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付先生亲手组cp

第二十七章 二女争一夫

付先生亲手组cp 白色陈皮 2022 2020-08-25 00:03:23

  纪瑜有些懵,开始翻找司机的信息和车牌号。

  而这时候,在原地等了好久的‘真’司机迟迟看不到纪瑜的人影便给她打了个电话。

  纪瑜接听后顿时失去了胃口,香蕉吃在嘴里,甜甜的;尴尬浮在脸上,烫烫的。

  她张了张口,话到嘴边像是包着一团火,不知是该喷出去,还是咽回去。

  “师傅,对不起我上错车了。”

  说完这句话,她的脸像是被人用开水烫过一般,尖锐刺痛。

  司机挥挥手。

  纪瑜连连道歉,最后几乎是连滚带爬的逃离了那辆车。

  原来她从一开始就上错了车,但她不是没有对照车牌号,只不过两辆车除了地域不同,其他一模一样,包括车标。

  到了报社的时候,她再一次不负众望的迟到了。

  为着一个几百块的全勤,上一次她雨中出行,摔断手臂;这一次又上错了车,丢人至极。

  都说雨后能见彩虹,可纪瑜已经风风雨雨过了23年,怎么就是不见晴呢。

  她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陷入无尽的冥想。

  打印完资料的陈满回到位看见了正托着下巴发呆的纪瑜,便从背后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想什么呢?”

  “呵呵”纪瑜干笑两声,侧身避开他的视线:“没想什么。”

  跟在陈满的手下后,一切事情都有他打包全办,纪瑜的生活再次回归到以前的浑水摸鱼。

  到了快下班的时候,纪瑾打来电话要纪瑜去公司找他一趟,有重要的事情商议。

  纪瑜因为没有自己开车,所以处处不方便。

  在街边等车的时候陈满好心发问需不需载她一程,结果纪瑜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出租开到公司楼下,纪瑜一打开车门就瞧见同样从车上下来的付屹。

  她想也没想就几步跟了上去。

  “付律师,好巧啊。”

  自从经历过上次的偷听小插曲,两人之间的氛围就不甚明朗。

  纪瑜有心调节矛盾,只不过付屹的表现却不大积极。

  他翻了翻眼皮,像是没看见一般,径直走进电梯。

  纪瑜脚跟脚的走在他后面,发汗的手心拽着衣角来回揉搓。

  “都下班了还来公司,是不是文件上出了什么问题啊。”

  纪瑜望着他,眉梢带喜。

  极富感染力的微笑像是冬日里难见的暖阳。

  “你希望出什么问题。”

  付屹挺直了背,斜眼看向站在右下角的人影,脸上写满了应对的敷衍。

  “呵呵,没事就好。”

  她微微侧身,转到付屹看不见的位置翻了一个白眼。

  纪瑜为着自己的自讨没趣作出忏悔,要是时间能够重置,她定然不会嘴贱。

  因为付屹的冷场,电梯里的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下班准备回家的员工看见里面站着的纪瑜就都纷纷作鸟兽散了,待到这一轮电梯合上才又聚在一起七嘴八舌。

  “她怎么来公司了,还连带着付律师。”

  “兴许是在路上碰见了吧。”

  “我看不是,上次就有传言说她送付屹来的公司,这两人关系绝对不一般。”

  “嘿嘿嘿,是新一轮的家庭伦理大戏要上演了吗?”

  ······

  公司里面有关纪思恬和付屹的绯闻传的沸沸扬扬,在众人的心里早已经为两人的关系签证画押。

  可后面又突然蹦出一个和纪思恬相看两厌的纪瑜。

  纪瑜的刁蛮任性,嚣张跋扈是远近闻名,经她染指过的男孩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前车之鉴就有设计部的小王,因为和老板的女儿谈了一场恋爱,好不容易求来的饭碗就此打翻。

  还有公关部的小郑,一表人才风度翩翩,是多少女孩渴望触碰的梦中偶像,就因为沉迷情爱被逼得连夜卷铺盖走人。

  虽然有过‘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千古名句,但是基于对未来生活的考量,纪瑜这朵黑牡丹至今没有人敢摘下。

  尽管大家表面上没有明说,可私底下已经开始对纪瑜的终身大事下注。

  纪思恬常年混迹于同事之中,加之平时还会请大家出去吃饭,拉拢人心的套路令纪瑜望尘莫及。

  对于和付屹的桃色新闻,她的回答总是模棱两可给出错误诱导。

  久而久之大家也就默认了他们俩之间不同于常人的暧昧。

  为了攀上这个老板继女的大腿,他们总是时不时的为纪思恬‘无偿’提供付屹的最新消息,当然包括去向往来。

  当天纪瑜和付屹的同屏出现自然成了近段时间最具含金量的爆料。

  纪思恬收到眼线发来的第一手消息便推掉了下班后的聚餐,直愣愣的冲向纪瑾的办公室。

  结果门还没进去就被里外几层的围观群众堵住了去路。

  纪思恬随手抓了一个凑热闹的吃瓜群众问道。

  “纪瑜和付屹是不是在里面?”

  路人点头。

  “刚才纪小姐摔倒了,是付律师扶她到办公室的。”

  纪思恬憋着的一团怒火肉眼可见,她抓着路人的手在不经意间加大了力度。

  “以后不准叫她纪小姐。”

  “知道了。”

  纪思恬甩开她的手,艰难的推开挡在面前的路障。

  门被打开,里面的情形映入众人眼帘。

  纪瑜坐在凳子上晃着腿,眉眼带笑。

  半蹲在面前的男人正小心翼翼的帮她揉脚。

  注意到屋外的响动,纪瑜抬头,如同宣誓一般把脚放在付屹的腿上。

  她的脸上毫无痛苦的神色,表现出来的虚伪都是假装。

  就在纪瑜和楞在门口的纪思恬进行眼神交战的时刻,付屹加重了手上的力度。

  那酸爽,像是被人用剪刀把脚筋挑断,若是有投胎重来的机会,她恨不得原地去世。

  霎时,纪瑜面部表情不受控制的拧在一起。

  0、01秒后,她意识到自己的表现太过反常。

  环视一周,发现门外的吃瓜群众也都面露疑惑。

  “你弄疼我了。”

  纪瑜故作娇嗔道。

  这一句话,击中的不仅仅是纪思恬幼小的心脏。

  连带着半跪在地上的付屹嘴角也不受控制的抽搐。

  在场的吃瓜群众无一不是庆幸自己谎称加班留了下来,不然哪能看到这么精彩,名为‘二女争一夫’的家庭大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