要关了。

  进城之后,直接奔医馆而去。

  李瑾玄想了想,去了济世堂,天宫名下的医馆。

  阮微婳坐在牛背上,抬头看了看医馆的名字,有一点点的熟悉,大概是因为医馆的名字大都一样吧,什么同仁堂、同济堂的。

  “你业务如此不精是怎么混到宫主的位置的?祖宗,这是你家的医馆!”爱国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怎么混到的?家中独女,顺位继承的呗!”

  “所以说家天下要不得,没有优胜劣汰,没有物竞天择,只能固步自封,再庞大的王朝也只能走向灭亡。祖宗,你得有点危机意识!”

  “如果那样长老院的人能走向灭亡,本宫主可要放三天的鞭炮!”说完跃下牛背,用手轻轻拂了拂微皱的袖口。

  “这是天宫名下的医馆,可是天朝最好的医馆,微婳进去看看吧。”

  “嗯。”

  李瑾玄吩咐朱毅和李萧羽去把马和牛安置好之后跟了进去,小豆子抱着爱国紧随其后。

  “大夫,这位姑娘伤了脚,麻烦来给她看看。”

  进了医馆大堂明亮,高堂上挂着一块匾“悬壶济世”,两边都是些整齐的药柜,正前方有一些柜台,后面坐着的是看诊的大夫。

  爱国也是第一次看见古代的医馆,感觉和现代也很像,除了没有配备现代的医疗器材还挺像现代的中医馆。

  “姑娘这边来。”看诊的大夫也是女的,这是专门为女病人准备的,可见医馆的用心。

  阮微婳跟着大夫进了一个小房间,只有一张桌子一把椅子,旁边还有一张在阮微婳看起来比凳子宽一点的床。

  “来,姑娘,坐这,把受伤的地方给我看看。”大夫声音很温和,态度也很亲切。

  阮微婳进到这个医馆到现在至少是舒适的,看来代歌把京城的医馆打理得很好。

  阮微婳微微撩起裙子,把裤腿挽起来,露出受伤的地方。

  大夫看着眼前雪白肌肤上比指甲盖大一点的青色淤青,沉默了一会,开口道:“姑娘这是撞伤的吧,没有什么大碍,擦点药就好了。”

  “可是很痛。”这么简单就打发了,那接下来她还怎么发挥?

  “呃······是哪里痛呢?”大夫继续耐心的询问。

  “那里都痛。”

  “······”

  感觉像是找茬的,但是大夫灵光一闪,想起外面和这姑娘一起来的公子。

  “那可能是有点严重,等会我给姑娘你开些益气补血的药,在拿些活血化淤的外伤药,姑娘记得按时服用。”大夫揶揄的说到。

  很明显大夫明白阮微婳的意思了,阮微婳都有些佩服这大夫的察言观色和随机应变了,想了想,聊天似得问道:“你们济世堂的大夫都像你一样聪明吗?”

  “姑娘说笑了,我哪算得上聪明,顶多是细心点罢了。”说完帮阮微婳把裤脚放了下来,顺便理好裙摆。

  “不仅聪明,还很善解人意。”阮微婳起身微微一笑,半张面容依旧风华绝代。

  大夫看得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也温温和和的笑了一下:“多谢姑娘的称赞了,姑娘长得可真是倾国倾城。”大夫也找不到什么好的词形容刚刚那一刹那的惊艳,只想得到这么一个词。

  “那我也得谢谢你。”阮微婳看见医馆这么好,里面的大夫也很合自己心意,心里还是十分高兴的。

  嘴上虽然不在意长老院,但是医馆是她祖上几代人的心血,她当然还是要守护着的。

  出了小房间,阮微婳已是愁眉苦脸的了,仿佛绝症晚期。

  “大夫说很严重。”

  “那麻烦大夫尽心医治,用最好的药,一定要给阮姑娘医好。”小豆子一听很严重,立马在旁边说道,这是为救他家皇上受的伤啊。

  李瑾玄看着阮微婳紧抿着的嘴唇,像是在忍受什么剧烈的痛苦一样,嘴角轻轻扬了一下:“微婳现在还好吧?既然这么严重,就直接在医馆住下,让大夫精心照料,这样我们也不用担心你一个人住在外面了。”

  “小豆子,你去找馆长,给微婳找一个最好的女大夫贴身照料,费用不用担心。”李瑾玄不等阮微婳开口转头就向小豆子吩咐道。

  “哎,好的,奴才马上去。”说完把爱国递给朱毅就快步离开了。

  爱国一听就知道它家祖宗翻车了,她肯定是想借着受伤住到人家家里去,哪知人家直接请她住在医馆了,爱国相信这会她祖宗肯定气坏了。

  “你可真是为我着想!”阮微婳声音愈加温柔娇媚。

  “应该的,何况这伤是为在下受的。”李瑾玄也更加的谦和有礼。

  “喵···喵···”

  “那我就先去休息了,慢走不送。”说完示意大夫抱猫,自己则转身施施然的走了,脚步稳健,身姿优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