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她的梨涡甜

chapter 44.

她的梨涡甜 子书见 2035 2020-08-07 21:00:00

  欢愉的十一小长假结束,迎接而来的便是开学之后的月考。

  开学的这天正是周一,不过幸亏今日月考,这才可以躲避枯燥且乏味的升旗仪式。

  林稚心最讨厌的就是外中的周一升旗,每次仪式搞得到挺隆重,可时间却要占掉早自习一个小时。

  这一个小时外中的全体学生都要一直站在操场上,若是夏日,学生低血糖或中暑的情况比比皆是。

  林稚心周一一大早还需要做值日,便没和安誉乔一起上学。

  苏晴羽担心林稚心迟到,便开车送她去了学校,然后再打算去公司。

  “心心啊,月考复习的怎么样了?有把握吗?”苏晴羽将车钥匙插进去,然后发动发动机。

  坐在后座的林稚心边吃着早饭边点头,口里还嚼着三明治,说起话来也是口齿不清的含糊:“还行,反正复习了,接下来一切都听天由命吧。”

  苏晴羽之前也了解过林稚心的学习情况。

  她只知道林稚心上高中之前成绩一直很优异,但自从上了高中之后成绩直线下滑。

  苏晴羽也不敢说太多,只是简单的鼓励一下:“行啊,只要比之前有进步了就好。”

  同时苏晴羽默默地叹了口气,心里还有些责怪林稚心的妈妈杨宁。

  明明孩子是个好苗子,而家长却为了事业不重视孩子的成长。

  越发这么想着苏晴羽就越觉得林稚心可怜。

  她暗自承诺,既然杨宁远在他市,那苏晴羽一定要替杨宁照顾好林稚心。

  在苏晴羽的心里,她早已把林稚心当做自己儿子的老婆了。

  车子很快就驶到外中校门口,林稚心正好也把早饭解决掉了。

  她下了车,朝着苏晴羽挥了挥手。

  苏晴羽打开车窗子,看到林稚心进了校门,这才放心的开车离开。

  深秋十月,风吹了一地的秋。

  校园内从前绿意盎然的林荫小道此时铺满落叶,林稚心边走着边踢着树叶堆,风声中混杂着沙沙作响的枯叶相互摩擦声。

  她慢悠悠的走向教学楼,哼唱着昨日刚学会的一首新歌。

  就在这时,背后响起一阵阵飞快的脚步声。

  林稚心警惕的一回头,便发现常文予面露惊色的拉住自己的手,脸色憋得通红,带着喘息声艰难的说着:“不好了不好了,外中出事了。”

  林稚心环顾了一下四周,一切如常,便有些不解的挑了挑眉:“出事?”

  “我们外中的校长,昨日过世了。”常文予有些哽咽,她吸了吸鼻子,眼眶盈着一丝滚烫的热意。

  林稚心懵懵的揉了揉太阳穴:“你......你可别开玩笑啊,这玩笑真的开不得,要是被人听见咱在这假传消息,你我都别想在这外中呆了。”

  常文予急切的摇着头:“不是假消息!是真的!昨日校长在家中突发心脏病,据说当时家里就校长一个人,等到校长的妻子回家时尸体都僵了,抢救都抢救不了。”

  林稚心听到这个消息后还是难以相信。

  外中的校长应该算是校史上最年轻有为的校长了,三十岁升入副校长,三十五岁便成了校长,满打满算今年才四十岁出头,结果就......

  记得高一那一学年,林稚心因成绩过差屡次被叫到校长办公室问话。

  出乎意外的是校长并没有指责林稚心,而是很耐心的劝导她,可她当初有着自己的想法,便打死也不肯透露出半分,最终只好被校长规劝休学在家静养反思一年。

  “林稚心,我带你去个地方吧。”常文予拽了拽林稚心的手,神情坚定。

  “什么地方?”

  “去了你一切都会明白了。”

  还没等着林稚心作出反应,常文予就忙不迭的抓着林稚心的手就往校门外跑。

  林稚心的臂弯被疯狂的拽着,她蹙了蹙眉:“可是今天还要月考......”

  林稚心的话还没来得及全部说完,常文予便连忙接上:“学校三分之二的老师都去参加校长的葬礼了,谁还监考。”

  一路上二人几乎是跑一会儿走一回儿,距离也不算远,甚至路线也都是林稚心熟悉的。

  走过一个小巷子,拐了个弯,常文予突然在前方停下了脚步,她喘着粗气,弯着腰一手撑着膝盖,一手指了指前方:“眼熟吗?”

  林稚心跑的有些岔气,她忍者腹痛,苦涩的点头:“江海花园,我来过。”

  还记得之前班里同学方悦遭到了陆雅灵余栀子等人的暴力威胁,林稚心路见不平帮了方悦一把,并一路护送方悦回家。

  方悦家就住在江海花园,全海城人都知道江海花园是个什么地方。

  这里是海城市唯一一个每平方米房价超过十万的别墅群小区。

  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

  常文予先是在门卫处登了记,然后带着林稚心走到小区内的尽头。

  尽头处挨着静竹山,一个二层小别墅伫立在那里,跟前边那些三四楼层高的别墅一比倒显得小巧低调。

  常文予来到那栋别墅门口,她按了两下门铃,防盗门很快就开了。

  走出来的人是方悦。

  方悦凌乱的头发披散腰间,脸色与唇色苍白如纸。

  她只穿了件睡衣,笨重的黑框眼镜下是浓重的黑眼圈,像是一副没睡醒的模样。

  方悦见到常文予和林稚心后虽然翘了翘嘴角,却也只是皮笑肉不笑。

  “你们怎么来了。”玄关处,方悦给她俩找了双拖鞋:“其实你们不用来的,我没事。”

  林稚心机械性的踩上拖鞋,她张了张嘴,不明所以的歪了歪头:“常文予,这是......”

  “刚刚太着急忘跟你说了,其实方悦是方校长的大女儿。”常文予介绍道:“方悦平时都挺低调的,要不是我妈买菜的时候偶遇校长和她,我们还不知道这回事呢。”

  林稚心之前早就觉得方悦这人富而不显深藏不漏。

  她以为方悦只是个低调的富二代,却从来也没从校长女儿的方面考虑过她。

  方悦是方校长的大女儿,二女儿今年才三岁,刚上幼儿园便失去了父亲。

  方悦给两人开了两瓶汽水,自己却端着一杯黑乎乎的中药苦涩咽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