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付先生亲手组cp

第四十八章 请你喝杯酒

付先生亲手组cp 白色陈皮 2009 2020-09-15 00:03:21

  “各位,叫纪思恬,付屹朋友。”

  先做自介绍,随怀意走方斯身,单手搁肩膀。

  诉与付屹相识相交,字字泣泪,却就敢将自己殷勤爱意公之众。

  凭反常举,纪瑜便觉定某途径道付屹方斯怀意。

  并且今晚难相聚日子一破坏。

  果其,完除感自己感人自言,纪思恬瞄准一言方斯。

  “付律师朋友,而方医生更,庆祝第一次见面,干一杯吧。”

  “意思,酒精敏喝酒。”

  方斯拒绝干净利落,一拖泥带水性格令纪瑜暗生感。

  其实并酒精敏,感方意善,愿纠缠而。

  而纪思恬却并打算就此放,而冷言冷语内涵道。

  “怎,方医生清高,愿与种人流合污?当高攀。”

  笑,寻求周围人附,却一人愿意。

  纪氏集团挂名女儿,又谁敢轻视。

  方斯抽一张纸擦擦手。

  “纪小姐笑,真擅长饮酒,改日定当门赔罪。”

  “酒精敏,信,就试试。”

  “怎?”

  方斯神微冷,找茬见少,场子故意找蠢货一。

  纪思恬歪嘴一笑,指挥跟身手方斯手按住,倒医生真酒精敏。

  “,按住,帮方医生生瞧瞧。”

  “。”

  人复,走步纪瑜便站身替方斯。

  “谁敢!”

  “纪瑜?别找。”

  纪思恬并道纪瑜方斯认识,道方斯未嫂子怕今场聚露面。

  “带人,就原原本本。”

  “人?笑。”

  一医生,倒扯关系?付屹面表自己热心肠。

  小伎俩,纪思恬早就破,当让逞。

  纪瑜耸肩。

  “信就试试。”

  纪瑜并张暴力解决题,并代表用暴力迫使别人闭嘴而达自己目。

  “行,就算方医生一面子。”

  纪思恬赶付屹离,原先计划完反而半路冒纪瑜里耗费太间。

  “等一,”纪瑜叫住落荒而逃人。

  “请方医生喝酒,朋友,代替方医生请跟班喝几杯算分吧。”

  “意思?”

  纪思恬抬手间。

  纪瑜注意神情尽人拖住。

  “一人替喝或者替喝,二选一。”

  纪思恬瞥一瓶一瓶白酒箱子里拿放桌,喉管如撕裂一般火辣辣疼。

  咽口唾沫,音沙哑。

  “如果呢?”

  “打一架,别废话。”

  敢盘逞强,纪思恬真长脑子。

  纪思恬倒退几步,意思再明显,牺牲友保全自己啊。

  一招弃车保帅损招。

  面跟班互一,随即摆摆手。

  其一跟胜券握而表平静纪瑜解释道。

  “胆固醇,喝酒。”

  原纪瑜就算,就放人走。

  “胆固醇喝,帮打120,遭遇测,就让找晦气陪葬。”

  完意所指瞟一纪思恬。

  就千钧一紧急刻,久久纪瑾付屹总算身。

  “谁气焰嚣张啊。”

  纪瑾端一杯饮料优哉游哉略纪思恬屋。

  纪瑜毫避讳。

  “妹妹,纪瑜。”

  “情,生气,”瞥一门口纪思恬:“一人必搞每次剑拔弩张。”

  完句话,场人才道面纪瑜纪堂堂明珠千金。

  “,自己找,纯犯贱。”

  纪瑜料准付屹场纪思恬顾及颜面敢大干戈,所才如此放肆。

  而付屹满口粗话纪瑜却哪哪瞧顺。

  等纪瑜纪思恬当众人面损欲哭无泪,纪瑾才记带纪思恬。

  人走,付屹便扯纪瑜楼层小角落。

  里灯,唯一照明光顶缝隙里透。

  付屹单手按身侧,身怒气滚滚,纪瑜倒言情剧‘壁咚’。

  因人身高并等,所付屹够弯腰。

  “婚姻用炫耀筹码。”

  口温热气息喷洒纪瑜脸,痒痒。

  伸手抓,却怕惊扰难亲近。

  “道。”

  纪瑜懒懒洋洋答。

  “适用注赌博。”

  就刚才,纪瑜纪思恬谈话,付屹便读懂自己争显一种争夺物品。

  “道。”

  纪瑜扯外套,用无语言劝消消气。

  结果付屹将衣服手里一扯,纪瑜便抓空。

  “明早八,民政局门口等。”

  纪瑜嘟嘴,闷闷乐。

  “道。”

  付屹拍拍刚才被纪瑜扯皱方便抛离。

  被迫委屈跟面纪瑜心暗暗誓。

  ‘付屹,日子。’

  吃晚饭,纪瑜便纪瑾护送,门口方突道。

  “明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