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付先生亲手组cp

第二十四章 吃饱了撑的

付先生亲手组cp 白色陈皮 2021 2020-08-22 00:04:25

  “一,二,三······”

  最后一个数字恰如其分的落到了纪瑾身上。

  “八。”

  他的食指与拇指齐齐分开,作出一个类似于手枪的手势顶在纪瑾的脑门上。

  “这已经是你第二次从我手上抢人了。”

  虽然不明白他们之间有什么过节,可纪瑜耐不住被人拯救,决心自己寻找一条出路。

  于是她趁着周围人都在看好戏的时候悄悄从两个壮汉身边挪走。

  原以为自己天衣无缝的计划正在神不知鬼不觉的进行,可后来的一个男人毫无征兆的一脚揣在了纪瑜的腰上。

  0·01秒后,哀嚎遍野。

  林白的手一颤,明显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叫给吓到。

  “要死啊。”

  他偏头咒骂了一句。

  纪瑜眉头紧拧,面容惨淡。

  要是她一早知道腰伤复发生不如死,就该让林白一早杀了自己。

  “纪瑜!”

  纪瑾推开挡路的林白匆匆跑过去给她松绑。

  被抱在怀里的纪瑜嗅到安全的气息恨不得立马昏睡过去,只可惜纪瑾一直拍着脸蛋要她清醒。

  她无力的眨巴着眼,眼看就要不久于世,嘴里突然蹦出两句不合时宜的玩笑话。

  “你要是再拍,我就要碎了。”

  “我带你回家。”

  “嗯。”

  无论何时何地,只要纪瑾出现她就能够卸下所有的防备。

  纪瑾抱着她起身走到门口的位置,已经到屋里坐着的林白开口喊了一句。

  “喂。”

  纪瑾停下脚,却并没有回头。

  “看好你的妹妹,下次我可不会让她这么清清白白的回去。”

  林白的劝告是最后一份通牒,他的纪瑾的仇可不会这么轻易翻篇。

  两人走后,林白的脸色立刻阴沉下来,握着先前被纪瑜扔出去的U盘冷声问道。

  “刚才是谁踹的?”

  一个身材魁梧,相貌硬朗的男人上前一步走出。

  “是我。”

  他直着背,丝毫不畏对方寒冰密布的冷峻眼神。

  林白嘴角带笑绕着他转了几圈,最后抬脚朝着他腿上一脚踹去,先前累计的情绪都在这一刻爆发开来。

  “你吃饱了撑的啊。”

  林白神色骇人,嘴上功夫丝毫不逊纪瑜。

  “你把她踢残废了最后掏钱摆平的还得是我,你存心想让我死是不是。”

  想到自家二货头头先前的所作所为,壮汉手下不满的小声嘟囔。

  “那你刚才还让我们把她的手打断。”

  林白语塞,竟忘了这一茬。

  要是他当众说明只是恐吓对方,那想必以后的威严定是不好树立。

  思来想去,斟酌再三后,他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把锅推给纪瑾。

  “我那不是料到她哥会出来吗,你以为我都跟你们一样愣头愣脑的。”

  这样说来既能够显得自己预知未来,掌控局势游刃有余,更能够解了众人认为自己能力不够的信誉危机,岂不美哉?

  “大哥真是好计策。”

  身后的小弟纷纷点头附和,一时之间人们竟从林白的身上看出了‘王者霸气’。

  纪瑾把纪瑜抱到车上后,另一边的陈满才匆匆赶了过了。

  “这是怎么了?”

  微弱的电筒光晃到了纪瑜的眼睛,她感到不适便闭上了眼。

  “刚才被踢了一脚,没什么大事,你先开车回去吧,注意安全。”

  纪瑾的语气平淡到令当事人纪瑜误以为他们谈论的是一根贱草的死活。

  她虚弱的躺在副驾驶位上,半眯着眼。

  想要透过小小一条缝隙窥探到外面大大的世界。

  “好,那有事给我打电话。”

  陈满扣着背包匆匆离去。

  纪瑜乘坐的汽车行驶在空空荡荡的马路上,发动机轰轰作响的吵闹惊扰了整夜寂寥。

  “你怎么会在这里?”

  以往这个时候纪瑾应该在办公室里面和他的美女秘书打情骂俏,谁能想到他会驱车几百公里来救自己这样一个碍眼货。

  一提起这个纪瑾的语气便是满满的恶意。

  “要不是有陈满提前报备,我都不知道该去哪里给你收尸。”

  纪瑜嘟着嘴,来回调整舒适的坐姿。

  “我在想是不是该把你嫁出去了。”

  他握着方向盘眼神专注,表情并不同以往说玩笑话的时候。

  “可以啊,我未来的老公得是高学历,长得帅,家财万贯,嫁过去不用劳动只管吃喝玩乐的那种。”

  纪瑜看向窗外,忆起多年前由美梦和泡沫编织的愿景。

  就在周围小伙伴都有了独立人格准备长大以后脱离家庭独创一番大事业的时候,她却想做一只生活在都市城堡的闲云野鹤。

  每天黄昏时起,晨醒时睡,恣意生活,快哉人生。

  纪瑾听到她这不切实际的幻想后当下翻了个白眼。

  “你是双一流大学毕业,在外留学归国的才女吗?”

  想着自己在众多含金量十足的国家证书中间无法立足的大学毕业证,纪瑜摇摇头。

  “不是啊。”

  “那你是囊括多个选美奖项的泳装小姐吗?”

  虽然之前纪瑜有想过参加选美比赛,可因为报名手续的问题,她最后就只的了一个大学校花的头衔。

  纪瑜再次摇头:“不是啊。”

  “那你就是出身书香世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大家闺秀了?”

  有关文绉绉的事情她想当然的就表示否定。

  “不是啊。”

  不过琴棋书画她虽然不上道,可说学逗唱她还是入得了门的。

  然而纪瑾并没有注意到她这儿冒起的小小骄傲,直接一盆冷水抨击了她的懒怠思想。

  “那你说个屁,就你这样能嫁出去就谢天谢地吧,还挑呢。”

  对于亲哥的忠心劝告,纪瑜却不以为然。

  她始终坚信‘有志者事竟成’,只要拜的神够多,那总有一天会梦想成真。

  简短的伤及亲情的聊天过后,两人再次陷入了无尽的沉默。

  夜色愈浓,天气渐凉。

  纪瑜关掉车窗缩在驾驶位上独赏腰伤带来的疼痛。

  她焦虑着自己该如何尽早嫁出去结束辛苦赚钱的悲惨生活。

  而身边的纪瑾也有着同样的迫切:

  如何不遗余力的将这个赔钱货转赠出去似乎已经成了不可忽视的重要话题。

  滚滚车轮驶过,留下的印子是月亮的赔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