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她的梨涡甜

chapter 51.

她的梨涡甜 子书见 2000 2020-08-11 17:45:21

  “不过这事儿还挺麻烦的,你被举报了,政教处肯定会处分你们几个。”老徐犯愁的搓了搓光洁平整的头顶。

  等到林稚心从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下课铃已然响了起来。

  不过她压根没什么心情享受这短暂十分钟的课间。

  她一个人走到走廊尽头的窗户前,打开窗子,风零零散散的灌了进来,林稚心憋了一口气,双手撑在窗台前。

  林稚心倒是很清楚外中内部管理体系。

  举报信这种东西一般是由学生送到学生会,再由学生会通知到政教处作出处分评判,同时并将举报信传给班主任一份。

  自从方校长去世了后,新的校长上任,顺便把之前的学生会主席也跟着替换了下来。

  便换成了一直在学生会中打杂的余栀子。

  甚至连林稚心都有些意外,论才能学识比余栀子强的学生会成员大有人在,可最终这位子还是落到了余栀子的头上。

  这不得不让许多人开始怀疑余栀子是关系户。

  如果陈瑜要想举报,那举报信必先由学生会经手。

  只不过陆雅灵也在举报信之中,陆雅灵又和余栀子常年要好,余栀子应该没有理由看着自己的好姐妹坠入水深化热之中啊。

  林稚心带着疑问跑出了教学楼,加快步伐跑到了对面的实验楼。

  学生会办公室就在这层实验楼的一楼。

  林稚心礼貌性的敲了敲门,还好屋内有人,便让林稚心先进来了。

  “林稚心?你怎么有空过来了?”果然屋内就只有余栀子一个人,她轻蔑的一笑,笑里藏刀。

  每次余栀子这么病娇一笑,林稚心都会满满的生理不适。

  她沉了沉音,纤长浓密的长睫轻轻煽动着:“我这次来可不是跟你抢安誉乔的,我有什么事来找你你自己心里应该明白吧。”

  余栀子随处找了个椅子坐下,翘着二郎腿,悬空的那只脚还时不时的嘚瑟两下:“呵呵,你自己装社会去酒吧被举报,所以你来找我又有什么用呢,我只是负责将举报信传给政教处而已。”

  “所以你就这么亲手送走你好姐妹陆雅灵?”林稚心大胆质问。

  余栀子本还满脸嘚瑟,只是听到‘陆雅灵’这三个字的时候,盘着的二郎腿突然坐正,她微微直了直身子,面色刹变。

  “我......我那只是秉公办事,这也是没办法的。”余栀子磕磕巴巴的说着。

  林稚心白了她一眼:“还秉公办事呢,你这句话都说过N遍了大姐,你要是不夹带私情你就不是你了。”

  至今林稚心还能想起开学第一天余栀子将自己拦在门口百般找事儿时也是说得这句话。

  历史重演,陆雅灵和余栀子这塑料姐妹情也基本坐实。

  “没想到啊余栀子,你说说你混得也忒差劲了吧,连个好朋友都没有,可怜可怜。”林稚心故作很悲伤的模样擦了擦脸。

  余栀子咬牙切齿,却也只能活活的将这口怒气咽下。

  因为林稚心说的毫无纰漏。

  “不过你也不用得意太早,往后还有很多你意想不到的事情呢。”

  说完,余栀子便没等她就走了出去。

  林稚心皱着眉,看着余栀子的背影渐行渐远,内心不得不生出几分畏惧。

  意想不到的事情?

  会是什么呢?

  课间,安誉乔烦躁的将试卷塞到桌洞,班级里闹腾一片的欢乐好像与安誉乔无关似的,他将桌面清扫的干干净净,趴在桌子上犯愁的叹息。

  宋彦明拍了拍他的背脊:“行了,也别憋着了,想去看看她就去,偷偷看一眼也成。

  安誉乔像个受伤的小雏鸟般坐直了身子:“我没想看她。”

  “你可得了吧,刚刚上课的时候是谁满试卷的写着她的名字来着?”

  宋彦明掏了掏安誉乔的桌洞,一下子就摸出了放在一摞书之上的试卷,他将试卷写满字的那一页展开,眉眼间满是笑意:“看看,这卷子可充满了林稚心的味道啊。”

  日语作文题下面有一大片空白处,全部被安誉乔写上了‘林稚心’三个大字。

  安誉乔连忙扣住试卷,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般的抿了抿唇:“你眼睛怎么这么尖。”

  “我就坐你旁边,你让我看不见都难啊。”宋彦明吐槽:“不过我可算知道你为什么不愿跟林稚心坐同桌了,是不是因为跟她坐同桌就没法搞些像今天这样的小动作?”

  安誉乔在指尖灵活转动的中性笔突然掉了下来,他冷着脸,声音也是极冷的:“我不是,我......”

  “嗯?”

  “行了行了,你别说了,我出去上趟厕所。”

  准确的应该说安誉乔是打着上厕所的幌子,实则想去见一见林稚心,哪怕偷偷看一眼也好。

  只不过当安誉乔刚出了教室,便发现走廊上乌乌压压的全是人,扫一眼根本没有林稚心的踪影。

  他停驻了半刻,突然感觉到脚底下好像是踩到了什么东西,别别扭扭的。

  安誉乔低头,弯腰拾起脚下踩着的东西。

  是本子和试卷,还有一只中性笔,以及卷子的上方明明显显写的是林稚心三个大字。

  她一节课日语试卷连三分之一都没有抄完,且字迹歪歪扭扭,完全与平时隽秀工整的书写有所不同。

  不用想安誉乔都知道她一定是靠着墙写不舒服才会把字写得七扭八歪的。

  安誉乔回到坐位,二话不说的就撕掉林稚心写了一半本子纸的那一页,他拿起笔,从卷子的第一个字开始抄起。

  “安誉乔,你这是干什么呢。”宋彦明好奇的凑了过来。

  “抄卷子。”

  “抄卷子?”

  *

  林稚心回到教学楼的时候已经打了上课铃,她刚爬到了顶层,这会儿正碰到陆雅灵。

  “喂,你能帮我拿下手机吗,我上个厕所。”陆雅灵叫住了她。

  林稚心接过她的手机,陆雅灵一路狂奔至厕所。

  拿着的手机突然振动了一下,虽然陆雅灵的手机锁住了屏,但信息栏仍然能看到一个陌生号码向陆雅灵发来了一条短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