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重生成校草大佬的小仙女

054: 这次换她先走

重生成校草大佬的小仙女 糖糖桃月 2029 2020-09-10 08:00:08

  陆子衡默默地折好沈清欢的纸条,并将其放到文具袋里。

  做了一会儿题,才发现自己竟然在英语填空题上不由自主地写上了沈清欢的名字。

  陆子衡用余光,装作不经意地去瞧沈清欢。

  沈清欢正专注地看地理课本有关气压带的内容,丝毫没在意陆子衡画的三八线。

  若是一个人足够在意你,自然会追随着你所有的情绪。

  陆子衡想,也许沈清欢是没有心的。

  所以,她只能在纸条上写着所谓的客套。

  若她也与他共情,便不会像现在如此淡定自若地看进去课本。

  确定她的心里自己确实不是特殊后,陆子衡将安放在沈清欢身上的视线慢慢收回,一直持续到放学的铃声响起,陆子衡也没有对沈清欢说过一句话。

   A中因为暑期提早补课,所以没有晚自习。

  本来下午还好好的天,却在此刻下起了滂沱大雨。

  沈清欢想起自己的电瓶车还在A中的后墙外,便急急忙忙地跑了出去。

  刚好回到宿舍楼的陆子衡又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他抓起秦暮之手里的雨伞,丢下一句谢了,便匆匆消失在雨中。

  夜雨朦胧。

  沈清欢将电动车推到学校附近最近的商铺,屋檐下站着密密麻麻地都是没有雨具的人儿。

  沈清欢看不清楚他们的模样。

  雨声很大,加上等雨停下来的人们闹哄哄的,以至于兜里的手机响了很多次,沈清欢才听到。

  “在哪?”

  听筒那里传来陆子衡低沉的声音,沈清欢已经来不及去思考陆子衡是如何得知自己的手机号。

  她说出了今早停车的地位,不多会儿,就看到陆子衡半身淋.透的跑过来。

  “陆同学。你怎么……”

  少年蹙眉,清早还说得好好的,怎么现在突然之间称呼又回到了解放前,他闷闷不乐地将手里的伞塞到沈清欢的手里,“记得还回来!”

  原来他急急忙忙跑过来,是给自己送伞。

  可下午到晚上,他对自己一直都是冷冰冰的,一时间沈清欢被陆子衡忽冷忽热的态度整得有些懵圈。

  “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陆子衡抬起手腕,雨滴在表盘上漾出花儿,“你们家不是晚上八点的门禁吗?”

  “啊,嗯。”沈清欢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陆子衡本想给了沈清欢的雨伞就回宿舍的,可考虑到沈清欢一个女孩子,又是这么个天气,回去肯定是不太安全的,便道,“把电瓶车交给我吧!”

  帝都的城市排水系统很好,即便刚开始下雨的时候,水位还能没过成年人的小腿,现在也得到迅速地下降。

  沈清欢从书包里取出卫生纸,她递给陆子衡,想要他擦一擦额头上的雨水。

  男生以为沈清欢在听到自己的提议后,是让他擦干电瓶车后座的雨水。

  他接过纸,弯下腰,便按照自己理解的路子来。

  “陆同学……我那卫生纸其实是……”给你擦雨水的哈。

  “陆子衡。”男生打断了女生的话,耐着性子纠正。

  “嗯?”

  沈清欢的眸子突然亮了亮,原来他今天一直对自己板着脸是因为自己没有喊他的名字吗?

  噗嗤。

  沈清欢左手捂着嘴,尽量让自己的笑声不要太过于影响周围。

  好一会儿,她才道,“陆子衡。你下次若是生气,作为同桌,可不可以提前告诉我理由?”

  陆子衡的身形在雨里晃了晃,闷声嗯了一声。

  好在天色已晚,路上的灯光也因为忽如其来的雨变得朦胧。

  人们,包括面前的这个小姑娘,不至于瞧不到自己的窘迫。

  “走吧!”陆子衡推着电瓶车,后座他已被擦干,沈清欢踮起脚尖,为陆子衡撑着伞。

  “又不是第一次带着你。”陆子衡突然停住了脚步,他转过脸,嘴角噙着笑,“这次怎么不好意思坐了?”

  沈清欢的小脸微微红了起来,原本她这辈子只想好好学习,弥补对家人的遗憾足够了。

  毕竟在经历过上世的种种后,沈清欢那颗饱经风霜的心,很难再接纳非血缘关系的人。

  沈清欢深知,友情也好,爱情也罢,无论被什么划破一道口子,就不会如老酒随岁月甘醇,只能变腥变臭。

  无论相隔多久,她都忘不了在那个落日余晖的厕所里,在隔间听到黎晓婕与另一个女生的对话。

  那时,黎晓婕斯声力竭地控诉着自己的委屈。

  她说她累了,明明事情的真相是因为黎晓婕嫌沈清欢与陆子衡走得近,不想要继续维持这段友情,黎晓婕却给人说是沈清欢不想与她做朋友。

  哪怕当时沈清欢已经选择了友情,拒绝了陆子衡,并劝说他要黎晓婕好好在一起,硬是被形容成了沈清欢在虚情假意地做施舍。

  黎晓婕哭诉自己被沈清欢当成工具人,日日被逼.迫做各种不愿意的事。

  曾经,黎晓婕家里离A中比较远,沈清欢每天都早起,让沈父绕大半个城市去接黎晓婕共同上学。

  现在,也都变成了沈清欢为了羞.辱黎晓婕,所以才会每天故意绕大半个城市跑到黎晓婕家门口,让黎晓婕从早不舒服到晚上。

  躲在隔间里的沈清欢泪流满面,她是真的将黎晓婕当过朋友,掏心掏肺的那种。

  所以即便黎晓婕单方面因为陆子衡不理会自己后,也没有在任何公开场合说过她一句坏话;就算同班女生问起为什么你们不再一起去厕所时,沈清欢也只是笑笑不说话。

  只是,黎晓婕不相信,她只愿意相信着她以为的相信而已。

  她早为沈清欢判了死刑,没有缓期的那种。

  沈清欢还记得那时黎晓婕说,她感念两个人是朋友的关系,一些事情才留情面不说破。可沈清欢,真的是各方面都太过分了,黎晓婕迫不得已才决定今天说出冤屈。

  “晓婕。你就是太善良了,要是我的话,肯定不会那么忍着。”

  就是在那一刻,沈清欢想推开门去质问黎晓婕的手僵在了半空。

  因为她最清楚,根深蒂固的观念一旦在心底形成,便再无法摒除。

  前世黎晓婕学习优异,说话又很有力度,所以后来无论沈清欢走到哪里,人们都对沈清欢恶语相待……

  一直很多年后,沈清欢在钱钟书的《围城》里读到:“忠厚老实人的恶毒,像饭里的沙砾或煮出骨鱼片里未淨的刺,会给人一种不期待的伤痛。

  恍恍惚中,沈清欢似乎明白了什么。

  感情这东西,对她来说,终究太过奢侈。

  所以,还不如一开始便不要。

  既然早知道就会被丢弃的友情,这次就换她先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