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她的梨涡甜

chapter 29.

她的梨涡甜 子书见 2135 2020-07-28 00:29:13

  夜色渐浓,灯火通明的街道上,霓虹灯光与月光相融,照的周围一切都显得朦朦胧胧。

  度过了下班期高峰期,马路上少了通过的车辆,少了汽车引擎发动的轰鸣声,也少了吵吵嚷嚷的人声。

  海城的高新区作为唯一高档区,不像市中心那般到了七八点钟正是夜生活开始的时候,七八点钟的东江周围,早已少有人迹。

  刚刚送完方悦回家的林稚心正返回原路,一路上只有灯影相伴,秋风轻拂,偶尔会落下几片枯叶。

  不知道为什么,越是在这种人烟稀少的地区林稚心越觉得有一种恐惧感。

  眼看着前方就要走出这条阴森小道,就在拐角处灯下,乍然出现的人影到让林稚心吓了一跳。

  林稚心猛地抬头,心脏快是要飞起来那般慌乱。

  “是我。”安誉乔双手插兜,他微微倾身,路灯把他的影子稀稀疏疏的拓在墙上。

  见到前方的人是安誉乔,林稚心这才深呼了一口气,接连拍了拍胸口:“不是说先让你回家嘛,你刚刚是想吓死我啊。”

  林稚心差点以为那人影是孤魂野鬼晚上到处乱窜呢。

  她胆子一向小,甚至连鬼片都不曾看过。

  安誉乔手指漫不经心的轻扫额前的碎发,边说边往前走着:“最近东江频频出事,我不放心你,怕你一个人走夜路出了危险。”

  林稚心睁大了双眼,有些不可置信的走到他的前方:“看不出来嘛,你这人还挺热心肠的。”

  安誉乔错开目光,他拿出手机,解屏后调出一个页面,停下步子举在林稚心的眼前:“你可别想多了,我是怕你出了事我妈也不会放过我。”

  林稚心纳闷的接过他的手机,屏幕里是微博的一则最新报道。

  这个新闻今天下午林稚心倒也看过,还上了热搜榜的第一名。

  东江小区出事了。

  出了一起重大的奸杀案。

  嫌疑人将十六岁花季少女强奸后杀人灭口,干脆拿着提前准备好的菜刀将花季少女杀害,随后逃之夭夭,截止到目前为止嫌疑人仍没有被成功抓获。

  林稚心浑身哆嗦了一下,颤颤的将手机还给安誉乔,然后双臂紧抱:“你说......这个嫌疑人会不会是那日去我家偷窃的歹徒?”

  “这个我不能确定,但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太太太可怕了吧。”

  “要不你还是搬到我家住吧。”安誉乔郑重其事的说道:“你租的那间房子实在是不安全,房间窗户没有防盗网,露台与卧室相连接的也只是一道简陋的玻璃推拉门。”

  林稚心仍是有些犹豫不决,之前同居过一阵的二人还闹了一点儿不愉快的小矛盾,这下好不容易二人的关系有所恢复正常,林稚心可不想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与他闹僵。

  毕竟二人也是同桌,闹僵了整天坐在一起上课也怪尴尬的。

  “我再考虑考虑吧,毕竟......”林稚心有些举棋不定,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

  安誉乔像是读懂了她的情绪一般,毫不犹豫的说道:“你放心,这次我会制定一个同居协议的。”

  推脱来推脱去,最终林稚心还是答应了安誉乔的请求。

  很快,又将所有的行李收拾到安誉乔的家中。

  那间粉色少女的小卧室,依旧还是当初林稚心刚来时的模样,甚至屋内连一丝灰尘都找不到,看来是经常有人过来打扫。

  安誉乔是那种说到做到说一不二的人。

  同居协议很快就呈现在林稚心的眼前。

  趁林稚心洗漱时,安誉乔将一张写满了字的纸拿了出来。

  林稚心迅速刷完了牙,特地再三过目才肯在纸张的右下角签上自己的名字。

  “我也没什么要求,这协议主要是讲了咱俩同居后的家务安排和洗浴安排。”安誉乔眼看着林稚心这仨大字稳稳落款,这才放心的扬了扬嘴角。

  “一三五我干家务,二四六七你干,这对你来说不太公平吧。”刚签完字的林稚心抱着顾虑的心情再三审查一遍,总觉得这协议定的好像有些仓促了。

  还有早上浴室归安誉乔,晚上浴室归林稚心......

  人人都知道外中七点必须准时到校,也就是说安誉乔要想洗澡,起码要五点半起床。

  “我成绩优异,多做点家务也耽误不了学习,不像你,我建议你还是多省出点时间刷两道题吧,别以为上次数学题让你给做出来了你就放松了,高考考察的可不止是数学,就你这个成绩要抓紧往前补补了,现在已经高二了,冬天还要参加学业水平考试,这个关键时刻点你可别松懈了才是。”刚洗完脸的安誉乔敷了个面膜,说话时嘴巴也不敢张的太大,生怕面膜位置歪了。

  不愧是教育家安誉乔,敷个面膜也不忘练练嘴皮子。

  林稚心不置可否的晃了晃圆溜溜栗子形的小脑袋:“行行行,你随便,都听你的。”

  *

  临近月考,班里的同学也都跟着紧张起来。

  之前在班里还一直嚣张个不停的陆雅灵也消停多了,可能是忙着复习书本,就连方悦的事也懒的计较了。

  上次开学考陆雅灵作弊已成事实,自然也受到了学校的处分。

  今天上午老徐还特地把陆雅灵叫到办公室,虽说没有训斥她,但态度口气却十分严肃,还要求她如果这次月考进不了年级前五,开学考试和余栀子作弊的事就要通知家长。

  陆雅灵性格确实张扬了些,若是她没穿外中那套校服,说她是社会姐也不为过。

  她家里有钱,夜店酒吧这种场合也没少去过,还结识了不少混混,但成绩却是从没低过,年纪前五对她来说难度并不算太大。

  纵使陆雅灵有万般对老徐不满,她也只好一脸不愿的点头答应。

  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大课间结束后,班里同学几乎都回班准备下一节语文课的课前资料了。

  而陆雅灵也卡点的进入教室,她刚从老徐办公室里出来,脸色并不太好,嘴角邋遢和微驼的背越发像个小老太太。

  陆雅灵赫然而怒,刚坐到座位上就猛地一拍课桌,原本嘈杂一团的班级瞬间鸦雀无声,所有同学像是配合好了一般扭头就往陆雅灵这边看。

  身边几位和陆雅灵要好的小姐妹连忙前去安慰:“算了算了,姓徐那老头就这样,自己教学水平不咋地屁规矩到不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