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付先生亲手组cp

第三十九章 醉生梦死

付先生亲手组cp 白色陈皮 2008 2020-09-06 00:03:33

  七夕佳节在人们的欢笑打闹中放慢了脚步。

  街道上的店铺都打着回馈新老客户的幌子在门口张贴起了显眼的减价海报。

  落叶微黄,秋意渐显。

  纪瑜站在街边等待着友人的到来。

  藏在袖子底下的细带方盘名表是上周从纪瑾那里连哄带骗给抢来的。

  就在刚才五分钟不到的时间里她频频捞起袖子查看指针走向,焦虑程度可想而知。

  对面绿灯亮起,两方街道的人群整齐的对调位置。

  猛地,纪瑜肩上一沉,随之而来的就是揪心的疼。

  即便不回头,她也能够根据这手劲儿猜到那人是谁。

  “邵子义。”

  纪瑜咬着牙,活动了下头部筋骨。

  “几年没见,想哥了没。”

  男孩从侧面伸头去看她,结果被纪瑜赏了闷闷一拳。

  铆足了劲儿的一拳砸在肩上,生疼。

  邵子义捂着被砸痛的地方,紧紧皱眉。

  他不敢表现出任何的不满,因为这样只会招致纪瑜更大的仇恨。

  几年没见,他身上的少年气愈发浓重。

  浓眉大眼,唇红齿白,微笑时那一对深深的酒窝常令同班女生醉倒。

  可就是这样一张人畜无害的脸硬生生的欺骗了纪瑜三年。

  还记得刚进大学校园那会儿,邵子义总爱坐在她的身后。

  当时的邵子义瘦瘦巴巴,又黑又小,整个人跟营养不良发育不全似的。

  周围的男孩也都因为他的体型对他‘另眼相待’,第一堂课邵子义就被受到差别对待。

  后面从其他女生口中听说了他的悲惨遭遇,圣母的纪瑜便在生活方面对他多加照顾,有个什么珍馐都分他一份美味。

  久而久之,一男一女玩在了一起。

  对于纪瑜的示好,邵子义从不拒绝。

  但是每次纪瑜想要旁敲侧击套出他的家庭情况时,邵子义却最先察觉到不对劲儿,继而闭口不提。

  纪瑜只当他是不好意思,几次下来也没有再强求。

  可直到大学毕业那天拍完了毕业照,邵子义的父亲代替家族企业来对学校进行一年一度的访问。

  纪瑜这才知道,身边同行了三年的人竟然是享誉内外建材集团邵老板的独生子,他爹还加入了广大的董事会。

  那天下午,纪瑜扯着邵子义的领口站在楼梯上骂了他三个小时,期间不带一句重复的。

  然而被揭穿身份的邵子义却并没有大摆宴席纪瑜,也没有对她多年来的照顾表示感谢。

  每当纪瑜苦心寻找各种理由想让他补偿自己的精神损失时,邵子义口口声声说的都是。

  “那是我爸妈的钱,不是我的,等我有钱了再请你。”

  就因为这一句话,纪瑜等了他两年。

  “是不是几年没打你,你都皮痒痒了啊。”

  纪瑜举起手,眼看着就要再次密密麻麻的落在身上。

  求生欲极强的邵子义抓着她的手连连求饶。

  “别打了别打了,有人有人。”

  之前纪瑜一直和他纠缠,忽略了还有随邵子义同来的一个女生。

  那女孩看两人相谈甚欢,便自觉的退到一边。

  等到邵子义推她出去挡刀,这又才识时务的主动上来。

  “你好,我是邵子义的朋友,宋慧。”

  她伸出一只白净的手,表示友好。

  纪瑜二话不说,回握。

  “你好,我是邵子义的同学,纪瑜。”

  生分且带着一丝尴尬的见面邵子义的嗤笑中结束。

  宋慧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说道。

  “我去买点水。”

  纪瑜本想说不用,毕竟第一次见面,哪还能麻烦别人跑腿?

  但就在她准备开口的时候,身边的邵子义掐了一把她的手臂。

  “麻烦你了,快去快回。”

  宋慧走后,纪瑜推了一把邵子义,不满问道。

  “什么意思啊。”

  就凭他刚才的态度,只要不是个傻子就能够猜出两人的关系古怪。

  “那我爹派来监视的,你说话注意着点,小心上我家的暗杀名单。”

  “得了吧。”

  纪瑜咧着嘴,很是嫌弃。

  就仅仅是几句话的时间,宋慧便拿着三瓶矿泉水回来了。

  等人齐了,邵子义便提议吃了饭后去泡吧。

  宋慧微微点头,纪瑜不做声表示没有意见。

  在邵子义的强烈要求下,吃饭的地点选在了对面那条街的川菜馆。

  邵子义说远在他乡想的就是这一口难得的美味。

  纪瑜喝着茶水笑他矫情,宋慧不说话却一个劲儿帮他夹菜。

  邵子义也不管宋慧有没有吃上几口,自己喝饱喝足便催促着大家赶快起身。

  还大言不惭的说道:“吃那么饱干什么,等会儿不还是得吐出来?”

  纪瑜连着翻了几个白眼,就差没在宋慧面前上演一出悍妇骂街。

  到了付钱的时候,宋慧因为去洗手间没在现场,而邵子义拿着手机作出接电话的姿势走到屋外。

  没办法,账单又只得落到了纪瑜头上。

  付过钱,等到宋慧,三人结伴着前往‘醉生梦死’。

  ‘醉生梦死’是云城最大的一家酒吧,它一家独大的风姿带动了方圆十里的酒店行情。

  在午夜时分,总能够瞧见相互搀扶的各色男女晃晃悠悠的前往下一个天堂。

  其实‘醉生梦死’也有房间,只不过因为房源不足致使人客外流。

  可尽管如此,它背后的老板还是赚的盆满钵满。

  在上大学的时候,纪瑜也跟着朋友来过几次,可每每都是没喝几口便被纪瑾给逮回去了。

  时至今日,纪瑜仍是难以察觉究竟谁是自己身边的那个内鬼。

  到了酒吧门口,站在门口的安保人员先是要检查他们身上是否有携带危险物品,而后才能放行。

  人头攒动的影子在不远处浮现,纪瑜甚至能够听到伴随着摇滚乐的尖叫,响彻云霄。

  邵子义轻车熟路的领着两位女士进到里面。

  因为是七夕夜,所以这里聚集了不少自称孤单的断肠人。

  舞池正中央并没有出现纪瑜想象中群魔乱舞的景象,而是摆放了一条长桌。

  上面依次摆放着规格统一的酒杯,里面装载着各色不知名的液体。

  因为隔得太远,所以并不知道是饮料还是酒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