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甜甜的恋爱追着跑

第三十四章 随叫随到

甜甜的恋爱追着跑 姚四青 2320 2020-09-04 08:25:00

  江浓珊并不是个健康的人。

  她身体挺健康的,但她心理偏执,有一片不能触碰的禁地。

  从前江安之是最清楚这一点的事。

  但在阔别五年后第一次见到妹妹时,是他亲自踩进去。

  把江浓珊搅的不得安宁。

  他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人,他刚刚为之感叹的美丽,此时飞灰湮灭,只剩下破碎旳躯壳。

  “阿珊……”他想叫她的名字,卡在了喉咙里,小声的听不见。

  已经有长达十几年,她不曾这样情绪崩塌。因为在那儿之前,江安之保护着她,绝不让一个人这样伤害她。

  结果最后,也是他亲自这样伤害她。

  江安之伸手想要把江浓珊抱住,还没触碰到她,她又退后了半步。

  她在躲着他……

  江浓珊忍得太辛苦了。

  她睡不着,在江安之走后,她一睡觉就是噩梦,梦里他被枪杀,倒在血泊中。她好害怕他像爸爸一样,再也没有回来。

  后来她索性不睡了。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天花板,坐在地板上在窗前看漆黑的风景。

  她好像更痛苦了。精神总是紧绷,想睡也睡不着,脑子里一片空白……

  一阵耳鸣,她在混乱中找到自己的声音。

  “你走吧,我不想看见你。”

  每一个字都是一把刀,深深的扎进江安之心里,再猛的抽了出来。

  他不敢刺激江浓珊。

  喉咙一阵苦涩。

  “好。”

  我走。

  他回书房拿起自己的手机和车钥匙。把公寓的钥匙留在了茶几上。

  背影决绝而落寞的离开了。

  这场久别重逢,最终不欢而散。

  窗户开着,冷风夹带着雨水的气息呼呼的往屋子里吹。

  吹得人手脚冰冷。

  江浓珊枯坐在地板上,头靠在沙发上。

  脑子里一帧一帧的播放着从前的画面,那些残忍的,和那些美好的。

  只要一想到噩梦般的那个场景,她就觉得浑身颤抖,控制不住自己。

  好想见宋渊啊。

  想听他给她唱歌。

  江浓珊摸摸索索的找到了手机,拨通了宋渊的电话。

  “阿浓。”

  他磁性的嗓音总是让她安心。

  “我想见你……”嘶吼之后的声音沙哑而无力。

  电话那头顿了顿,宋渊的心沉了沉。

  “你在哪里?”

  ……

  宋渊第一次到江浓珊的公寓,没有愉悦和欢喜,而是心底一点点的刺痛和心疼,重重的大石压得他喘不过气。

  他第一次听到这么脆弱的江浓珊……

  按响门铃,在他以为她是不是在屋里睡着了的时候,门开了。

  一条窄窄的缝,刚巧露出她的一双眼睛。没有一点点光,双眸漆黑。深深望进他心里,重重的一拳打在他身上似的。

  确认是宋渊,江浓珊才打开门让他进屋。

  她走进屋,整个人蜷缩在沙发上。宋渊跟在她身后,坐在了她身边,伸手把她整个人揽进怀里,紧紧抱住。

  声音温柔,“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江浓珊不说话,只轻轻摇了摇头。

  “阿渊,能不能唱首歌给我听?”

  宋渊的手轻轻摩挲她的头发。“你想听什么?”

  “点燃黑夜。”

  “好。”

  宋渊身上还带着户外雨水的湿气,他的怀抱包裹住她却温暖至极。一点一点让她的心重新跳动。

  他俯在她耳边,歌声纯净浑厚。抚平了她浮躁而崩塌的情绪。在她抑扬顿挫之中,尝试把那些痛苦不安的回忆重新封锁在心底。

  她靠在他怀里,渐渐放松,终于让所有不安消散,沉沉的睡了过去。

  宋渊大概猜到了些什么,她这样的性格一定是从前经历过什么才会如此。江浓珊依赖着他而安心的模样,此时没能让他快乐,他反而更心疼她。

  他想看她站在顶端骄傲而美丽的模样,那才是江浓珊啊。而这个脆弱而蜷缩的姑娘,他将永远私藏她。

  即使是江浓珊睡着了,宋渊也没有松手。他就一直抱着她,让她靠在她胸口,一动不动。手臂发麻了也没有挪动。

  傍晚雨停了,空气里的凉意愈加冻人。

  江浓珊呢喃两声,睡眼惺忪的醒来。

  她轻轻动了两下,蜷缩的四肢有些僵硬了。抬眼就看见宋渊的双眼注释着自己。

  “醒了?”他的声音沙哑的不像话,还带着点瓮声瓮气的鼻音。

  “你……”江浓珊正想从他怀里钻出来,被宋渊制止住。

  “别动。”

  江浓珊一动不敢动,表情呆滞的看着他。

  宋渊眉毛微不可见的皱了皱。

  “手麻了。”

  两人僵持着姿势,大概过了两分钟,宋渊动作缓慢的抽出了手臂。

  江浓珊心里酥酥麻麻的,不是很舒服。她舒展开手脚,嘟嚷道:“你是不是傻?”

  大概是这样吹了一下午冷风,宋渊大脑又重又沉。

  他还没说话,一张口就喉咙一阵痒。

  “咳咳……”

  心一紧,江浓珊抬手摸了摸宋渊的额头。

  “好烫,宋渊你发烧了!”

  眼皮再也撑不开,宋渊彻底的晕了过去。

  身体不受控制往沙发上栽了下去。

  最后一个声音是江浓珊焦急的呼唤他。

  “阿渊!”

  这会儿宋渊的手机一声接一声的响个不停。

  江浓珊只来得及拖动宋渊的腿,把他扶在沙发上躺好。

  看了眼来电显示:熊泰。

  她认识,这是他经纪人。

  犹豫了一下,江浓珊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里声音急躁:“大少爷!还有一个小时就开始录节目了,你他妈人在哪里啊?!”

  他早就和西瓜台的唱音节目组约好了去当一期飞行导师,这会儿要录节目了。他人却没在家。熊泰简直气抖冷。

  好半天,电话那头才传来一个清冷而干净的女声:“宋渊他发烧现在晕过去了。”

  先是以为自己打错了电话,后来发现她说的是宋渊没错啊。

  “宋渊晕过去了???”

  “卧槽?!他他怎么样??哎哟,节目还是直播啊!!这他妈可怎么办???”

  饶是专业的,熊泰此刻也是急得抓头发。

  宋渊这个身体他担心,但是这个节目不可能水了人家,那播出事故还不得算在他们身上……

  电话里的女人又说话了,她倒是冷静的很:“你先别急,你先跟节目组说宋渊过不去了。我给你找个人顶替一下。宋渊我会先照顾他。”

  素未蒙面,熊泰鬼使神差的有点放心的相信了这个女人。

  “好,好吧?”

  挂了电话,江浓珊先给刘耀光打了个电话。她没记错的话,最近他是在休假的。

  果然,没响两声电话就接了。

  刘耀光吊儿郎当的声音没个正经。

  “喂?大忙人,怎么想到了给我打电话哟?”

  江浓珊现在没工夫跟他斗嘴。

  开口就把刘耀光治的死死的。

  “哥哥,帮我个忙。”

  刘耀光心里美滋滋的,哎呦喂,今天这是什么好日子~

  “行!什么忙你说!”

  江浓珊:“等会儿我给你个电话,你跟这个人联系。你现在立刻去西瓜电视台帮我录个节目。”

  刘耀光:“????”

  这已经不是忙了大小姐!他没洗澡没洗头,这是灾难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