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她的梨涡甜

chapter 30.

她的梨涡甜 子书见 2035 2020-07-28 19:02:58

  陆雅灵不服气,干脆一脚踩在板凳上才肯解气:“切,就说外班来的没一个好东西,不管是学生还是老师。”

  一说到外班,陆雅灵接着白了方悦一眼,此刻的方悦正忙着预习下节课要讲的语文古文,带上耳塞的方悦压根没把注意力放到陆雅灵身上。

  “别气了别气了,虽说这老徐不如咱以前的班主任好,但起码脾气也不差啊。”坐在陆雅灵后方的女生拍了拍她的后背。

  “老徐脾气好?那你是没听往届毕业的那群学姐说。”

  “说什么啊?”

  陆雅灵故意将声音放大了几个分贝:“老徐这人就是一笑面虎,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笑里藏刀的老东西,据说还是个势利眼,尤其是对关系户特别的照顾呢。”

  边说着这句话的同时,陆雅灵特地将视线聚焦在林稚心的身上,而她周围的小姐妹也顺着陆雅灵的目光指引,大家无不大眼瞪小眼的表示疑惑。

  陆雅灵轻笑一声,言语之意像是在针对某人:“咱们班就有一个老徐的关系户呢,要不是这层关系,就她那点屁本事怎会进像咱一班这么好的文重班。”

  其实陆雅灵的一举一动林稚心都能用余光观察的清清楚楚。

  安誉乔像是刻意用宽大的身膀遮盖住林稚心的视线,他用手掰过林稚心的头:“别往她那边儿看,好好看书。”

  “可她明明就是在内涵我啊,这么气人你忍得了???”林稚心只好硬憋着口气,发泄不出来干脆拿着橡皮使劲,将橡皮一分为三块儿。

  “那我问你件事吧。”安誉乔突然坐直了身子。

  而陆雅灵那边儿也因为林稚心半天不理她,她觉得无聊了,便泄了气的坐回了原位,苦涩的举着语文书半点儿也看不进去。

  “什么啊?”林稚心将没喝完的珍珠奶茶拿上了课桌,还摆好了点心,一副要听书的模样。

  安誉乔身子往里凑了凑,离着她更近了些:“你知道陆雅灵为什么会对外班生和老徐这么较劲吗?”

  林稚心直摇头,顺便吸了一口奶茶,珍珠的口感丝滑甜润。

  “咱一班其实是个组合班,高一下半学期临近期末的时候学校正式分文理班,最巧合的是一班百分之九十的学生都选择了文科,且一班学生平均成绩本是年级最高的,所以学校就将一班设成文科重点班。”

  “而我、宋彦明、方悦是我们原班为数不多选择文科的人,所以便被调过来了。”

  “我们刚来一班的时候也很受歧视,比如宋彦明一到体育课宁愿跟原班人打球也不愿跟一班人打球,方悦性格本就内向了些,刚来这儿又因顶替了陆雅灵的学习委员职位而备受挤兑,我也同样,在一班并不受待见,一班排外算是史上最严重的了。”

  林稚心听得一头雾水的,她晃了晃脑袋,甚至错觉都能感受到脑子里的水不停的流淌。

  她缄默了一阵,也彻底顺了顺思路。

  这会儿林稚心终于明白体育课像安誉乔这种在外中人尽皆知的学霸怎会落单和自己这样的女生呆在一块儿。

  也明白了一到下课时间宋彦明和安誉乔总是凑在一起,像是忽略了班里其他人的存在一样。

  也明白了原本住宿的方悦为什么突然间选择走读的原因。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问题——被排斥了。

  说到底也是一班并没有树立整体意识,他们总以为自己的班级是最好的,是无可替代的,一旦这个班级出现新的同学,他们会一致认为这些新同学就是一颗老鼠屎,会坏了一锅粥。

  “那我们还有办法改变现状吗?比如我们可以尝试融入一班啊。”林稚心托着腮,百般思忖后终于有了个答案。

  “怎么融入?这个班除了学霸,就是像陆雅灵这种混社会的学霸,没一个好应付的。”

  确实不太好融入。

  甚至林稚心还有些怕他们。

  陆雅灵不好欺负,她从道道上认识不少人,要不是上次他们围堵的是自己的同班同学方悦,林稚心才懒得去得罪这帮子人呢。

  说到底这帮子人就是有点黑社会的潜质,能远离就远离。

  “办法总是会有的。”

  “比如?”

  “比如学校要是举行什么集体活动啊,我们四个就一定要积极参加。”

  安誉乔想了想,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比如月考过后外中举行的一年一度艺术节比赛就要开始了。

  

  课前两分钟,语文老师就到了场。

  教语文的是一位中年女教师,经常身穿旗袍,盘着发髻,典则俊雅的气质淋漓尽致。

  只是语文老师刚踏上讲台的那一刹那,老徐突然推门而入。

  他抱歉的朝着语文老师笑了笑:“那个同学们,我打扰一分钟的时间啊。”

  “就是咱们这学期首次月考时间要延后了,具体时间是十月一假期过后。”

  这消息刚说完,底下一片鼓掌欢呼,甚至有些激动人士直接把课桌当大鼓来敲打庆祝。

  “你们可别太高兴得太早,这次月考在时间上虽然延后了,但难度可要大大增加,难度比例是2:2:6,你们一定要抓紧时间复习啊。”

  老徐也不是那种爱占别人课堂的人,说完了重要消息后就跟语文老师打了个招呼走了。

  语文老师也是个脾气和善的人,就算班里乱成一锅粥也永远摆出一个标准微笑。

  趁着同学们的议论声绵绵不绝,林稚心抓紧时间做出感叹:“不是吧不是吧,2:2:6的比例是要让我们直接死在考场吗?”

  坐在林稚心后座的宋彦明打了个哈欠:“老习惯,正常正常。”

  “什么老习惯?”

  安誉乔掷地有声的说:“意思就是不管月考时间会不会提前,难度大是早已板上钉钉的事情。”

  宋彦明在一旁也跟着点头赞同:“外中就喜欢搞这一套,平时小考难得要死,说什么平时觉得题难,考试就觉得简单了。”

  林稚心翻了个白眼,接着无力般的趴在了课桌上:“唉,我读高一的时候怎么就没留意到这个问题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