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付先生亲手组cp

第十九章 回归本我

付先生亲手组cp 白色陈皮 2029 2020-08-17 00:03:00

  “你看出来了?”

  车辆来往的大道,人形穿梭。

  纪瑾的疑惑却没有随着此起彼伏的鸣笛淹没在茫茫灯火中。

  “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and,你们这三角恋的关系也太恶俗了吧。”

  纪瑜双手环在胸前半靠在车上,斜眼看向车窗里的人影。

  纪瑾一愣,望着她。

  “你知道的太多了。”

  纪瑜耸肩,一脸的无所谓。

  “我回去了,明天记得给我打电话。”

  “嗯。”

  繁星洒满大道,纪瑾看向人潮涌动的街角陷入了沉思。

  第二天一早,还没等纪瑾前来接人纪瑜便在家做好的完全的准备。

  纪瑾开车到小区门口的时候纪瑜都已经在路边供人休息的长椅上坐了有十几分钟。

  看见熟悉的车型她招了招手。

  汽车驶近,坐在驾驶位上的纪瑾摇下车窗,看着已经从凳子上站起身并摆出跃跃欲试姿态的纪瑜。

  她穿着一件纯白的露腰短T,下身搭配了一件宽松的阔腿牛仔裤,脚踩一双平底运动鞋。

  别的不说,单单是那顶反扣在头上的墨绿色棒球帽就足够引人注目。

  “你倒是勤快。”

  纪瑾坐在位置上注视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从她走近拉开车门,再到关好门窗,视线一刻也没从她头上的那顶帽子上离开过。

  “过奖。”

  斑驳的阳光穿透偶有间隙的林叶如神明降世笼罩着前行中的车辆。

  纪瑜看着一尘不变的的街道心中有感,顺手拿出手机拍了一张。

  纪瑾在等红灯的时刻才突然意识到当天是工作日,顺嘴问了一句坐在后座的人。

  “你们报社放假吗?”

  “没啊,只不过上午有空我就请了个假,下午还得接待个新同事。”

  后面的一排车辆等得心慌连连按喇叭,人行道上的过路者一个接着一个慢悠悠的不停。

  纪瑾找准时机踩下油门往另一条路上开去,离远了喧嚣的十字路口。

  “你那个朋友是你的同学吗?”

  “算是吧。”

  对方的含糊应答令纪瑜不由得想起当初纪瑾在家族中流传的不灭神话。

  纪瑾成绩优异,自小就展现出了不同于常人的一面,加之他懂得察言观色所以更能够在人际交往之中处于不败之地。

  正是因为这些,他在读书期间利用休息时间在家自学,从而在期末的校考中取得了不菲的成绩。

  后面他又主动向校方申请跳级,每每都被应允,这种条件在九年制义务教育当中无异于特殊优待。

  每到一个新的班级他都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和同班男生处成过命的交情,同时也不忘撩拨几个春心萌动的小女孩。

  作为他的妹妹,纪瑜自然受尽了多方照顾。

  就算后面纪瑾提早毕业离开,可她身边还是不乏狗腿献殷勤的男男女女。

  到了约定好见面的茶馆,一个穿着深蓝色旗袍的标志店员面带微笑将两人引进提早定好的包间。

  ‘友来茶馆’坐落在湿地公园附近,从纪瑜所坐的位置向窗外望去正好能够瞧见波光粼粼的湖面。

  微风轻拂,泛起阵阵涟漪。

  在湖边打闹嬉笑的大人孩童不在少数,也有牵着宠物出来遛弯的闲云野鹤。

  小小的一方角落蕴含了快餐社会中的慢态度。

  就在纪瑜托着下巴靠在墙边欣赏窗外美景的时候,门口的珠帘因为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她抬眼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穿着运动套衫的男人,青春洋溢。

  男人先是朝着纪瑜笑了笑,两个酒窝深邃。

  而后才又和纪瑾打招呼。

  随着公道杯中的浓郁茶汤缓缓流入摆放一侧的品茗杯,纪瑜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面前的两个男人相谈甚欢,纪瑾不时的看向坐在对面的纪瑜。

  陈满顺着他的眼神看过来,正对上了纪瑜清澈的眼底。

  “纪瑜现在应该已经研究生毕业了吧。”

  他端起已经移到面前的杯子,先是放在鼻尖闻了几秒,而后才又将杯口送到嘴边。

  “大学毕业有几年了。”

  “哦~”

  他拖长了尾音,每说一句话都要用着一种审视的目光看向坐在对面的纪瑜。

  “出国几年回来,没想到你都长这么大了。”

  对方如同长辈口语的关照令纪瑜只能干笑。

  “再也不是当初那个一和我对视就会脸红的小姑娘了。”

  纪瑜在心底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这都多少年前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他怎么还能拿出来说呢。

  “对了,听你哥说现在你也是记者了?”

  他的眼光不怀好意,每每看见都会令纪瑜联想到逢年过节七大姑八大姨问起自己成绩时的场景,邪恶且八卦。

  她端起面前的茶杯一饮而尽,缓缓说道。

  “嗯,我在云城日报工作。”

  陈满咻的眼前一亮,好似就在等着她说这一句话。

  “巧了,我刚好要去那里任职,要不你以后就跟在我的手下吧。”

  “哈?”

  纪瑜一头雾水,一直在旁边看戏的纪瑾也忍不住进来掺和一脚。

  “陈满不久前获得了普利策奖,之前又作为国家地理杂志的专栏作家接受了新闻采访,跟着他绝对没错。”

  纪瑜看向颇为自豪的当事人,瑟瑟发问。

  “普利策?你确定你还是中国人?”

  陈满抱臂后仰靠在了椅背上。

  “当然。”

  “可你都有这样的成绩了,怎么还屈尊呆在云城呢?”

  纪瑜扪心自问,她不是一个爱八卦的人,可她八卦起来就不是人。

  面前多年未见的学长身上涌动着太多的谜团,有数不胜数的秘密等着她去发掘。

  “因为,想回归本我。”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像是浓缩了多种场景下的荣誉发言。

  纪瑜感觉当下的情形似曾相识,却总是难以和其他的思绪分辨来开,直到当晚回家躺在床上,她才猛地记起。

  这不就是那些所谓的成功人士面对记者的提问信口拈来的一句随意说辞吗?

  正所谓山珍海味吃多了弄点清淡的素雅小菜来改善胃口。

  而对方无论如何纪瑜这种人却都只有旁观的份,因为只有站在顶峰的强者才有资格高谈阔论,即便是违心或者粉饰表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