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她的梨涡甜

chapter 59.

她的梨涡甜 子书见 2035 2020-08-17 13:09:20

  周五。

  同时也是十一月的最后一天。

  只要上完今日全天的课程,就意味着大家可以暂时放一个月假。

  虽然月假只有三天,但对于每天在校奔波苦读的外中学子来说简直是上天的恩泽。

  所以从早自习开始,班里同学就显得一异常兴奋,就差敲锣打鼓了。

  林稚心坐在后排靠窗的外置,好像周围热闹的氛围与她无关一样,她是一点儿也没觉出有多么令人振奋。

  她回头看了看空了一排的位子,又将视线落到了同桌上。

  安誉乔的桌面早已被清理的干干净净,就连常年存放的课本也在前天一并搬回了家中。

  安誉乔被学校遣返回家反思去了。

  和安誉乔同等遭遇的还有陆雅灵和宋彦明。

  学校可能顾念常文予是高三学生,如果遣返回家必将影响高考学业,索性将她勉强的留在了学校,只不过也同样记了处分。

  这些人都收到了政教处的黄牌警告,唯独自己,自从莫名其妙的交上了检讨书之后就跟个没事儿人一样该吃吃该喝喝,连老徐都没提起过这件事一句。

  从始至终林稚心都感觉到有种强烈的不真实。

  被留下来也未收到处分的林稚心其实心里并不踏实。

  她现在越是完好,就越是对不起他们几个。

  方悦怕她一个人坐在后排孤单,她特地从第一排坐到林稚心的旁边:“我可以过来陪着你吗?”

  林稚心苦涩的嘴角硬是挤出了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微笑:“嗯,反正安誉乔好长时间都不会回来了。”

  方悦谨小慎微的将铅笔盒和今日上课所要用到的所有课本堆摞在木质桌面上。

  她个子矮,只好往前拉了拉椅子才能坐的舒服些。

  “他还会回来吗?”后来方悦也听闻了这件事。

  林稚心摇头:“谁知道呢,学校连个准确消息都没有。”

  说到底这就是私立中学最大的坏处。

  学校里一切事物校长和老师并不能完全做主,反倒是校董更有权力决定。

  但校董中拉帮结派、结党营私者甚多,一群有钱人凑在一起风气就变了味。

  “不过也没关系,反正他学习好,在家自学照样能灭掉他们,就跟谁稀罕似的。”林稚心吹了口气,额前空气刘海跟着飘起。

  方悦托着腮,鼻梁上架着的眼镜也跟着懒洋洋的歪斜:“没事,下个月联考估计就能回校了,学校总不能不让他这种好学生参加考试吧。”

  的确,如果安誉乔参加联考,那一定能帮着外中提一提平均分。

  虽然外中教学水平数一数二,可这次与外中同时联考的两所学校都属于海城周边的乡下学校。

  乡下学校教育资源算不上多好,但他们那里的学生唯一的优势就在于能学、死学,恨不得二十四小时不睡觉都沉溺在一片知识的汪洋里。

  方悦和林稚心简单的聊了聊联考准备,日语老师就提前从后门进了班。

  林稚心坐在后排,日语老师首先注意到了她。

  他站在后门口,目光带着凶神恶煞,像一匹恶狼,看一眼都能把林稚心吃掉的那种。

  日语老师是一中年大汉,身材魁梧,体型高大,再配上一身运动装和运动鞋,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个体育老师呢。

  林稚心正巧对上他的眼睛,她的心猛地一惊,心虚的躲避了他的目光。

  前一阵子日语大汉外出培训,好长一段时间一班的日语课全都是由一名和蔼的女老师来带。

  所以今日日语大汉一出现,林稚心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

  对了!她上次罚抄的日语试卷还没有交!

  而且这么多天林稚心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以至于她把罚抄纸放了哪里她都全然不记得。

  方悦转过头看到林稚心额前沁着的汗珠黏在了刘海上,她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纸,撩起林稚心的刘海帮她轻柔的擦拭:“你怎么了,怎么突然这么紧张了。”

  “方悦,你说日语老师真的很凶吗?”

  “嗯。”

  “那他会对女生动手吗?”

  “你犯了什么事吗?”

  林稚心还未来得及回答她的话,就眼睁睁的看着日语大汉离着自己越来越近。

  那双被脸颊肉挤得快看要看不清的双目深处像是透着冷凝的冰霜,连方悦都跟着打了个寒战。

  完了完了完了!这下绝对是完蛋了!

  日语大汉走到林稚心的身边,他突然竖起了大拇指,可脸上依旧面无表情,杀气重重:“罚抄写的不错,字迹很认真,没想到你日语写的还挺像模像样的,以后再接再厉吧。”

  说完,日语大汉手背在背后还拿着日语课本就走上了讲台。

  林稚心沉默了三秒。

  这三秒对她来说却是如此的漫长。

  她不相信的将胳膊伸到方悦的跟前:“你快捏我一下。”

  “啊?”

  “使劲儿捏,不用客气!”

  方悦一向听话,林稚心说让她使劲儿她就使劲儿。

  “我了个去啊,这力道也太可以了吧。”林稚心震惊的看着自己胳膊上那一圈红印,连周围的汗毛都跟着竖起。

  嗯,看来这不是做梦。

  方悦擦了把汗,该不会自己半天认识了个傻狍子吧。

  日语大汉危机解除,但林稚心并没有因此放松警惕。

  令她最不解的是她只是将罚抄写了四分之一,为什么老师会说她写完了,而且还夸她写字好?

  就好像和上次检讨书一事儿相重合。

  都是一个套路的莫名其妙。

  林稚心搓了搓脸,难不成这世界上还真有鬼的存在。

  那鬼为什么要次次帮着自己呢?

  *

  “阿嚏——”

  “阿嚏......”

  安誉乔正坐在书房里听着网课,结果猝不及防的就连打了两个喷嚏。

  该不会是有人正说着自己的坏话吧。

  “是谁打的喷嚏?不会关一下麦吗?”

  屏幕里发出了一阵呵斥,安誉乔盘着腿,差点儿一个没站稳从椅子上摔了下去。

  还好他反应及时,双手紧紧地抓住了桌角。

  “同学们都注意一下啊,这是网课,连麦是允许的,但起码要保持安静,不然很容易影响同学们的听课效率,也影响我讲课心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