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付先生亲手组cp

第三十章 就是年轻

付先生亲手组cp 白色陈皮 2024 2020-08-28 00:04:43

  纪瑾捡起一个草莓递到她嘴边。

  纪瑜张口便尝到了酸涩甜蜜的美味。

  “陈满呢,他没跟着你吗?”

  纪瑾往她身后看去,入眼的就只有一张张陌生的面孔。

  “我趁着他不注意跑出来了。”

  在见到纪瑾之前,纪瑜后面一直跟着一个陈满,怎么甩也甩不掉。

  后面趁着他去买水的空隙,纪瑜这才逃脱。

  “你那么害怕他干嘛,我看他挺喜欢你的。”

  “你滚吧,他是我学长。”

  这话要是放在平时,纪瑜定然不会反驳,反而还会以此来彰显自己魅力十足。

  但是所有的条件附加在陈满身上就变了味。

  不知从何时开始,她就发自心底对他产生抵触的情绪。

  “学长怎么了,我看他条件不错,要不你努力努力,没准就成了。”

  纪瑜举起拳头作出出击的姿势,示意对方要再不闭嘴就会遭受性命之忧。

  纪瑜这样的抗拒纪瑾已经好久没见了,想来也是奇怪。

  “哎,是不是春心萌动了,怕控制不住内心的躁动。”

  纪瑾龇牙咧嘴表示心中的好奇,纪瑜瘪了瘪嘴,说道。

  “方斯知道你是这样一个屌丝吗?”

  尽管他在外人面前伪装的再好,西装加身,书香熏陶。

  但在纪瑜心中他就是一个只会窝在家里,一边抠脚一边打游戏的极端宅男。

  “行,好心当作驴肝肺,我看你最后靠什么嫁出去。”

  “谢谢关心,也没什么资本,就是年轻貌美。”

  “呵~”

  纪瑾翻了个白眼,扔了一个草莓进嘴里。

  在他离开没到几秒的时间,陈满又贴了过来,这一次他的手上还多了一个用柳条编织的草环。

  一到纪瑜身边,他便将视若珍宝的草环往外一递。

  “给你。”

  他的眼里闪烁着希望的光芒。

  纪瑜不忍拒绝便接过来套在了胳膊上。

  “手给我。”

  “嗯?”

  纪瑜还没弄清楚情况便被他扯住了右手,好好的一个头冠被三两下临时改编成了手环。

  他手上的温度正毫无隔阂的感染着纪瑜。

  “这是我的小时候学的,出去找你的时候看见掉落的柳枝便按照记忆中的样子弄了一个。”

  “哈哈,你真心灵手巧。”

  纪瑜将自己的手从他手里抽了回来。

  陈满看着她,神色犹豫。

  “你很怕我?”

  “没有,怎么会。”

  纪瑜拖长了尾音,所以这句话在外人听来像极了心虚的掩饰。

  “外面有卖风筝的,我带你去放风筝吧。”

  陈满还记得上学那会儿,纪瑜总爱在放假的时候带着一帮朋友去到空旷的地方放风筝。

  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还保持着原来的爱好。

  “不了,”纪瑜挂着礼貌的微笑:“我已经不适合玩那些了。”

  “纪瑜,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

  “没有啊。”

  之所以有这么大的转变纯属因为那天在面馆前发生的尴尬事。

  打那以后纪瑜每次看到陈满,糟心的回忆都会如潮水般涌来。

  所以为了让自己好受些,她决心避着陈满,所谓‘眼不见心不烦’。

  “你是因为那天我让你去当诱饵的事情闷闷不乐?”

  “没有。”

  那天的事情早已经被纪瑜抛之脑后,失败的行动只会加深她对林白的憎恶和亲眼看他受到制裁的决心。

  “那就还是在为我没有去医院看你耿耿于怀?”

  “不是。”

  其实对方来不来她都无所谓,在医院那段时间纪瑜整天吃吃喝喝根本就没记起还有个陈满。

  “那你到底为什么要躲着我?”

  任凭陈满抓心挠肝想了几天几夜都没个确切的答案,好不容易提出的假设还没验证就被扼杀在摇篮。

  “因为吃饭那天你的帮助令我无地自容,我一想起你就会感叹自己的愚蠢,这个回答你满意了吗?”

  “我和你哥是朋友,你把我当成他不就行了吗,为什么非得把事情弄得这样尴尬呢?”

  在大庭广众之下和她争得面红耳赤不是陈满的本意,但是他一激动就控制不住自己的音量。

  周围人好奇这边的情况便纷纷转头看了过来。

  “我哥只有纪瑾,你这个想法根本不切实际。”

  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终究是外人,纪瑜始终坚信,无端的殷切都是建立在有利可图上面。

  见陈满垂眼,纪瑜意识到该是跑路的时候。

  “我去趟洗手间。”

  说完这句话,她几步并作一步逃离了事发现场,留陈满在原地纠结事情该如何进行。

  虽然去洗手间只是一个借口,但是纪瑜觉得都在门口了,不做点什么也是白来一趟,思来想去最后到洗手台洗了个手。

  就在她抬头对照镜中的自己整理仪容的时候,猛地瞟见从身后走过的两人。

  从穿着到身高,纪瑜认定了那是付屹和纪思恬。

  在纪瑜的固有印象中,纪思恬和付屹很少开口搭话,就连见面也只是用微笑作为回应。

  虽然纪思恬一往情深,但耐不住付屹缺心眼一心扑在了方斯身上,毫无可趁之机。

  然而上次偷听得知方斯的冷漠决绝伤透了付屹的心,这纪思恬该不会是趁虚而入想要一举拿下吧。

  想到这儿,纪瑜甩干了手上的水赶忙跟了上去。

  也不知这两人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说话的地点都悬在了厕所旁边。

  厕所旁边的杂草无人清理,受到天地精华滋养的它们肆无忌惮的疯长。

  纪瑜小心翼翼的穿梭在其中,没有任何防护的小腿被迫融入一根根带着齿边的野草垂涎自己肌肤的狂欢。

  没走几步,被绿意掩盖住的肌肤已经微微泛红,并且伴着难以遏制的痛痒。

  纪瑜弯腰去抓,手上黏糊糊的一片。

  她拿起来一看,发现手上零星的点着几处血迹。

  而这时候,那边的人已经结束了谈话。

  纪瑜意识到情况不对劲再想逃跑,却已经来不及。

  看不清形势的草丛形成了天然的捕捉陷阱,纪瑜就是那备受瞩目的猎物。

  脚下的草根不知何时成了死结,每走一步都有跌倒丢人的面子危机。

  她左右来回跳跃的笨拙身影像极了抱着蜜罐憨态可掬的灰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