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她的梨涡甜

chapter 45.

她的梨涡甜 子书见 2030 2020-08-08 12:27:37

  林稚心放下可乐杯,一打眼就看见方悦皱着眉头似乎很痛苦的样子。

  中药苦涩的气味散发在空气当中,林稚心轻抹了一下鼻子,问道:“你身体不舒服吗?”

  方悦小心翼翼的点了点头,眼圈红红的,细声细气的回答:“嗯,胃病。”

  方悦从小体质就偏弱,昨天他父亲又刚去世,对她打击还是蛮大的,本就脾胃虚弱的她知道父亲的死讯后更是一蹶不振,胃里一片翻江倒海,不管吃什么都会原封不动的吐出来。

  林稚心和常文予也见她怪可怜的,便给她煮了一小碗清粥,方悦披着空调毯,吹一口气小口小口的咽下。

  还好这次方悦并没有将粥吐出来。

  与此同时。

  一号考场。

  尽管此次月考并没有老师来监考,不过月考照样进行。

  一切都是学生自愿参加考试。

  一号考场的部分学生因讨厌考试早早的就离开了,甚至连卷子都没拿。

  第一场考的是语文,语文试卷就这么散乱的摆在讲台上。

  安誉乔将书包放在门口,拿完试卷后就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他看了一眼语文试卷,确实比平时做的卷子的难度要难得多。

  题型与高考题相匹配,只不过是将以往通用的小说阅读换成了诗歌阅读。

  新鲜的题型一出,安誉乔倒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不过他的语文基础和语文素养一向很强,只是变了变题型,说白了也就是换汤不换药,答题套路与古诗阅读差不多。

  安誉乔写完文本型阅读选择题时,便有些不耐烦的顿了顿笔,笔尖将试卷戳破了一个小洞洞,安誉乔抬头,只见周围能来考试的学生相互传递纸条或交流。

  他有些气愤的将答题卡拧成一团放置在桌子上,背上包就出了考场。

  甚至他在做完这一系列操作后并没有学生注意到他。

  考场的学生无一不忙着作弊,安誉乔平生最反感这种投机取巧的行为,自然也就在考场里待不下去了,最后干脆也跟着不考了。

  反正考场里一大半的同学也没来,不知道林稚心有没有参加考试。

  安誉乔上周放假之前倒看了看考场,林稚心成绩过差所以被分到了二十考场。

  可当安誉乔上了两层楼来到二十考场后门口的时候,他透过后门的长条玻璃窗看见考场里一共只有五名考生,四名是男考生,只有一名女考生还不是林稚心。

  许是安誉乔在门口观望久了,其中坐在后门附近的男考生注意到他的存在,便招呼着前方的几名考生问问他们是不是有人认识安誉乔。

  坐在第一排的陆雅灵有些意外的回头,正好对上那双沉着的黑眸。

  陆雅灵因之前开学考试和余栀子作弊被抓,考试成绩作废才被分到了最差的考场。

  陆雅灵在教室里朝他比了个手势,意在询问是不是找自己有事。

  其实安誉乔并不是来找陆雅灵的,不过他们也算是同班同学,说不定陆雅灵还真知道林稚心去了哪里。

  陆雅灵从前门走出来,步伐微微外八,双手插兜一副酷拽的模样。

  安誉乔内心吐槽:明明上次刚被社会小妹给摆了一道,现在却还是一副社会人的模样。

  俗称精神小妹。

  陆雅灵面无表情的站在他面前,毕竟两人关系并不算特别亲密,陆雅灵还是有些警惕的绷着脸:“找我有什么事。”

  “你知道林稚心去了哪里吗?”

  陆雅灵若有所思的舔了舔樱桃唇:“哦,我早上在校门口看到她了,她好像跟一个高三的女生出了校门,那名高三女生就是上次在酒吧和林稚心一起救我的那位。”

  和林稚心一起去酒吧的那位高三生,不就是常文予吗?

  可他们一大早的出校园干什么?

  逃课?

  安誉乔信不过谁也信得过林稚心,林稚心这丫头看起来活泼好玩,可却从来不敢误了规矩,逃课这种事她是绝对不会干出来的。

  “怎么了?她还没回来?”陆雅灵又问,平淡的口气显得有些疏离。

  陆雅灵对林稚心一直都是又爱又恨的心理。

  之前她和林稚心发生过正面冲突,两人差点儿就因为方悦而大打出手,还好最后由安誉乔一众人拦下。

  后来陆雅灵去酒吧,没想到却被几个表面上和自己要好的社会姐妹骗到了渣男陈瑜的KTV包间,就在陆雅灵差点儿被渣男强了时大救星林稚心出现了。

  林稚心凭借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作势为自己解围。

  陆雅灵之前的确是对林稚心没什么好感。

  一是觉得林稚心是个学渣留级老阿姨,二是觉得林稚心和老徐关系要好得紧,三是有些嫉妒林稚心不管走到哪里都是有一群人捧着臭脚。

  “行,我知道了,谢谢了。”安誉乔做完感谢就拿出手机拨打了常文予的电话号码。

  因为安誉乔知道林稚心上学的时候是不带手机的,所以只好打给她的好闺蜜常文予。

  陆雅灵小跑着跟了过去:“你不考试吗?”

  “不了,我去找林稚心。”

  “那我也跟着去吧。”

  “你,确定?”

  自从上次林稚心救了陆雅灵之后,其实陆雅灵还是很想与林稚心有交集的。

  像陆雅灵这种常年混道道上的小妹,如果你比她弱,她可能看你就跟看狗的眼神一样,如果你比她强,臣服了她,那么她就可以跪在你面前叫你爸爸。

  通完了电话后,常文予顺手从微信上给他发了个定位。

  正在忙着哄小孩子的林稚心放下手中的拨浪鼓,凑到了常文予的身后,脑袋突然从她的脖颈侧面钻了进来,紧盯着微信聊天页面:“安誉乔?他怎么要来啊。”

  “还不是某人担心你啊。”常文予一脸笑嘻嘻。

  林稚心差点就想伸出中指:“我说你能不能正经一点啊,安誉乔说不定只是为了关心同班同学方悦呢。”

  “但是他可不知道方悦就是方校长的女儿哦。”

  “那说不定他只是来催我参加考试的。”

  常文予春意盎然的喜悦都挂在了脸上,她重重的拍了拍林稚心的后背:“姐妹啊,你的春天要来了呢。”

  春天要来了?

  这冬天都还没过,哪里来的春天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