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甜甜的恋爱追着跑

第三十三章 回来了。

甜甜的恋爱追着跑 姚四青 2111 2020-09-03 07:45:07

  回A市那天,气温转凉。

  江浓珊出酒店的时候特意套了一件衬衫外套。梳着高马尾,口罩墨镜帽子全副武装。

  金灿星鬼鬼祟祟的也戴上了口罩和帽子,只露出一双眼睛东瞧西看。

  小梦跟在两人身后拖着行李箱,这一次回A市能待三天。

  许安华起了一大早,就为了来接江浓珊。

  大概快十点,才到c市。

  接到人,许安华的目光却停留在金灿星身上。好眼熟啊……

  金灿星上了车,拉开外套露出脸。对着许安华眼睛快速眨了两下。

  “你看着我做什么呀?”

  阿珊身边的人怎么都这么奇奇怪怪的呀。

  感觉最近在哪里见过才对啊……

  因为职业,许安华对人的面貌挺敏感的。

  江浓珊指指许安华,给金灿星介绍。“这是我经纪人,许安华。叫她华姐就可以了。”

  “华姐,这是金灿星。我朋友。”

  金灿星恍然大悟,笑盈盈的看着许安华眼睛亮晶晶的。“哦~华姐好!你是不是看我漂亮,有进演艺圈的潜力呀~”

  名字也好耳熟,就是想不起来。

  这种挠着心里发痒的滋味不好受。许安华跟金灿星问候道:“你,你好。”

  车程还远,江浓珊已经打算在车里睡一觉了。

  迷迷糊糊刚见着周公,被许安华的声音给叫醒。

  “你是那个,星宿的金灿星吗?”许安华总算想起来了。

  这不是前几天看采访看到的那个星宿公司继承人吗?

  金灿星被她突然提高的音量吓到。“啊,我是……”

  许安华又问:“你不是在巴黎留学吗?”

  金灿星惊得张着嘴傻眼了。

  “你怎么知道?!”

  许安华翻出手机上的采访给她看。

  “前几天星宿时装秀,金先生宣布你成为星宿的继承人。还说你目前还在巴黎留学,要两年后才能回来。”

  金灿星:“……”

  她不敢相信的看着采访视频中,她父亲对着记者侃侃而谈。视频还放出了她的照片。她在家没有化妆,一张普普通通的素颜照。

  真想吐血。

  金灿星就要去扒拉司机放自己下车,被小梦拉住了。“没脸见人了啊……!!!”

  小梦:“金姐你冷静啊!!!”

  江浓珊安静的看完了采访,金爸这有点不太对劲。她也说不上哪里不对劲,总之他不可能会在这种场合宣布金灿星是继承人,还拿出她的照片……

  她抬眼看了看大吵大闹的金灿星,咽下了本要说出的话。

  这件事,还是问爷爷比较好。

  ……

  淅淅沥沥的雨一直下,滋润了A市干燥的空气。

  因为被父亲的采访打击的金灿星,怒气冲冲的说她要回家理论。江浓珊管不住这头倔牛,索性随她去。

  她还没跟宋渊讲自己已经回A市的事儿,打算给他一个惊喜。自打和宋渊在一起之后,她真的越来越像一个小姑娘。

  明天一早要去《洗去铅华》的宣传活动,今天她直接回了公寓休息。

  一开门,没有意料之中的灰尘迎面。干净的气息扑向了她。

  有人帮她打扫了吗?

  屋里有人走动,从书房走了出来。

  江浓珊捏紧了抓着行李箱拖杆的手,没有想到会突然这样见到这个人。

  又高了一些,比她高一个头那么高了。

  黑了,比以前还壮。黑色短袖和宽松运动短裤掩盖住肩宽窄腰的身材。

  好陌生啊……

  两个人就站在原地隔门相望。

  好半天,江浓珊才艰难的开口。

  “哥哥。”

  江安之走向她,一手拉行李箱一手牵她把她拉了进去。再反手关上门。

  江安之蹲了下来,拉着江浓珊转身反复看。“你长高了。”

  他记得以前他蹲下来,她和他一样高。这会儿他蹲下来,她都比他高了。

  江浓珊强迫自己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哥哥,你蹲着我当然高啊。”

  江安之细细查看自家妹妹。

  她一如他当年想的那样,长开之后更漂亮了。

  小姑娘寡瘦寡瘦的,这细胳膊小腿一点肉都没有。

  不满的问道:“你怎么这么瘦?有没有好好吃饭和锻炼?”

  江安之语气暴躁,江浓珊心里憋着火,不舒服到极点:“你怎么一回来就管东管西的?我哪瘦了?”

  江安之本来就是个暴脾气,在军队呆了几年,脾气更不好了。

  他站起来捏了捏江浓珊的鼻子,语气霸道:“我是你哥,怎么不能管你?”

  江浓珊不想跟他扯,坐在沙发上沉着脸。

  她想起那个神经大条的金灿星,到底什么眼神喜欢江安之?

  再大的脾气搁在江浓珊面前,江安之都怂了。

  哪能一回来就惹妹妹生气呢?

  他摸摸鼻子,把江浓珊搂进怀里。“好了好了,哥哥错了好吧?你大了,不用哥哥管了。”

  从见到江安之开始,江浓珊就堆积的情绪,突然被一句话点燃,在整个心中炸开。

  虽说不是没有别的亲人,但江安之是和她最亲的人。

  没见到还能隔着屏幕温馨,真的见到了,才知道心里的隔阂已经深不见底。

  从他走后,江浓珊就一直处于紧绷不安的神经,彻底断裂开来。

  她一把推开江安之,从他怀里挣脱站了起来。

  突然——

  “是你自己要走的!我说让你别走别走你根本不听我的!”

  “你先不想管我的!你都不要我,做什么现在又来做好哥哥说我不让你管了?!”

  她歇斯底里冲他吼叫的样子,刺痛江安之的心。

  房间里空气猛的凝固住,冰冷的渗人。像有人掐着脖子,呼吸都困难。

  江安之的心被一双手伸进来使劲捏弄,鲜血淋漓。

  “阿珊……”

  他当然记得她决定去参军的时候,江浓珊有多崩溃。

  可是后来她也同意了,他以为……

  “你在怪我吗?”

  她哪里敢怪他?失去双亲,长兄如父,她有多依赖江安之,他走的时候她就有多失望。

  江安之双手拳捏紧,指甲快要掐进了肉里。“阿珊,我只是想完成爸爸没做完的事……我以为你会懂我的。”

  提到了禁忌的人,江浓珊脑中闪过黑白凄惨的画面。她脑子疼的几度快要眩晕过去。

  她埋着头,努力压抑自己已经绷不住的痛觉。

  “你住嘴……”

  “不要提。”

  “不要提那个人。”

  江安之脖子被堵住,真的说不出话。

  从见到她开始的欣喜,此时此刻全被冻成冰,一点一点的碎成了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