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未来世界 你的男友不是人

第三十章 出来混就得讲个规矩

你的男友不是人 花中一堆粪 2313 2020-08-29 09:15:00

  杜铭空和刘晓天几人吃完饭后,本来打算去学校找赵星晗,却被刘晓天拦了下来,说要给自己介绍个朋友,杜铭空没好意思推脱,跟着他们来到了一个胡同里面。

  也不知道见什么朋友,搞得神神秘秘的,怎么还越走越没人了,刘晓天几人突然停了下来。

  “空同学对不起了,我也是被逼的,大不了回学校之后,我把倒数第一的位置让给你作为赔罪。”

  杜铭空看着面前染着绿头发的刘晓天,实在有些不解,什么被逼的,倒数第一,还可以作为礼物送给别人。

  “怎么回事啊?我没明白你说的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你得罪了什么人,反正对方势力挺大的,说要教训你一顿,我们也得罪不起。”

  刘晓天知道这样做一点儿也没面子,但是,也没办法,谁让自己的兄弟有把柄在别人手上?

  杜铭空看着几人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刚刚还欢声笑语的在一起吃饭,转脸就把自己给卖了,也许这才是现实。

  “那你们走啊,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解决。”杜铭空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他早就想明白了,平时自己不会去主动找事,但来事了自己也不会怕。

  刘晓天几个人也是也是没脸再待下去了,但是,但是对方告诉过自己,必须等他们的人来了,他才会离开。

  “怎么还不走啊?”

  “空同学,我们得等他们的人来了才可以走。”

  杜铭空走到巷子的深处,坐在一个破旧的凳子上,不再说话。

  刘晓天几人也坐在杜铭空周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一伙儿的。

  刘晓天干坐着实在尴尬,习惯性的摸了自己的绿头发,最终还是站了起来,来到杜铭空身边。

  “空同学,这次是兄弟,对不住你,下次我一定会两肋插两刀。”

  “老大是两肋插刀。”

  “去一边去,我还能不知道?”刘晓天一脚踢在王胖子的屁股上。

  杜铭空依旧没有搭话,刘晓天却一直喋喋不休。

  “空同学你到底得罪什么人了?听说对方势力还挺大,要不是我兄弟有把柄在对方手里,我肯定和你一起干他们。”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黑色的私人客车开了过来,从上面下来了七八个人,穿着流里流气的,最让人不解的是,难道现在很流行这种葬爱发型吗?

  这场面看上去怎么这么像葬爱家族线下摇头聚会啊。

  看到几个人从车上下来,刘晓天把没说完的话噎了回去,主动让出一条道来让杜铭空走了过去。

  “你还是什么人,找我有什么事?”杜铭空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为什么找自己?

  “我大哥请你过去一趟,跟我们上车吧。”几人没有多说什么,就要拉着杜铭空上车。

  杜铭空站在原地没有动。

  “你觉得凭你们几个就可以带着我吗?”放开手脚,眼前这几个人杜铭空还是可以对付的。

  “我知道你实力很强,你看一下这个,再考虑要不要上车吧。”

  几人带头的人拿出手机给杜铭空看了几张照片,杜铭空二话没说上了车。

  看着车远远的消失在视线之中,刘晓天几人才开始说话。

  “大哥不是说就教训一顿吗?怎么还带走了?不会说是吧?”

  “还不是因为你个死胖子,害得我沦为出卖兄弟,以后我这脸往哪搁呀?”刘晓天疯狂的抓着自己的头发。

  杜铭空坐在车上后,还被戴上了头套,但并没有什么卵用,杜铭空本身就可以定位,车子行驶了一个多小时,才停了下来。

  杜铭空看了一下停下来的定位,几个人带着杜铭空坐着电梯来到了地下室。

  眼罩突然被掀掉,杜铭空看着眼前景象,潮流的装饰,书架上放着各种珍藏版书籍,书桌的另一侧放着各种美酒,整体装饰很是特别。

  透过房间单向玻璃可以看到外面,下面放着很多张赌桌,赌徒们正在如痴如醉,一边手里端着红酒,另一只手则抱着一位陪玩女郎。

  虽然外面很是嘈杂,房间里面却十分安静,杜铭空一个人坐着,把他带来的那几个人站在门口,杜铭空知道他马上就会见到真正的幕后主使。

  很快房间门被打开,走进来的是两男一女,一名赤发男子抱着一个堪称尤物的女子坐了下来,女子犹如旁若无人,把手伸进男子的衣服,抚摸其胸膛。

  跟在后面的男子,穿着花式西装,戴着金边眼镜,看样子十分斯文,却时不时会看那名妩媚的女子。

  看着红发男子迟迟不说话,只是一味的和怀里的女子玩弄,杜铭空站了起来就要走。

  “你觉得你今天能走的出去吗?”红发男子终于停下手中的动作,一把将女子推到一边,从书桌里面拿出了雪茄,轻轻的将雪茄一端剪掉。

  杜铭空并没有真的要走,他还没有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怎么可能放任一个危险在自己身边?所以还是转身坐了下来。

  女子很是乖巧的帮他点着,杜铭空看着红发男子,越看越感觉有点像一个人,难道他就是?洪兴的哥哥洪卓?知道了对方的来历,杜铭空也不再犹豫。

  “你想要怎么解决你弟弟的事?”

  “我这个人呐,其实很好说话的,一般情况别人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别人。”

  “那你是打算打断我的双腿?还是让我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杜铭空很是心平气和的说着,好像这件事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一样。

  “不不不,其他事情我都可以原谅,但是我只有一个弟弟,我妈离开时,希望我可以好好照顾我弟弟,但是现在他却只能躺在床上做个植物人,这一切都因你而起。”

  “你想要保护你弟弟,我想要保护我朋友,我们都有要保护的人,怪只怪你弟弟做了不该做的事。”

  “是,我承认,是我把我弟弟给惯坏了,但是不管他有多坏,也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你今天叫我来,不会就是给我讲道理吧。”

  “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出来混都讲究个规矩,自己惹的事自己摆平,祸不及家人,今天你要是能够走出去,我们之间到此为止,但是如果走不出去,那就把命留下来吧。”

  “好,我答应你,如果今天我没能走出去,我就用这条命为我做过的事买单。”

  洪卓将手中的雪茄狠狠的摁在怀中尤物的身上,女子拼命的尖叫,却不敢反抗,直到雪茄彻底熄灭。

  杜铭空跟着洪卓走出了房间,只见洪卓拍了拍手,瞬间走进来了人,每个人手上都拿着武器,然而,正在赌博的赌徒们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这样的场面对于他们而言早就见怪不怪。

  杜铭空看着下面越来越多的打手走了进来,脸色有些难看,他妈这是彻底玩死自己的节奏,还说自己讲道理,这么多人怎么打?

  

花中一堆粪

在走投无路的时候不逼逼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么废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