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她的梨涡甜

chapter 37.

她的梨涡甜 子书见 2089 2020-08-02 23:36:08

  “喂,你可别以为这次你救了我,我就对你有什么改观,门都没有。”陆雅灵撅起有些泛白的嘴唇,一副奶凶奶凶的模样。

  林稚心突然忍不住的笑出了声,没想到陆雅灵事到如今还是一副傲娇大小姐的模样。

  陆雅灵看着林稚心捂着肚子笑的快要岔了气的模样就一阵不悦,但话说回来今晚林稚心也确实“英雄救美”了一番,如果没有林稚心的及时出现,陆雅灵想都不敢去想今晚会被陈瑜折腾成什么样子。

  “不过,今晚还是要谢谢你。”陆雅灵的声音很低,夜幕之下像个可怜巴巴的小鹌鹑:“其实今晚你的出现还是让我挺意外的,毕竟我之前对你的态度确实是差了点......”

  陆雅灵说着说着便没了音,她像个做了错事的小孩子一般低下了头,不敢直视林稚心的双眼。

  “你倒还挺诚恳的嘛,既然你都能对我敞开心扉了,那我也实话告诉你,我确实很讨厌你,那是因为我们之前有过多次正面冲突,但今晚在菲芭,再怎么说我们也算是同班同学,我总不能见死不救的对吧。”林稚心倚着小快餐店的铁门,仰望着天空。

  这会儿雨稍稍停了些,只是偶尔间滴下几滴轻碎的毛毛雨。

  夜空乌云密布,半壁天空都浸染在灰蓝混沌之中,见不得一丝星光。

  陆雅灵自嘲的叹了口气,顿然想起之前她对外班同学幼稚的敌意。

  林稚心见她脚崴似乎不方便站着,便走到了她的身边,搀扶着她找到旁边一处小石凳上坐着,小石凳上空树叶成阴,恰好能遮挡住小雨。

  “我能问你件事吗?”陆雅灵沉默了半晌,哑着嗓子出了声。

  林稚心点头。

  “你是怎么认识陈瑜的?你们之前就认识对吗?”陆雅灵语速加快了不少,似是有些急急迫。

  林稚心琢磨了一下,答道:“今天晚上刚认识的,只不过刚认识他我就觉得这男的绝对是个海王,我告诉你你可别上了他的套啊,他套路的小妹妹可多的是了,我闺蜜都差点爱上他。”

  “我知道,其实今天我也是被人给骗到陈瑜包厢里去的,我虽然混菲芭有个两三年,但从来没和这种人接触过......”

  陆雅灵不说林稚心也明白。

  陆雅灵也算是社会小妹中的清流了,常混夜店的她不喝酒不抽烟,常在河边走却从未湿过鞋,就连从道道上认识的人也全都是女性,隔三差五晚上蹦迪却从未落下过成绩,连林稚心都心服口服。

  不过她就是脾气差了些,大概是有钱小姐姐都会有的小傲娇吧。

  送走完陆雅灵回了酒店,林稚心冒着细雨将双手挡在头顶,过了条马路小跑着找到了路对面等了她一半天的安誉乔。

  安誉乔正喝着矿泉水,手里还拿了瓶果汁。

  他将喝完的矿泉水瓶子扔进了垃圾桶,随即打开了雨伞:“我叫了滴滴打车,车很快就会到了,你先等会儿吧。”

  “对了,今晚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该好好地跟我解释一下。”安誉乔立马冷下了脸,秋日晚风轻轻吹拂脸庞,顺便刮了些小毛毛雨落在了林稚心一侧的胳膊上。

  “对......对不起呀,我骗了你,不过你放心,这绝对是善意的谎言,绝无恶意!”林稚心四指并拢举在脑旁,做出发誓的姿势,言语也郑重了几分。

  “事到如今你还在解释,还善意的谎言,你这叫做典型的黑说白。”安誉乔觉得不解气,便继续开启教育模式:“菲芭这种场合是你女学生该去的地方吗?最近海城出了不少奸杀女学生案件你是不知道吗?还有刚才,如果我和宋彦明常文予不及时赶到,那我们真该在墓碑前相见了。”

  “我错了还不行嘛,我听你的!保证下次再也不去那种地方了!”林稚心眨巴着小鹿般的圆眼,两个小酒窝多了几分可爱感。

  “你可真够作的,管闲事救人把自己都差点搭上。”安誉乔最受不了她可爱的对着自己撒娇的模样,他别开眼,轻咳了两声:“行,下不为例吧。”

  “就知道你会原谅我的。”林稚心笑了笑,嘴角弧度弯如今晚的月牙。

  安誉乔也拿她没办法,谁让自家同桌这么可爱还听话呢?

  他背着的右手突然移到林稚心的跟前,手里还握着刚刚买来的橙汁:“喝点吧,压压惊。”

  林稚心有些意外的“嗯”了一声,她不费吹灰之力就拧开了瓶盖,漫长的反射弧告诉她这个瓶盖一定是被人做了手脚!

  像是有人提早就帮她拧开了一样。

  橙汁的品牌款式和之前林稚心在露台与安誉乔见面那天喝的是一模一样的,没想到时间过了这么久,他还会记得自己最爱喝的橙汁品牌。

  林稚心美滋滋的轻抿了一小口,除了酸酸甜甜的香浓味,果汁的温度与平时喝的有所上升。

  林稚心好奇的看了安誉乔一眼,此时的他正望着大马路一个劲儿的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果汁怎么会是热的啊,热了口感会变酸的。”林稚心的牙被酸了一下,说话的时候也变得口齿不清。

  “入秋了,喝凉的对女生例假不好。”

  “没想到你还懂得挺多的嘛,这方法套路了不少女生吧。”林稚心弯了弯唇角,一脸看戏的姨母笑。

  安誉乔不自然的别过身子,最后甚至将举着的伞把都给了林稚心,宁愿自己淋在雨幕之中:“无聊。”

  没过多久,出租车朝着二人驶了过来,林稚心坐在了后座,安誉乔坐在了副驾驶座。

  二人一路无言,尤其是安誉乔,沉着张脸到十分符合今夜犹如万丈深潭的天空。

  路途行驶到一半,司机像是耐不住寂寞的吱了声:“二位这是吵架了吗?”

  司机也是闲来无聊,拉客时无意从后视镜望见客人板着张脸,眼神木讷朝下,便由此想到二人现状与自家媳妇和自己的日常太过于相似。

  “小两口吵架嘛,正常正常,哪有两人在一起不吵个架的呀,小吵怡情,不过也要适可而止啊,尤其是男方,主动道个歉认个错低个头这事就解决了,这套路可管用了,我和我媳妇吵架了就用这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