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付先生亲手组cp

第十五章 你是开出租的?

付先生亲手组cp 白色陈皮 2039 2020-08-13 00:04:18

  趁乱脱离了那两人独自行动的纪瑜本想找一个背光的位置休息一会儿。

  可是路过一排排认真复习的稚嫩面孔时却无心注意到其中掺杂着的熟悉身影。

  要怪就怪对方长得太高,这样都能够被自己注意到。

  又或者说这就是命中注定的安排,缘分来了挡都挡不住。

  付屹认真对照手上新接的案例和书本上的有何不同,然而纪瑜就在这个时候坐在了他的对面。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付屹合上书,从旁边放了好几本的书堆中随意抽出一本摆在了手边。

  铃声响起,不少坐在纪瑜附近的学生合上做了一半的习题,收拾好东西装进背包快步离开。

  纪瑜双手撑在桌边,敲了敲桌面。

  “付律师,好巧啊。”

  付屹并未抬头,指节分明的右手拿着价值不菲的钢笔在做工精细的笔记本上写写画画。

  “你坐在对面看了我十几分钟,最后强行来个‘好巧’,不觉得太刻意了吗,纪小姐。”

  “你看出来了!”

  纪瑜说这话并不是疑问,而是谴责。

  言外之意就是‘都看见我了怎么不礼貌性的打个招呼呢,非要我主动吗’?

  “看了那么久,在看什么?”

  “看你好看。”

  纪瑜眉眼带笑,然而付屹并不会被她人畜无害的目光打动。

  他合上钢笔,望着窗外蓬勃而张扬的绿意长舒一口气。

  “你在家都是这么和长辈说话的吗?”

  “什么?”

  纪瑜不明白他的意思,皱紧眉头。

  “我和你哥是同辈,你是他的妹妹,自然也该懂得礼仪尊卑。”

  她的欲望直勾勾的挂在脸上,没有一丝遮掩的痕迹,看得付屹是心里直发慌。

  纪瑜从对方的眼神中读懂了抗拒,想必是自己的那位好哥哥又在背后散布着不实谣言。

  “放心,我对你没有非分之想,只是觉得之前的态度不大友善,你愿意赏个脸和我吃一顿晚饭吗。”

  “好意我心领了,只不过我手头上的事情还多,就不奉陪了。”

  纪瑜笑着被他拒绝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总有一天这些记在心中的恩怨,她都要加倍讨回来。

  “行。”

  纪瑜也去拿了一本法律相关的书,结果看了几页困意便涌上心头。

  她极力的撑着眼皮,但最终还是双双失守。

  坐在对面的付屹看着她在半个小时的时间内连打了十几个哈切。

  和困意抗争了五分钟不到便缴械投降,不由得对她产生了鄙视的心理。

  纪瑜虽然睡过去,但还是有基本的意识。

  她用双手撑住下巴,营造出一幅自己正在感受书卷氛围的美意诗篇,周围稍稍一有动静,她便强迫自己睁开眼。

  结果对面的人根本没有朝她看过来,纪瑜再次提着心陷入无尽的昏迷。

  第一次,她迷迷糊糊睁开眼,对面的人影朦朦胧胧看不真切;

  第二次,她半虚着眼瞧向对面,知觉告诉她那人准是付屹没错;

  第三次,她猛地从梦中惊醒,对面却换成了素不相识的陌生面孔。

  纪瑜揉着发痛的脸颊看向周围,然而付屹的身影无迹可寻。

  她的面前不知何时垫起了厚厚的几本书,想必刚才睡觉都是枕在这上面。

  “同学不好意思问一下,之前坐在我对面的人你看见过吗?”

  “哦~”男孩的表情显然对付屹了如指掌。

  “你说的是付屹付老师吧。”

  “他是这个学校的老师?”

  纪瑜的惊讶不言而喻,就差没当场惊呼。

  “不是,他只是帮着他的导师有空带带研究生,是个半吊子老师。”

  纪瑜拍拍胸口,如劫后余生。

  “那他去哪儿了你知道吗?”

  男孩摇头:“他是十几分钟前走的,当时你还在睡觉。”

  本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可哪想到在外人眼中只不过是个笑话。

  “那这些书是他的吗?”

  要是对方点头,那么付屹在纪瑜心中的形象就会好上一丢丢,所以他的一字一句都是至关重要的回答。

  男孩再次摇头,并且说了一句直戳心窝子的话。

  “付老师把他带来的书全都拿回去了,我问是不是该垫个东西,毕竟大庭广众之下你的睡姿实在不太雅观,但他只回了三字‘没必要’。”

  虽然早已经不对他抱有任何的希望,但好歹也是朋友的妹妹。

  难道借用几本书都不可饶恕吗,所谓‘好兄弟’也不过如此嘛。

  “谢谢你啊,要不我请你吃顿饭吧。”

  纪瑜不懂得该怎样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所以每逢此类事件她都会用一顿饭来摆平。

  “不用了,助人为乐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说完这句话,男孩感觉自己胸前的红领巾又鲜艳了几分。

  从清凉舒适的图书馆出来后,屋外的高温连连劝退这个刚刚睡醒一觉的可怜人。

  她将手挡在额前企图遮住一丝光热,只可惜效果甚微。

  不多一会儿,纪瑜的身上像是从糖浆里面滚过一圈,汗湿湿、黏唧唧的。

  盛大的校园面积格外广阔,从图书馆到校门口要走好长一段路。

  纪瑜一开始对于它的赞美因为头顶的毒辣太阳逐渐演变为埋怨。

  大热天鲜少有学生彷徨在外,多是呆在寝室里吹着空调虚度青春。

  一路上她只看见了几个行色匆匆,干事模样的学生。

  又往前走了几步,后面开过来了一辆黑色跑车。

  禁止鸣笛的牌子就立在不远处,车里的人却像是双目失明狂按了几下喇叭。

  纪瑜回头,车窗缓缓摇下。

  一个梳着脏辫的痞气男孩嘴里叼着一根没点燃的烟,身旁坐了个贼眉鼠眼的同伴,瞧见纪瑜朝她吹了一声口哨。

  “美女,校内校外?我送你一程啊。”

  “不用了。”

  纪瑜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加快了脚下的速度。

  汽车以她的行驶速度跟在身侧,驾驶位上的男孩不依不饶。

  “你看你这么急,干脆上了我的车,保准你不迟到。”

  她停下脚,瞥了眼方向盘正中的汽车标志,反问了句。

  “你是开出租的?”

  “你见过有谁开跑车接客的吗。”

  两个男孩对视一眼,哈哈大笑。

  纪瑜冷哼:“那你说个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