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付先生亲手组cp

第三十五章 我只有你了

付先生亲手组cp 白色陈皮 2009 2020-09-02 00:03:56

  活动还没结束,陈满就带着纪瑜逃了出来。

  因为水果园里发生的插曲,所以一路上两人很少开口搭话。

  气氛不骄不躁,脚步不疾不徐。

  附着在影子上的光辉从金黄夕阳幻化为皎洁月光。

  “你不觉得我们这样很无趣吗?”

  不知不觉,他们两个已经绕着会场周围走了半个小时,太阳都已经下山了。

  “我请你去吃饭吧。”

  “不了,最近在减肥,就不奉陪了。”

  说完,纪瑜的肚子不合时宜的叫了一声。

  汽车鸣笛也掩盖不了她此刻的尴尬。

  “减肥也得吃东西,走吧,我知道河边有一家很不错的饭店。”

  说着,陈满就要过来挽她,结果被纪瑜一个闪现给躲开了。

  他悬在半空中的手是说不出的尴尬。

  最后只能收回,自然的垂在身侧。

  夜晚的江边风浪袭人,各色的灯光诱惑着男男女女相拥依偎。

  吃过晚饭的纪瑜和陈满并肩走在街边散布消食。

  一行装备齐全的骑行客从他们身边疾驰而过,陈满将纪瑜扯到里面与她对调了个位置。

  十几米远外的拐角就是分叉口。

  一边是热闹非凡的灯火夜市,一边是车马稀疏的回家之路。

  纪瑜原本计划在此分道扬镳,可陈满出言打乱了她接下来的流程。

  “能陪我去买个东西吗?”

  陈满看着她,深深恳切。

  本想着拒绝,但还是应了一声。

  “嗯。”

  陈满将纪瑜护在里面,嘴里念念有词。

  “我妈妈下个月的生日,我想来看看有没有适合送她的礼物。”

  纪瑜并没有听进去,却还是一个劲儿的附和。

  “是啊,应该的。”

  突然,陈满停下脚步,一动不动。

  “你是女孩子,比我懂这些,能帮我看看吗?”

  对于别人提出的帮忙申请,纪瑜自然是想也没想就拒绝。

  “我?我不行的。”

  虽然她平时大部分的精力都花在了打扮自己,但是对于这么大的年龄差异,怎么摸得准人家的喜好?

  “没事的,就随便看看。”

  陈满硬拽着他进了一家饰品店,还没等纪瑜站定就听得一声呼唤,连名带姓。

  “纪瑜?”

  “纪瑾?”

  四目相对,很是尴尬。

  陈满和纪瑾身边的纪思恬打了个招呼,开始责怪自己的时运不济,这样都能撞在一起。

  “你在这里干嘛?”

  纪瑜厉声问道,像极了在街上抓住老公出轨的绝望主妇。

  纪瑾不是个爱逛街的人,好几次纪瑜都以各种诱人的条件相逼,他却久久不肯屈服。

  她实在想不到究竟是谁的面子那么大,竟能让这尊大佛搬出受人供奉的庙宇。

  “逛街啊。”

  纪瑾将手里的闹钟放在货架上。

  上一秒还在嬉笑打闹的人群下一秒便逃之夭夭。

  沉寂了许久的尘土再次飞扬起来。

  “对了,范姨周末的生日,到时候记得回来参加。”

  “你出来逛街就是为了给她买生日礼物?”

  纪思恬在场,纪瑾不好做过多的表露,只能“嗯”了一声。

  “我就不去了,看见你们一大家子人我就倒胃口。”

  此刻,纪瑜对于纪瑾或多或少有些失望。

  然而纪思恬却在外人面前忍不下这口气,朝着纪瑜吼道。

  “你别不识抬举。”

  造成纪瑜心情低落的罪魁祸首就在眼前,她居然还大言不惭妄图对自己进行说教。

  纪思恬顾及形象,纪瑜可不怕,反正她在外人眼中早就已经没有脸了。

  “抬你妈的棺,明知道说不过我还上赶着来找骂,纪思恬我看你有病,就是发贱。”

  人都说‘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这纪思恬是脑瘫没错了,被纪瑜当众摆谱下不来台那么多次,还敢上前挑战极限。

  真不知道她是鱼的记忆忘掉了呢,还是脸皮太厚习惯了。

  “你说什么!!”

  陈满还在场她就像个泼妇一样辱骂自己,纪思恬上去就要抓她的头发,结果被挡在中间的纪瑾给拦住了。

  见三人乱作一团,纪瑜什么也没说就要离开。

  走到街边正打算打车的时候,纪瑾上来扯住了她的手腕。

  “你听我跟你解释。”

  他这个妹妹偏激的很,自从母亲去世她对于纪瑾的态度格外看重。

  只要他稍稍表现出不耐烦,纪瑜便会像一根焉了的茄子。

  久而久之,纪瑾只能时时刻刻照顾她的情绪,渐渐地,这种行为已经深入骨髓,再想拆除已经无能为力。

  “我不听。”

  纪瑜完美的演绎了刁蛮女主的一套行为准则。

  对于别人的解释选择拒绝,回到家后自己窝在沙发上一边擦着鼻涕一边向老天控诉‘他终究是不爱我’。

  “咱们能不能像个正常人说话。”

  白天处理完公司的事情本想着跟纪思恬出来逛街能轻松些,可谁想到竟然被纪瑜给撞见了。

  这可真叫纪瑾一个头两个大。

  “我拒绝与你沟通。”

  在纪瑜心中下意识的认定纪瑾已经背叛了自己,所以无论他作何解释,自己都能够找到歪理完全推翻。

  “我就做个表面功夫,又没怎么样。”

  “之前我求你那么久你都不肯答应,她才说了几句你就应允了啊。”

  纪瑾的双标行为令纪瑜心理很不是滋味。

  “不就是逛街吗,之后我有空赔给你不就行了吗?”

  也不知道她这个年纪的女生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整天勾心斗角闹得家里面鸡飞狗跳,最后还是受罪的他来收拾残局。

  “这不是逛不逛街的问题,我妈死了,我爸又不要我了,我只有你了。”

  自打知道纪思恬是纪父的亲生女儿,纪瑜就不再对那个家抱有任何的希望。

  她想要的,可以要的,就只有填塞着罪恶和欲望的金钱了。

  原生家庭带给纪瑜的伤害如同嵌在骨肉里的铁块,稍稍提及,便是痛彻心扉的绝望。

  纪瑾的眸子沉了沉,冰冷的手抚上她的脸颊,淡淡说道。

  “我知道啊,我也就只有你了。”

  纪瑾能够体谅她在孤独边缘来回试探的心情,也愿意用自己的包容继续迁就下去。

  只因为他们是血浓于水的亲兄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