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付先生亲手组cp

第四十九章 那他死了吗?

付先生亲手组cp 白色陈皮 2036 2020-09-16 00:04:23

  纪瑜抓着门把手笑着说。

  “又不是小孩子了,这还需要送吗?”

  纪瑾先是愣了下,紧接着连着说了几个‘对’。

  “那你明天小心点,记得早点去,人多的话就让付屹排队,你去阴凉的地方坐着休息会儿。”

  他的婆婆妈妈的平常的行事利索倒有些不符合。

  纪瑜看到了他眼中的失落,却不愿故作深情背着良心说一大段感人肺腑的假话,这并不像她。

  最后,她只能洒脱的拍了拍纪瑾的肩膀,带着安慰说道。

  “没关系,下次领证找你来当护法。”

  纪瑾嘴角抽了抽,语重心长的嘱咐道。

  “有些话在我面前说说就行了,别被付屹听见了,他不是我,不会包容你的脾气。”

  虽然明知纪瑾说的是实话,可纪瑜还是忍不住在心下感叹道。

  好家伙,这在损人的同时还不忘给自己的脸上贴金。

  纪瑾又嘱咐了几句生活上的小事后纪瑜便催促着他离开了。

  空洞洞的房间又剩了纪瑜一个人,漆黑一片似无尽的野兽将她层层包裹。

  次日一早,还不等定好的闹钟铃声响起。

  纪瑜便下床扯开了窗帘,来到阳台上来回转了几圈,尽情感受阳光沐浴。

  因为在前几年纪瑜便已经单独立户,所以这次登记可谓不惊动任何无关紧要的人。

  到了民政局门口,现场已经大排长龙。

  纪瑜给付屹打了个电话,对方却说还在路上。

  周围的人无一不是有爱人相伴,脸上洋溢甜蜜的笑容。

  唯独纪瑜孤身一人,站在队伍中央,茕茕孑立。

  等到前面就剩了三四个人,故事中的男主人公才款款现身。

  纪瑜的样貌本就惹了不少讨论,如今再加一个付屹,又添了些他人的艳羡。

  “抱歉,来迟了。”

  付屹的白色衬衫整齐不染,黑色的西装裤衬得双腿细长,他那平淡的语气像是在和客户客套。

  很难想象这样生疏的两人下一秒就会成为对方生命中不可磨灭的印记。

  “没关系。”

  纪瑜浅浅笑道。

  对于今天来说,他能来就已经很好了。

  至于这笔账,等到尘埃落定再和他慢慢算。

  两人一起进到里面填写了资料,递交了证明,最后又在外人的注视下宣了誓。

  拿到结婚证的那一刻,纪瑜在暗中埋怨付屹的不情愿太过溢于言表。

  而付屹却在感叹:自己的人生将会因此重新洗牌。

  出了民政局,站在阴凉庇佑的大树下,付屹把家里的钥匙交到纪瑜手上。

  “请多关照。”

  他瞥了眼纪瑜的肚子,神色不明。

  纪瑜看着他,淡淡哼出一个。

  “嗯。”

  因为付屹说自己事务所有事,所以关于戒指,婚纱照之类的事情就全权交由纪瑜处理。

  付屹的车在纪瑜的目送下开走后,纪瑜便给邵子义打了个电话。

  对方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匆匆赶来。

  看见她站在民政局的门口便疑惑问道。

  “你家不在这边啊,怎么晃到了这里。”

  “我结婚了。”

  不轻不重的四个字落到邵子义耳中,他的表情却像是被雷劈了。

  “你结婚了?”

  他怕自己听错了,便又再问了一遍。

  他不断的在心里面祈祷,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可不管再来多少遍,最终的答案只有那一个。

  “是的。”

  身为纪瑜好朋友的邵子义并没有为她找到了幸福生活的保障而恭祝道贺,而是满心满眼的说着‘你是不会得到幸福的’。

  “你怎么能结婚呢,那人是谁?”

  “就上次我在醉生梦死跟他去楼上的那个。”

  “你不是说他是你哥的朋友吗?”

  就是因为有纪瑜的这一保证,邵子义才将他列在重点怀疑对象之外。

  然而就是这样的粗心大意,给他使了一招偷梁换柱。

  纪瑜耸肩。

  “那有什么关系吗?”

  “你哥知道了?”

  “嗯。”

  这个字眼可算是戳中了邵子义的痛处。

  他这次回来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帮着兄弟看好纪瑜,看管她的情理往来。

  然而这才几个月啊,人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结了婚。

  “那你知不知道沈珺在国外想你想的都快死了?你却在国内和别人办证结婚?”

  相对于邵子义的歇斯底里,纪瑜的表现可平淡多了。

  “那他死了吗?”

  “没有。”

  “那你说个屁,要是你想帮他那就滚回国外去。”

  自己的事情不来了断,却还妄图在自己的身边安插眼线,这样的做法难道不太过弱智了吗?

  邵子义却对她这种有了新欢忘了旧爱的做法表示看不过去,忍不住为自己多年的朋友讨个公道。

  “你真要因为你那个小白脸断了我们之间的兄弟缘吗?”

  “兄弟我可以再交,男人我只要这一个。”

  其实也并不是非付屹不可,她只是想借着邵子义的嘴巴断了国外那人的念想。

  邵子义不再和她较劲,开始纠结自己的站队问题。

  跟着纪瑜秀色可餐,跟着沈珺衣食无忧。

  可他家里面又不缺钱,而纪瑜是最先向自己伸出橄榄枝的那一位······

  “想好了吗?要我还是要他?”

  纪瑜对于沈珺的感情那和纪思恬是一样一样的,只有厌恶,没有其他。

  邵子义知道没有周转的余地,却还是卖弄机灵。

  “我不能站在中立位置吗?”

  纪瑜他认识这么久,是最先照顾自己的那一位,怎么样也抛弃不了。

  可和沈珺的兄弟友情,奋战友谊他也不能够轻易舍弃。

  只求纪瑜能够给他一个一心服侍二主的机会。

  三心二意对于纪瑜来说可不是什么值得表扬亦或是提倡的恶俗。

  她拍了拍邵子义的肩膀,最是决绝。

  “那你可以滚了,我不收留战俘。”

  纪瑜说走就走,一点儿也没有停留。

  因为她深知邵子义对于自己的情谊,也有着十足的自信对于敌人的情绪把控。

  “哎,你就不能离婚吗,是不是那个男的逼你的,你给我他的电话,我去给你说。”

  归根到底,所有的错误全都被邵子义安在了付屹身上。

  若不是他的出现,事情也不会陷入僵局。

  要是他能够消失,那么一切就都不成问题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