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付先生亲手组cp

第三十六章 高兴的太早了

付先生亲手组cp 白色陈皮 2005 2020-09-03 00:04:26

  范羽生日,纪瑜纪瑾规劝。

  刚一走大门就被场景震惊:

  数万计香槟玫瑰被堆砌华丽大花瓶里放置红毯侧。

  青翠树枝挂满计其数彩色小灯,流光溢彩。

  男女组队伍站门口迎接宾客。

  嘴里‘欢迎’免费一般,毫吝啬。

  足足一人高层蛋糕摆放院央,周围欢悦穿体贵妇太太。

  纪父忙商业友周旋,根本无视纪瑜。

  最先瞧见纪瑾。

  站人群瞩目央朝纪瑜招招手。

  身伴齐齐。

  其一男人如审视商品一般将纪瑜打量一番,最里迸射一道商人独亮光。

  “妹。”

  摸巴仰慕神情。

  身纪瑾忽略感叹,直直朝纪瑜走。

  “怎晚,穿?”

  纪瑜低身白色连衣裙,穿梭如墨一般黑夜里。

  道范羽吊唁呢。

  纪瑜舔舔嘴唇,十分无奈。

  “亏盛装席,离段间纪氏穷吗?”

  “嗯?”

  纪瑾明白意思,一便周围环境加评。

  “办啊,世纪七八十代风格比吧,谁做策划,土死。”

  纪瑾揉揉手腕,指另一交涉达人。

  “爹。”

  “别,丢人。”

  纪瑜赶忙挥手,土法就用钱摆平。

  纪瑾明纪瑜付,故意恶心人话摧毁心防线。

  “爹花话语就范羽话。”

  “花语啥?”

  “爱今生最大幸福。”

  “靠,晚饭快吐,恶心死。”

  纪瑜并抵触相爱情侣互诉甜蜜,任何美情节放一渣男贱女身就失观赏勇气。

  就纪瑜顾形象无限做各种搞笑表情,另一男人将此尽收底。

  晃晃手高脚杯,散浓厚醇香酒气随风钻肺里,醉人。

  “纪小姐,高兴认识。”

  走伸一手,彬彬礼。

  身黑色西装剪裁体,一便价格菲。

  见纪瑜面露疑惑,纪瑾难热心一站一旁帮介绍。

  “永乐产马公子,马谡。”

  纪瑜脑筋一转,人印象,仅仅关乎名字。

  记几纪瑾整商界大亨子辈用照自身行比较,寻找足,其就马谡。

  哥哥各自领域做菲绩。

  唯独小儿子马谡,取人名干人儿。

  啃老败,害几花季少女因教唆走犯罪道路。

  按缺吃穿,却偏偏诱使人心歪魔邪道。

  当纪瑜坐纪瑾旁杂,听见马谡客观评价。

  随纪瑜漫心一句话受纪瑾嘉奖。

  “该叫马谡,该叫马|逼。”

  ······

  儿,纪瑜忍住笑。

  笑,堪比明珠,璀璨夺目。

  纪瑾由此,一定记当金玉良口,心里由马谡捏一冷汗。

  纪瑜嘴巴堪比朝椒,泼辣。

  纪瑾怀疑智商用换一张嘴。

  “高兴太早,希望认识。”

  纪瑜人审度势,柿子挑软捏。

  自打次马谡醉酒驾驶兰博基尼撞墙引巨大风波,马老爷子就再幺儿抱任何期望,就连生活用度降至最低。

  若考虑生母所眷恋,马老爷子恨全世界宣告与孽子断绝血缘关系。

  反哥哥属凡,而马谡存刻提醒马老爷子族谱一污。

  或许亲情疏远令马谡意识曙光再,才急需找靠山助自己重新夺权势。

  热锅蚂蚁——马谡受眷顾巧撞范羽生日晚。

  本打算魔爪伸纪思恬,转念一,范羽虽宠,纪思恬继女,哪纪瑜牌小姐实。

  一贯昏庸色著称纪瑜居瞧。

  “······”

  场面一度尴尬,马谡失绅士风范,转纪瑾投求助目光。

  纪瑾私底做一‘OK’手势,随将纪瑜扯一。

  “妹妹就蛮横,恶意就爱朋友玩笑,马少别往心里。”

  一句‘朋友’便让马谡咽口气。

  计较吧,定被外人做小气;就此打住吧,又显太脾气。

  一之间,马谡被困纪瑾设面子与人情争夺陷阱。

  明明纪相仿,纪瑾处人情世故方面透露娴熟狡黠较之马谡简直云泥之别。

  纪瑜马谡,恨立马找洞钻。

  曝光自己族抹黑,里外讨自聪明又何必呢。

  处完马谡情绪,纪瑾便拉纪瑜屋子。

  途几代替父辈参加公子哥结伴礼貌打招呼,并且邀请参加晚结束私人聚餐,结果被纪瑾严谨绝掉。

  纪瑾拎纪瑜楼,门突记钥匙落院桌子。

  嘱咐纪瑜站原随意走,自己就。

  纪瑜当答应。

  等人一走,便始走廊闲逛。

  尽管院人鼎沸,欢笑止,纪瑜听另一方位传耳交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