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付先生亲手组cp

付先生亲手组cp

白色陈皮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20-07-31上架
  • 226575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你派人跟踪我?

付先生亲手组cp 白色陈皮 2512 2020-07-31 15:12:40

  七月的风轻拂少女的娇羞面庞,晕染了一片绯意。

  云城的天气令人捉摸不透,冒汗出行的人们多在包里揣上一把雨伞以备不时之需。

  等天色稍稍一暗便有摊贩在街边支起架子,上面摆放着统一的廉价雨伞,手里拿着一把医院下发的塑胶扇和周围的同行且说且笑。

  纪瑜蹲在桥边把最后一口冰棍往嘴里送,一旁的季思源靠在桥墩上检查手里的相机,面色很不耐烦。

  “能不能快点,再慢就要排上几个小时了。”

  季思源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急性子,瞧见纪瑜这幅不疾不徐的模样自然是有些着急。

  更何况对方如此不顾形象蹲在路边休息的行为在她看来很是不齿,女孩子就该像她本人这般斯文有礼。

  “马上。”纪瑜起身将手里的雪糕棒朝垃圾桶一扔,随即从兜里掏出一张纸胡乱擦了擦嘴。

  她从二手市场淘来的自行车就摆放在不远处,与同一水平线上停放的崭新车辆简直是天壤之别。

  纪瑜不理会季思源略带诧异的目光,长腿一迈就跨了上去。

  见本说要蹭车前去参加活动的人迟迟没有动静,她拍了拍有些生锈的后座。

  “赶快啊。”

  季思源环视一圈,最后咽了口唾沫摆摆手:“不用了,我还是打车去吧。”

  说着她就几步小跑到街边招呼了一辆出租,生怕多停留一秒便会沦为众人谈论的笑柄。

  纪瑜耸耸肩,将胸前的相机固定更紧些,以免路途的颠簸会给它带来实质性的伤害。

  云河边的马路上,穿着白T的清纯少女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恣意挥洒汗水,她用行动证明了自行车不一定会比汽车慢,这一点凡是经历过堵车的人都深有体会。

  十几分钟过后,纪瑜将自行车停在世纪体育馆门口,这里面正在举行一场盛大的粉丝见面会。

  为了这次活动她可是连续几天起早贪黑起来抢票,要不是有一个粉丝没钱付款被她给钻了空子,只怕现在就该是她在门口被拦着不让进了。

  纪瑜靠着VIP门票走捷径率先普通粉丝到了签售口,原本在摊位上售价十几块的海报在这里竟卖出了几百的高价。

  她翻遍了全身最后都没能找到能够让偶像落笔签字的物件,于是忍痛花了大价钱购置一张做工廉价的海报。

  纪瑜所站队列的前面排了十几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和她们的浓妆艳抹香气萦绕相比,她简直就是一穷二白,仅拿得出手的相貌也不知道是否被汗水涂花。

  周围等待签售的女孩叽叽喳喳的讨论着今天的妆容是否合适,纪瑜却在心里开始盘算起海报该卖多少钱才能不亏本。

  离开家庭的背景独自生活后,她常常是入不敷出,每月拿到工资过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还款还债,迫于生活的压力,不得不过起了精打细算的生活。

  不过她脱|贫的决心好像并不明显,不然的话也不至于当月就把大部分的钱用来购置衣服。

  为了接下来十几天的生活好过一些,她决心做一回中间商赚差价——倒卖签名。

  付了钱既能和偶像对视相见,他的签名也还有被自己二次利用的机会,即便最后没有粉丝愿意慷慨解囊她也不会亏损多少,因为这次要见的明星是她近段时间崇拜的偶像。

  随着队伍慢慢靠前,纪瑜的心也跟着忐忑起来,上蹿下跳不知道什么时候塞了一包跳跳糖。

  面前最后一个挡眼也消失不见,魂牵梦绕的男孩就坐在自己面前笑脸盈盈,她一时竟忘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男孩借拿过海报签名的时刻瞥了眼对方胸口因为赶早还没来得及取下的工作证,笑意又增大几分。

  鲜少和粉丝开口搭话的他居然主动询问起纪瑜的工作。

  “你是记者?”

  纪瑜在周围人的推搡中回过神来才意识到自己荣获多么大的恩宠,连忙点头。

  “是,不过上级还未指派工作区域。”

  说话的空当,她不着痕迹的将工作牌照藏了起来,木讷的表情也因为他的微笑恢复如常。

  “好好加油,希望以后也还能见到你。”男孩双手将海报递给她,很是有礼。

  纪瑜单手接过来后就被其他粉丝挤开退离了现场。

  签售过后本来还有长达几个小时的团队表演,纪瑜却不知怎的一时没了兴趣,直接就出了体育馆,而那张签名的海报也被她转头挂上二手网站给卖掉了。

  参加完偶像的签售,纪瑜去附近的商店买了一瓶可乐随后骑车回到云城最为著名的枼菀小区。

  能在物价不菲的云城买得起房的都算杰出人才,可要是能在枼菀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那指定是人中龙凤。

  她跟门卫打了个招呼,然后骑着自行车到地下车库找了一个正中的位置停好,看着周围清一色的名牌豪车,她的心里猛地涌现一丝失落感。

  回到家里,一打开门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坐在自家的沙发上边嗑瓜子边看电视。

  男人闻声转头过来,只见他样貌清秀,皮肤白皙,关键是眉眼间还和纪瑜有那么几分相似。

  然而站在门口的人可没那么多闲工夫同他寒暄,她好不容易请保洁打扫干净的屋子自己都还没来得及享受,就被这人抢先一步霸占了。

  霎时,纪瑜气不打一处来,从沙发上捡起一个抱枕朝着他扔去,结果被对方一掌拍扔掉。

  圆滚滚的抱枕掉到他脚边的一堆瓜子壳里,再捡起来活像一只满是尖刺的刺猬。

  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劲,再闻这屋子里满是火药味儿的氛围,纪瑾拍掉手上还没来得及吃完的瓜子,当下就要推卸责任。

  “这不怪我,是你自己要扔我的,我这是作出正当防卫。”

  “你一天闲的发慌吗?别没事找事。”

  纪瑾从沙发上拿起遥控关掉了嘈杂的背景音乐,一秒变化表情:“你今天去哪里了?”

  纪瑜倒在沙发上,拿过一个抱枕放在面前,面容心虚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

  “我能去哪里,就是去报社交稿顺带跑跑新闻呗。”

  纪瑾转头观察她的表情动作,纪瑜小时候一说谎就爱咬手指甲,不曾想现如今还是没有改变。

  “哦,是吗?”纪瑾显然不信,随后他又添了一句令纪瑜心情跌到谷底的话:“如果把在今天世纪体育馆门口拍到的照片给老头发过去,你猜他会怎么说。”

  “你派人跟踪我?”

  纪瑾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对房间整体的熟悉程度不亚于纪瑜自己。

  “奉老头的旨,况且是你自己说要出来打拼的,我这个做哥哥的来监察下情况不算过分吧。”

  原以为对方会因此妥协,然后自己再放低要求,那么带纪瑜回家就不是什么难事,可谁想到她竟敢恶人先告状,反过来威胁自己。

  “你要是敢说出去,那我就把你在外面买房的事情捅破,到时候你一样吃不了兜着走。”

  俗话说死猪不怕开水烫,这句话放在纪瑜身上那是一点错也没有。

  见硬的已经威胁不到她,纪瑾只能从其他方面下手。

  “妹,”纪瑾放下杯子一手搭在了她的肩上:“我们好歹也是亲兄妹,要是你不回去,就留我一个人在家和那对母女搏斗,你这不是置我于不仁不义之地吗?”

  纪瑜甩开他的手,说起刻薄话来一点也不留情面。

  “怎么着太君,现在想起我来了,你当初一口一个恬妹叫的多亲啊,哪里还记得有我这个妹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