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付先生亲手组cp

第二十八章 显而易‘贱’

付先生亲手组cp 白色陈皮 2066 2020-08-26 00:03:38

  “纪瑜你要不要脸。”

  纪思恬上去把她从椅子上拽下来,撒泼耍赖的无理取闹像极了捉奸现场。

  纪瑜光着一只脚站在地板上,寒冰入骨,阵阵幽凉。

  她伸出一只手指向打算置身事外的付屹,冷声问道。

  “我怎么了,这是你的人吗?”

  没有哪个姑娘会在心爱的男子面前张牙舞爪,纪思恬自然也是如此。

  尽管心里憋着一团无名的火,但她还是尽量维持自己不堪一击的体面。

  “这是公司,作为公司的一份子我自然要负责清理门户。”

  “清理门户?你是打算以什么身份呢。”

  虽然纪瑜的身量不如纪思恬高挑,可自带睥睨一切的风气就令在场的观众无地自容。

  付屹站在一边,抬手看了眼表盘。

  这场可有可无的家庭大戏已经耗费了他太多的时间,要是纪瑾再不出现把控局面,他就要回家了。

  对于纪瑜的质问,纪思恬并不打算回应。

  她虽然行事冲动,可也知道要是被外人得知自己是纪父早年在外出轨留下的私生女。

  不但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良好形象毁于一旦,就连公司的股票也会陷入危机。

  纪思恬决心不理闲言碎语。

  她保留多年最后用来翻盘的筹码绝对不会因为对方三言两语的挑拨而公诸于世。

  很显然,纪瑜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

  不然她也不会每次踩在纪思恬的底线反复试探,却又在濒危时刻全身而退。

  “就你这样的人一看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纪瑜挑眉,字字针对纪思恬。

  这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穿透层层障碍准确无误的落到每个人耳畔。

  “为什么呢?”

  刚刚开完会回来的纪瑾还未敛去职场上的锋芒。

  围在门口的员工自觉让出一条路。

  纪瑾单手解开西装外套的扣子,有质感的纯白衬衫显露无疑。

  纪瑜光着脚坐到本该纪瑾休息的椅子上,从桌上捡起一支深蓝色钢笔随意把玩。

  屋外的众人都吊着一口气看她怎么回答。

  纪瑜瞥了一眼脸色煞白的纪思恬,红唇轻启。

  “因为,显而易······贱哪。”

  有关‘贱’的吐字发音,纪瑜加重了语气,像是强调一般。

  说完,还不等其他人作出反应,她自己倒先忍不住笑了出来。

  银铃般的笑声听在纪思恬耳中很不是滋味。

  她垂摆双侧的拳头一次次紧捏。

  纪瑜的放肆加深了纪思恬对于纪瑾的疑惑,感觉他像是知道一切,并且选择在无形之中主导着全局。

  他毫无理由的包容无疑是深深击中了纪思恬脆弱敏感的神经,她不知道该把他排在家人的行列还是就此设下防备。

  “纪瑜!”

  纪瑾怒喝了一声。

  “你懂不懂得尊重别人?同样是女孩,你怎么就不肯嘴下留情呢?”

  纪瑾在外人面前给她难堪的叛家行为自然是引得纪瑜极为不满。

  她猛地一拍桌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纪瑾,卖我求荣,我恨透了你。”

  不到亲眼见证,付屹实在难以想象这个词还可以这样千变万化。

  身后晚来的吃瓜群众将他从里面扯了出去。

  付屹被迫担当人肉记录仪,将事情的起因发展又跟他们详细讲了一遍。

  等到付屹再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经吵得差不多了。

  然而战争的硝烟并没有退散,火药味反而愈演愈烈。

  纪瑜坐在凳子上,桀骜的痞样像极了读书时候班上为虎作伥的不良学生。

  而身为家长的纪瑾因为管教不住,外套都被气的脱掉扔在了地上。

  难以想象,这样一个大公司的两位接班人会因为芝麻绿豆大点的小事争得面红耳赤。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经受过良好教育的纪瑾会有用武力制服暴乱的冲动。

  “吵完了吗?吵完了就说事吧。”

  前来善后的付屹打着哈切拉开一个椅子坐下。

  裤腿笔挺的双腿交叠在一起,放置于膝头的左手颀长纤细,白皙分明。

  纪瑾俯身将地上的外套捡起,在空中用力抖了几下。

  细小的灰尘从中飞舞而出,漫漫翩翩。

  “云城边水果采摘园里的草莓熟了,要不这周我们去耍耍?”

  纪思恬和纪瑜先后表示没有意见。

  到付屹这边却临时卡壳了。

  纪瑜看得出他是想要拒绝,但是又不好驳了对方的雅兴,正想着一套委婉的说辞呢。

  纪瑾也知道他不爱凑热闹,于是便摆出一个不容得拒绝的条件。

  “到时候方斯也会跟着去,人多热闹嘛。”

  这句话可谓一击中的,精准打到付屹的软肋。

  只见他的眸子先是一亮,灿若星河在那一刻都失去了颜色。

  然而,这份惊人意料的美丽却并没有持续多久,随后便是永无休止的黯淡下去。

  “算了,我就不去了。”

  他淡淡的说着,语气中充满了无可奈何的妥协。

  那时的付屹,褪去了引以为豪的骄傲,纪瑜看见的是一个怅然失意的天涯人。

  不过她转念一想,求爱被拒的又不是自己,何必跟着感伤?

  不能感同身受的伤春悲秋都是无病呻吟。

  “说不定这次有改变呢?”

  纪瑾拍着付屹的肩,宽慰他放开些,太过死缠烂打是没有好结果的。

  付屹嘴角浮上一丝苦笑,不明真相的纪思恬醉倒在他无心展露的忧郁中。

  就这样,中间出现了几次小插曲的春游在口头上敲定下来。

  晚归的纪瑜是被纪瑾给开车送回家的。

  脱离了其余两人眼线的戏精兄妹去火锅店吃了个饱,而后才又踏着月色漫步在车辆穿行的阑珊大道。

  前脚还在众人表演面前针锋相对的后一秒开始夸赞起对方的演技。

  “没看出来你表演细胞还挺活跃啊,放古代那绝对是一个祸害贵妃娘娘的一把手啊。”

  看惯了宫斗剧,熟知了纪瑾调侃语气的纪瑜忍不住开口为自己辩解。

  “帮她们脱离苦海你说我祸害?”

  纪瑾好不容易使劲浑身解数昧着良心来夸她,结果对方反倒狗咬吕洞宾挑三拣四。

  想到自己付诸东流的努力,他忍不住扼腕叹息。

  “行行行,我收回我那不成熟的偏见,就你这小脑发育不健全的样子,放古代如果没了皇帝的青睐,那活不过第一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