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付先生亲手组cp

第十七章 这样都没摔

付先生亲手组cp 白色陈皮 2052 2020-08-15 00:01:47

  “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

  付屹摸出上衣内衬口袋里的烟盒给保安大叔顺了一杆。

  “行吧行吧,快走吧。”

  他两根手指夹着香烟,挥了挥手。

  付屹给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叫她出去等自己。

  纪瑜被隔绝在燥热少人的阳台上静思冥想。

  天色渐晚,不少下课的学生嘴里说着‘借过’来来往往穿梭在人群之中。

  付屹拉开办公室的门走了出来,整个人神清气爽,周身上下散发着沁人的幽香。

  “送你回家?”

  他脸上勾着笑,心情不错。

  纪瑜不答,反问道。

  “你有车?”

  “嗯。”

  付屹将钥匙拿在手上,下了楼。他昂首阔步在前面带路,纪瑜一路小跑累得气喘吁吁。

  眼看时间紧迫,他加快了脚步,也不管身后的纪瑜是否跟着上。

  快到校门口,前面的人影忽的停下脚步,紧跟其后的纪瑜没刹住,朝着他的方向冲去。

  付屹右眼一跳,微微侧身。

  纪瑜跑过他的身旁向前踉跄了几步,险些摔在地上。

  “不错嘛,这样都没摔。”

  他翻了翻眼皮,也不正眼瞧纪瑜。

  只管拿着手机查看是否有最新消息,另一只手顺带揉了揉太阳穴。

  “你哥让我带你去吃饭。”

  付屹淡淡开口,话里听不出丝毫的情绪。

  “没关系,送我回去就行。”

  他的嘴角抽了抽,像是在对女孩的自信进行着无声的抗议。

  “我想是你误会了,你哥也会到场,所以到时候你就跟着他回去。”

  “哦。”纪瑜抿着嘴,表情呆滞可爱。

  男人无意间瞥见却也只是斜了斜嘴角。

  纪瑾把见面的地点约在了火锅店,虽说平时两兄妹都对火锅情有独钟,可像纪瑾那种一周非得吃一次的人才也确实少见。

  付屹找了个靠窗的四人座位,两两相对。

  座位的后面都有一堵及肩的隔板作为靠背。

  纪瑜和付屹朝面而坐,在她专心回复好友消息的时候,殊不知一只罪恶的小手悄悄靠近了她的耳朵。

  一秒过后,伴随着纪瑜响彻云霄的尖叫,付屹的嘴角挂起一丝好看的弧度。

  坐在对面的他目睹了整件惨案的发生:

  纪瑜低着头安分守己,身后那桌两岁大的小孩站在母亲的腿上向后望,兴许是觉得纪瑜的耳饰精致好看,便伸出手去抓。

  虽然纪瑜因为脖子酸痛偏头躲过一劫,但是小孩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

  根根刺痛传遍头皮,更比针扎。

  纪瑜的头发本就不多,出了这档子事简直是雪上加霜。

  小孩的妈妈抓住孩子的手疾言厉色,小孩因为受到了惊吓抓得愈发紧迫。

  多次怒吼无果,家中的大人们便团团围过来硬掰小孩的手。

  纪瑜被他们困在中间像是动物园供人观赏的猴子。

  几分钟的两方坚持,几个大人硬是拿一个小孩没有办法。

  不少路过凑热闹的人规劝纪瑜把头发剪掉算了。

  小孩的父母有些动摇,开始询问纪瑜的意见。

  可纪瑜说什么也不会让他们得逞。

  明明不是她的错最后却因为罪犯年纪尚小还得受害人承担后果,这就是现世社会最严重的不平等对待。

  也不知周围人是抱着报复社会还是单纯捉弄她的心理,你一拳我一脚的上手帮忙。

  几番争执最后的结果是小孩不但不松手,纪瑜的头发还硬生生的被一群人扯下来一揪。

  小孩仰天撒泼,哭声依旧,掉在纪瑜手背上的眼泪不仅仅代表了她的伤感,更加承载了自己的命运多舛。

  一直在旁边静观其变的付屹见纪瑜在众人的推搡下渐渐红了眼眶。

  他想了几秒,最后还是钻进人群中将小孩抱在自己的怀里,像摸自家小奶猫一样揉了揉她肉嘟嘟的小蛮腰。

  小孩满脸的泪痕还没干,却又看着近在咫尺的付屹傻笑。

  她收回手,掌心放在付屹的两颊用力拍了拍。

  尽管付屹白皙的脸蛋已经微微泛红,却还是耐着性子逗怀中的小孩开心。

  脱离了魔爪的纪瑜伸手抚上已经被扯得发麻的头皮,鼻头一酸。

  带着朋友前来纪瑾瞧见周围人都聚在了一堆,就她一个落单在外,不免得有些好奇。

  “怎么了?”

  他推了推纪瑜的手臂。

  “我的头发,掉了。”

  纪瑜将小心收集起来的发丝捧在掌心,双手微微颤颤。

  纪瑾看后,一脸的无语。

  “多大的事,到时候去植发不就行了吗,你们女生不就爱折腾这些吗?”

  说着,他往身边的人看了一眼,纪瑜跟着他的视线看去。

  意识到有来自不同的目光聚集在自己身上,方斯只是腼腆的笑了下,并未给出口头上的回应。

  “纪小姐的手臂怎么样了?”

  方斯看着她,嘴角挂有淡淡的笑意。

  按理说医生都该日理万机,可她居然还记得纪瑜的病历和身份,属实令人感动。

  “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谢谢方医生关心。”

  “你是纪瑾的妹妹,自然也是我的朋友,若是以后还有什么事情,尽管来医院找我,我给你开后门。”

  纪瑜面上虽然笑着道谢,可私底下也忍不住吐槽一句。

  ‘医院开后门,只怕到时候我无福消受啊。’

  方斯不同于其他稍稍有成绩便作出一副趾高气昂的卑鄙小人。

  她虽算不上绝世倾城,但胜在五官端正,萦身而绕的是发自骨子里的书卷气。

  因为早前她有从纪瑾的口中得知纪瑜的知识储备不大可观,所以每说一句话都再三斟酌,尽量不让对方有落败感。

  另一边,付屹主动提出帮着小孩的父母照看孩子,但是方斯和纪瑾结伴前来他急着去露个面打招呼。

  思来想去,最后出现在三人面前的是一个抱着孩子的付屹。

  他单手托住孩子的动作极为娴熟,宛如一位尽责的在职奶爸。

  纪瑾瞪大了眼,指了指纪瑜,转而又指了指付屹,愣愣问道。

  “你们俩,趁着我们不在的时候干了什么?”

  纪瑜走进里面的位置坐下后开口说了几个字。

  “强|奸罪按法当诛。”

  方斯坐在她的身边随后也添了句。

  “拐卖儿童当庭处死。”

  “你认为他作为一个律师,敢犯哪一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