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她的梨涡甜

chapter 34.

她的梨涡甜 子书见 2013 2020-07-31 15:07:47

  “那陈瑜就好了?你没看见他刚刚对我献殷勤的样子,还有他刚刚看我时暧昧的眼神,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刚从油锅里蹦出来的呢,你也看见他那女朋友了吧,一看就是常混夜店的,搞不好他俩一个鸡一个鸭呢。”林稚心拍了拍胸脯弯着腰,做出呕吐状。

  这一下子让常文予受了个晴天霹雳,她只觉得胸闷的难受,一种欲哭无泪的无奈感涌上心头。

  常文予这边儿还没痛苦五分钟,倏而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一样,她搓了搓脸,两颊的肉肉拧在了一起,像两个大团子一样。

  “宋彦明呢?”常文予左顾右盼,突然意识到事情的不妙性。

  林稚心和常文予第一次来夜店居然把宋彦明给弄丢了?

  林稚心像个呆愣的半截木头处在原地,一时间都不知道手脚该往哪里放了。

  林稚心满后台的转了一圈:“我没记得宋彦明跟着我们过来啊。”

  “他不会是被人绑架了吧,或者捡尸。”

  林稚心脸色一下子煞白,她努力不往坏处想,连忙摇头:“不可能不可能,他一个男的能有什么人身危险。”

  “可宋彦明再怎么说长得也挺帅气阳光的啊,万一被......”

  最终,林稚心和常文予商量了一下对策,二人决定分头去寻人。

  常文予返回原路,而林稚心循着天花板上挂着的指示牌往前走。

  往前走便是菲芭的KTV了,菲芭的KTV与酒吧是相通的,KTV小包间不多,很快林稚心便走到了尽头。

  尽头之处是公共厕所,林稚心抱着一丝希望就进去了。

  万一宋彦明喝酒喝多了躲在男厕所里吐了可怎么办。

  林稚心握紧了拳,提着一口气,心想着反正厕所也没什么人,一个女生进男厕所也不算犯罪的吧。

  正当她抬起脚步准备迈上男厕的台阶时,她的腿突然哆嗦了一下,身体如同被电流激穿般,浑身麻木而不得动弹。

  男厕所,居然有人。

  前方那人的背影正对着林稚心,那人穿着宽松肥大的条纹连帽卫衣,破洞黑色牛仔裤配上黑色马丁靴,身材高大魁梧,怎么看都有些眼熟。

  尤其是他手里还拿着一杯海岛冰茶,他右手从卫衣口袋里掏出了一个迷你透明的密封袋,密封袋里的白色粉末正慢慢倒入海岛冰茶之中。

  那人晃了晃酒杯,待到白色粉末完全融入液体,那人才耸了耸肩,顺便在洗手池前洗干净了手。

  林稚心顿时如鲠在喉,她双手不自觉的捂住了嘴巴,眼看着那人的双手从风干机里拿开,林稚心迅速以最快的速度躲进一旁的女厕所之中。

  如果林稚心没记错的话,那人正是陈瑜。

  长岛冰茶,连帽卫衣......

  种种特征在向林稚心表明她不是一个脸盲。

  只不过陈瑜为什么会将不明白色的粉末放入长岛冰茶之中,而且这一系列迷之操作还是在厕所里完成的,难道就不怕酒里掺杂了茅坑的味道?

  林稚心做了简要分析之后,总觉得陈瑜这人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大行动。

  联系刚刚她的女朋友叫陈瑜去房间里等着他,也就是说这杯掺了白色粉末的酒是要送给她女朋友的?

  根据林稚心这么多年追剧经验来看,那白色粉末一定是什么蒙汗药或催情药之类的。

  当鞋跟摩擦地砖的声音离着她越来越近时,林稚心连自己心脏跳动频率都能感受的一清二楚,她的后脊紧紧贴着墙壁,壁砖冰凉的刺感渗入肤层。

  林稚心搓了搓耳朵,敏锐的听觉感应告诉她陈瑜已经走远。

  她这才松懈的跺了跺脚,刚刚可能是紧张过头,脚底似是有些站麻了,一走路双脚便有些酸酸痒痒的,使不上任何力气。

  许是林稚心好奇心的作祟,她突然对神秘的陈瑜感起了兴趣。

  她倒是要扒一扒陈瑜的真实面目。

  一激动就连寻找宋彦明的任务都给抛却脑后了。

  她循着陈瑜刚刚走过的路,步步紧逼,小跑着追踪了上去,直到陈瑜的背影再度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林稚心这才放缓了脚步。

  每走过一个拐弯口,林稚心都猫着步躲到一旁的墙后。

  好歹她今天穿的是平底帆布鞋,走起路来轻盈自如,仿若清风,不带一丝动静。

  她个子矮,灵活性就好一些,一路跟踪陈瑜也不算特别费劲的事儿。

  林稚心眼看着陈瑜走进一个包厢内,她终于挺直了弯着的腰。

  她将耳朵紧贴着包厢的门,菲芭的KTV虽是隔音效果很好,但却怎么也隔不住屋内的人举着话筒大声说话。

  甚至林稚心都觉得这帮人是二傻子吗?

  说不光明的话需要拿着话筒?

  这是生怕过路人不知道自己是个鸭呢。

  包厢内,影光绰绰,一个个穿着性感的女孩疯狂的摆动着自己的身体,摇曳的身体在灯光下格外动人。

  也不知是哪位大佬伸手一招,音乐跟着停了下来。

  性感女弯着嘴角,玫瑰花瓣般红艳鲜烈的唇半张着,她举起高脚杯,手腕间轻轻晃动着,杯里的红酒在灯光下像是渡上了一层金纱。

  她倚在陈瑜的身前,酒杯口贴着他的薄唇。

  陈瑜盘着二郎腿,懒散的斜靠在沙发坐上,他挥了挥手,眼睛一闭:“那谁,陆雅灵呢,叫她过来。”

  “老公,我们叫她干嘛,我也可以伺候好您啊。”性感女纤长的胳膊挽住陈瑜的脖颈,气息微燥。

  “我说的是叫陆雅灵过来,怎么我的话你也不听了?”

  陈瑜似是有些等待的不耐烦了,他坐正了身子,起身时顺便用力掰开性感女的手腕。

  性感女显然是有些失落,这种失落的心情转化成了怨气,直直的撒在了一旁身穿外中制服的陆雅灵身上。

  “我老公叫你过去,动作还不快点。”

  陆雅灵咬牙切齿的走了过来,憋了一肚子怒气。

  菲芭这种场所陆雅灵倒是混得挺熟了,可谁知今日居然被平时和自己要好的几个姐妹出卖了骗到这种鬼地方来,还要伺候陈瑜那位尊贵的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