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只怪宫主她过分美丽

第九章:皇上他被牛撞啦

只怪宫主她过分美丽 猫芼 2158 2020-08-09 10:15:04

  “祖宗你看那是什么?”爱国眼神放光的看着不远处的果林,金黄的果子挂在绿叶之间很是喜人。

  “好像是···枇杷?”放在果盘里的枇杷宫主大人见过,挂在树梢上的就不确定了。

  “是···是···就是,没错!”

  “是又怎么样?又不是你的。”宫主大人理所应该的说到,丝毫没有想到世间还有不问自取这一做法。

  “这里又没人,何况我们只摘两个润润口,你一个,我一个,大不了我们放点银子嘛。”

  银子?宫主大人解开包袱,拿出厚厚的一叠银票,“拿几张?”

  “······祖宗,您可真是我的祖宗。”爱国用猫爪挥开宫主大人的银票,在一堆金银珠宝里挑挑拣拣。

  夜明珠,夜明珠,金钗,金项链,金手镯······除了夜明珠就是金制品,造型精美,分量十足!拿出任何一件,买整个林子都还有剩!

  阮微婳看见爱国整个猫头趴在包袱里,猫脸上全是这个舍不得这个那个不行的样子,嫌弃的皱了皱眉,“你也算是我金堆玉砌的养出来的了,怎么一副小家子气,行了,就拿颗弹珠吧,这么小,放在树杈上还不知道人家主人能不能看见呢。”

  “就算白天看不见,晚上还能看不见?除非他眼瞎。”

  “那还摘不摘了。”

  “摘,多摘点!走,大黄。”

  枇杷树下,阮微婳站在大黄身上很容易就够到树梢上又大又黄的枇杷,鼻尖都是枇杷的香甜味。

  爱国把自己的包袱打开,把碗放在底下,用爪子努力的把包袱摊开一点,恨不得装下整个林子里的枇杷!

  “那边,祖宗,右手边有一个最······”

  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一声狗叫,然后是一声暴呵,“偷枇杷的贼,站住!”

  阮微婳想着自己放了一颗夜明珠在树杈上也不算偷,便淡定的重新坐下等枇杷主人过来解释一番,顺便叫他帮自己摘。

  哪知道一声狗吠之后,是此起彼伏的狗叫,而伴随着狗叫声是从四面八方奔跑而来的狗。

  大黄一下受到了惊吓,低头‘哞’一声,也立马加入奔跑大军,只不过是往反方向跑。

  突然的奔跑,阮微婳有一瞬间的失神,反应过来之后立马抱住了爱国,拉紧了套在牛脖子上的红绳,爱国则立马抱住了怀中的包袱,奈何猫爪太短,剧烈的摇晃下还是有很多的枇杷滚落下去。

  此时的官道旁,几匹马栓在树边,茅草打的棚子里坐着几个衣着平常,气质不凡的人。

  其中一人更是芝兰玉树,俊美非凡,与此地格格不入。

  “爷,你说天宫宫主会从这里出来吗?另一边也没有传来消息。”朱毅不停的望向天云山的方向,他们在这里已经‘休息’两个时辰了,老板都看了好几眼了,估计在想哪有赶路休息这么久的。

  “那边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我们这条路的机会就越大。”李萧羽摇了摇扇子,一派的风流倜傥。

  朱毅翻了翻白眼,李萧羽夏天扇扇子,大冬天的也扇扇子,这种人,神精病嘛!

  这几人显然就是微服出行的李瑾玄一行人,这条路由李瑾玄带领朱毅,小豆子和李萧羽守着。

  而另一条路则由白乐礼带人守着。

  他们原本商量着先暗中察看,但是后来又想反正双方都不认识,明着偶遇也没啥,如果能有机会说上话,打入敌人内部,这样就更能知己知彼了。

  “那爷,如果我们等会真遇见了,怎么搭话啊?”豆总管怕他们皇上没有搭讪技巧,细心的先提出来集思广益一下,省的待会搭讪失败尴尬。

  “见机行事。”四字打发。

  果然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不是有李世子吗?女人堆泡大的他肯定知道!”

  遇到自己专业领域的事,李萧羽正准备给大家仔细传授一番,突然就听到一阵阵的咚咚声,并且越来越近,甚至脚下的地都有些许的震动。

  “祖宗啊~~~怎么停下来啊~~~”爱国从来不知道牛竟然可以跑这么快。

  “马···我知道,牛···我还真不知道···”阮微婳气息有些急促,剧烈的晃动使得两鬓的头发有些散乱,蒙在眼上的纱巾还是有些遮挡视线,她一手抱着爱国,一手牵着绳子,也没空把它拿掉。

  大黄失去控制,胡乱狂奔,竟也上了官道,飞速中,阮微婳仿佛看见前面有一巨大茅草垛,她控制着大黄往那个方向冲去,想借草垛缓解冲击力让大黄停下来,这样他们也不会受伤。

  茅草屋的老板后来知道自己只是为了遮个太阳,用草扎了个帘子挂在茅草屋一侧便惹了一个飞来横祸也是后悔莫及。

  “爷,什么声音,奴才出去看看?”小豆子还向李瑾玄报备一下,而性急的和好奇心重的朱毅和李萧羽早已到路上去观望了。

  只见一阵尘土飞杨,踢踏踢踏的声音更近了,模糊中好像是一头···牛?上面还坐着一个···人?

  “什么牛这么快?”

  “应该是失控了吧,你没看到牛低头狂奔的吗?”李萧羽看热闹的说道。

  “那我们快站到边上去,发狂的牛太吓人了,估计房子都经不起他撞!”

  “看它这个方向,说不定还真的是牛背上的人想去让它撞茶棚停下来呢。”

  “啊,不会吧,我的茶棚,哎哎,牛背上的人你快停下······”同样听到声音出来看热闹的老板凄厉的挥舞双手冲越来越近的牛喊道。

  “你找死啊,牛冲过来撞到人怎么办?茶棚坏了,你叫人赔你不就好了。”李萧羽一把拉过找死的老板,他可不想英年早逝。

  刚拉过老板,一阵疾风呼啸而过,卷起漫天烟尘之后便是一声巨响!

  “噢哦,崩!”朱毅还跟激动的配了音,看热闹不嫌事大嘛。

  片刻之后······

  刚出茅草屋的豆总管还没有从一头牛从他面前飞驰而过带来的惊吓中回过神,便听见一声巨响,接着就是茅草屋在他面前倒塌的画面······

  呆楞片刻,整个官道上响起豆总管尖利刺耳却又撕心裂肺的声音:“皇桑!!”

  声音甚至变了形!

  ······

  朱毅,李萧羽:“?什么声音?喊的什么?”

  两人对视一眼,拔脚狂奔:“皇上!!!”

  旁边的老板:“?皇什么上!我的房子啊~~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