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付先生亲手组cp

第四十章 你姐我超勇的

付先生亲手组cp 白色陈皮 2017 2020-09-07 00:03:35

  接下来一小时的时间内,邵子义给纪瑜和宋慧相继灌了几瓶酒,而他自己楞是一口没喝。

  最后纪瑜憋不住跌跌撞撞跑去厕所趴在满是凉水的洗手台上一个劲儿的狂呕。

  结伴的几个男人从厕所出来,瞧见了纪瑜整个人吊在洗手台上,顿时放弃了洗手的念头。

  纪瑜捧了一泼凉水洗脸,好容易才压制下去的眩晕感再次加倍涌上来。

  消化不完全的酸水顺着食道涌进鼻腔,她只感觉鼻子火辣辣的疼,像是被人塞了两根辣椒,呛得眼泪直流。

  纪瑜拧开水龙头,伸头过去用嘴接了点凉水漱口。

  吐过以后,虽然感觉胀腹的感觉舒缓了许多,但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

  她摸着墙,一脚深一脚浅的回了吧台。

  也不知她是不是走错了位置,原本说要在原地等她的邵子义却怎么也找不见人影。

  纪瑜借着醉酒壮大胆子仰天大叫了几声他的名字,结果却只能被淹没在另一边活动的狂欢之下。

  四周环绕的摇滚音乐带动已经有些意识不清的纪瑜摇头晃脑,她东瞥西看寻找可以躺下来休息一会儿的落脚点。

  结果沙发没找着,却瞧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被女人包围的困境中:

  故事的主人公——付屹抓着一个酒瓶不放,神色迷茫,显然是受到了酒精的刺激。

  纪瑜实在想不到,这样一个作息规律的三好市民怎么会出现在乌烟瘴气的酒吧,还把自己给喝醉了。

  想着,她上去像赶苍蝇一样轰走了目的不同的女人。

  但是仍还是有几个钉子户强留了下来,并且以居委会大妈的身份开始盘查纪瑜的底细。

  “你谁啊你,人认识你吗?”

  “这我姐夫。”

  纪瑜顺势搂上付屹的肩。

  付屹坐在圆凳上,看着来自敌对的两个阵营因为自己争风吃醋,心里不但没有一丝暖意反而一度爬上玩味的想法。

  “那祝你和你姐夫玩的开心。”

  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咬重了‘玩’音,形同另一种嘲讽。

  纪瑜扯了扯眼皮,面露不悦。

  女人走后,纪瑜便说要带付屹回家,他醉成这个样子实在不安全。

  可对比两人走路打摆的程度,怎么看都该是纪瑜醉的多些,最后甚至企图上手去抓他的手腕。

  结果付屹一个甩手,明明也没使多大的力,纪瑜便被抛了出去。

  她用力拍了拍脸蛋,想让自己清醒。

  “走了,回家了。”

  纪瑜费力走回来推了推付屹的手臂。

  付屹斜睨一眼,指着舞池中央正在进行的比赛说道。

  “你要是能赢,我就让你带回家。”

  “那?”

  纪瑜有些迟疑,刚才在邵子义的怂恿下已经连着喝了几瓶酒,现在去指定家都回不了。

  “怎么?你不敢了?”

  付屹抻着手,眼神如狼似虎,仿佛下一秒就能将她生吞活剥了。

  暧昧的灯光打在他的侧颜,如魅似惑。

  纪瑜咽了口唾沫润润喉,也不知哪里来的狗胆,硬打肿脸充胖子。

  “废话,你姐我超勇的。”

  话音刚一落地,拿着话筒的主持人声音响起。

  “还有谁要参加的。”

  纪瑜脱掉卡其色的风衣外套,露出来的是紧身的黑色毛衣。

  “我!我!我!”

  她高举双手,外套被搭在了付屹的脸上。

  看着对方娇小身影推开挡在两侧的人形毅然奔赴战场,付屹勾了勾嘴角。

  站在人群中围观的邵子义看见纪瑜出现在和一个壮汉的喝酒比赛中,张大的嘴足足能塞下一个灯泡儿。

  “纪瑜,你不要命了,赶快过来。”

  邵子义被栏杆挡住,动弹不得。

  他深知纪瑜酒量不好,就连刚才灌酒也都是尽量悠着。

  但也不知道她自己是发了什么疯,非跑到人群中去凑热闹。

  纪瑜看见了他,却全当没有听见。

  这边主持人举着话筒要两位参赛者说最后的宣言。

  身边纹着花臂的男人拿过话筒看向等候在外的女友时是深情款款。

  “明天你下得了床我就不姓王。”

  简简单单一句话,掷地有声。

  在场的男性为这位大哥的豪言壮志纷纷鼓掌,就连不少女孩也加入其中。

  主持人笑着缓解了下气氛,接着又拿着话筒到纪瑜身边。

  “美女,有什么想跟你的同伴或对手说的吗?”

  纪瑜从主持人肩膀上方看了下一脸凶相的花臂男,觉得武力方面自己并不占优,于是便取消了这个念头。

  就在她都打算摇头拒绝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冒死前来的目的。

  于是举着话筒大吼了一声。

  “付屹,老子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是真男人。”

  这一次,鲜少听见人群中有鼓掌声。

  大家都统一而整齐的瞪大了眼,四处询问‘付屹是谁?’

  一分钟的热场过后,比赛在主持人的一声令下开始。

  开头的几杯两人速度相当,纪瑜重复着拿起杯子,喝进嘴里,立马咽下的机械动作。

  兴许是喝的太猛,中间几杯她竟然忘了该怎么咽下去。

  辛辣的酒水在她的舌尖舞蹈,是今夜第二场的狂欢。

  眼看着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被两个杯子逐渐拉开。

  纪瑜加快的手上的动作。

  杯嘴磕到牙齿的时候那是真的疼,伴随着刺耳的划拉声。

  但她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心中就只有一个信念。

  ‘我要赢。’

  其实并不是说给了付屹承诺她才如此拼尽全力,只不过纪瑜从始至终享受的是站在灯光下的追捧。

  到了最后一杯,纪瑜端起杯子将酒含在嘴里,却怎么也咽不下去。

  头晕的感觉愈加严重,周围的人影全都毫无章法的重叠在了一起。

  一会儿贴在墙上,一会儿飘在空中。

  那酒实在辣人,正当她想要吐出来拍案放弃的时候,只听得人群中传来一记厉声。

  “不准输!”

  纪瑜下意识的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

  再回过神来,主持人已经举着手宣布她是最后一个赢家。

  至于纪瑜为什么会赢?其实在她喝到中间的时候花臂男便被他的女朋友给撤走了。

  所以说如果真要走完流程,输的那人还指不定是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